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黄婷婷:不向困难低头的“90后女状元”

2020年08月31日 13:51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今年26岁的黄婷婷是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公司兰州西机务段的一名电力机车钳工。2020年7月9日,兰州局集团公司机务系统职工职业技能竞赛圆满落下帷幕,兰州西机务段东整备车间黄婷婷作为电力机车钳工竞赛项目16个参赛选手中唯一一名女选手拔得头筹,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女状元”。

  7月上旬,黄婷婷在雨中练习“六方公母配”工件制作。任治稷 摄

  2018年8月,黄婷婷从兰州交通大学机电工程学院毕业,学习车辆工程专业的她,从天府之国四川来到西北大地,入职兰州西机务段,从一名电力机车钳工做起,开启了铁路工作生涯。其实,早在大学期间,她就已经与铁路结缘,2017年4月,她自主研究的“一种适用于高速动车组洗手池的感应式自动节水装置”获得了国家专利。她专业能力很突出,在校四年的时间里,先后获得2次国家励志奖学金、2次“三好学生”称号,同事们喜欢和她谈论请教专业理论,从机车构造到材料力学、机械原理,她都能对答如流,有疑惑的地方也能一钻到底,是一个真正的学霸。

  理论上是学霸,可刚参加工作的她实操却是“小白”。然而仅仅一年多时间,她就完成了从“小白”到全局电力机车钳工第一名的蜕变。“电力机车钳工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女同志拧不动螺栓都正常,可黄婷婷却能抱得起钩舌!”东整备车间职工杨继新说。这背后是黄婷婷长达半年时间的辛苦努力。她深知,干好钳工就得先过“力量关”,抱不起钩舌、装不上车钩就意味着机车钳工最基本的业务也没有。13号钩舌大概42KG左右,形状不规则,没有良好的着力点,再加上表面涂有润滑油,容易打滑,在第一次练习车钩拆装钩舌检修环节时,黄婷婷只能看着别人干,自己却无能为力。她给自己定了“三个月抱起钩舌、三个月熟练拆装”的训练计划,每天下班回家,她坚持练习哑铃肩推、手臂弯举至少半小时,10公斤的、20公斤的……在拆装车钩的练习中,她的左手虎口处被磨得红肿胀痛,厚胶皮手套被磨破了两双。

  7月上旬,黄婷婷风雨无阻备战职工技能竞赛。图为她在雨中练习机车车钩检修。任治稷 摄

  工件制作是钳工技术比武的必考项目,其中“六方公母配合”对作业人员体力和钳工画、锯、锉、钻、绞能力都有要求,做好的成品还要符合尺寸精度和配合要求。画好图样对她来说并非难事,难就难在锉削,6mm厚的钢板,锯出形状后还要经过锉修和打磨,男职工锉修大概需要3个小时,黄婷婷4个小时都无法完成,她就一天练一个,有空就练,练断了锯条,练平了锉刀,终于,工件制作的难题也迎刃而解了。

  今年4月底,黄婷婷在全段技术比武中脱颖而出,被选拔代表兰州西机务段参加集团公司电力机车钳工比赛项目。得知消息后,她专门为自己制定了一套训练计划,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艰苦训练。她每天拿着检车锤、钢板尺、手电等穿梭在整备场练习机车走行部检查,她让同事们给她画5个假设故障,从一趟检查下来只能发现一、两个故障问题到能全部准确发现,汗水湿透了她的头发和衣服,她却乐此不疲。肩膀每天酸痛酸痛的,有时胳膊都伸不起,每天洗澡时,肩膀和锁骨一碰水就钻心地疼。周围的师傅对黄婷婷说,“作为一名女职工,能够参加集团公司技能竞赛已经是很了不起了,成绩已经不重要了。”而黄婷婷却说,“拆得了车钩、做得了公母配,现在考验我的只是把会做的事做好,难度已经降低了!”

  利用工余时间读书看报是黄婷婷最大的爱好。任治稷 摄

  7月9日,兰州局机务系统职工职业技能竞赛圆满落下帷幕,黄婷婷以理论满分、总分第一的优异成绩成为兰州局机务系统职工职业技能竞赛电力机车钳工竞赛项目的“女状元”。她为能够取得成绩感到骄傲,她也表示,参加竞赛也让自己认识到很多不足,未来会加倍努力才能配得上这份荣誉。(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琛奇 通讯员 任治稷 魏小军)

(责任编辑:马常艳)

黄婷婷:不向困难低头的“90后女状元”

2020-08-31 13:51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