赵汝蘅:中国芭蕾自信归根到底要从基础教育抓起

2018年01月02日 09:29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2日讯(记者 魏金金) “我们现在谈文化自信,其实中国芭蕾在整个的文艺界里是最自信的,这不是妄自菲薄。我们首先应该感谢的是政府在1954年建立新中国时期第一个专业舞蹈学校,1959年建立第一个专业的芭蕾舞团,在那样一个大的时代背景下,我们经历了很多,当我们走向互联网微信时代的时候,要特别感谢我们过去经历过的,因为有经历才有历史,因为有历史才有辉煌”。在29日的第三届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暨首届中国芭蕾院团长论坛研讨会上,中国舞蹈家协会名誉主席赵汝蘅如是说。 

  早期,新中国芭蕾的发展源于苏联芭蕾艺术家的热情帮助。六十多年前,苏联专家奥. 阿. 伊莉娜来华教授芭蕾,从此开启了新中国芭蕾舞的发展历程。1958年中国上演第一部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自此中国芭蕾实现初创期的“3级跳”,此后,一代代舞者在探索建立中国学派的芭蕾艺术道路上不断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

  12月28日晚,中国十家芭蕾舞团历史性首次相聚,以一系列文艺精品,向广大中外观众呈现了芭蕾艺术在近60余年里的发展历程,一展中国芭蕾力量。对此,赵汝蘅甚是激动,并结合自己的艺术生涯,分享了自己的几点体会:

  第一、中国芭蕾有了自己的自信,这个自信首先要感谢这一批老同志,他们在最困难的时候(即1964年舞蹈学校成立十周年),就演了《天鹅湖》,创造了《红色娘子军》,之后创造了《白毛女》,而且大家尊重历史,尊重保留。没有他们当时的《红色娘子军》、《白毛女》,也就没有今天的中国芭蕾,也没有中国芭蕾当今的影响;

  第二、中国芭蕾的使命是立足祖国,放眼世界,但它是国际艺术,所以我们一定要学习,也一定要创作;

  第三、我们现在有了自信,但问题在于还不够自强,“在我当团长的15年中,我参与了《胡桃夹子》、《大红灯笼》的创作,但因为我是演员出身,跳舞时间短,所以只能借助别人的文化思维,包括音乐、舞台创作的实践等,虽然大家对我们最终出来的东西评价说不错,但是事实上我们的编舞不行。我现在做的是立足于基础教育,深刻认识到基础教育对芭蕾的重要性。芭蕾艺术,不是单纯靠学历,而是要靠扎扎实实的基础教育,这个‘基础’决定于我们创作,决定于所有的事情。所以由于我们不够自强,这个‘自信’就不够那么有力”;

  第四、一个剧团的立团之本其实很简单,就是剧目和人才。没有好的剧目哪有好的艺术家;没有有绝活的人才就没有好的作品。一个剧团如果没有顶尖的演员是站不住脚的,也立不起大国的形象;创作上如果没有能立足、能锻炼人的剧目,相辅相成的人才体系也建立不起来。对于创作,我们现在的问题在于知识不够,这个得从学校开始。基础教育的重要性就是要培养艺术人才知识系统的全面性和创造性,全面提高人才的音乐、文学、美学修养等。

  习近平在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的讲话中提到,“大凡伟大的作家艺术家,都有一个渐进、渐悟、渐成的过程”。同样作为舶来的高雅艺术,如何去很好地解决中国人跳芭蕾舞的价值观、人生观和追求,赵汝蘅这样激励后来者,“我们现在急不得也慢不得,还是应该从基础开始”。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

赵汝蘅:中国芭蕾自信归根到底要从基础教育抓起

2018-01-02 09:29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