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金融扩大开放吹响“集结号”

2018年03月14日 17:43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有关金融领域扩大开放的话题屡被提及,特别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放宽或取消金融机构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等表述备受关注。

  在中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如何加快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如何在扩大金融开放时,既不让“黑天鹅”飞起来也不让“灰犀牛”冲出来,加快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之一。

  金融业扩大开放正当时

  我国金融领域的对外开放始于上世纪90年代,经历了逐步推进、摸索前行的过程。期间,还遭遇了亚洲金融风波和国际金融危机,使得金融业开放步伐总体上慢于制造业等领域。

  “总体看,我国金融对外开放取得了一定成就。目前,在国内开展业务的外资金融机构不少,但整体规模不大。”全国政协委员、申银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告诉经济日报记者,上海外资银行数量全国第一,但其业务总量只占到了上海本地的一成左右,从全国来看这个比例更低。

  与此同时,我国金融体系经过多年发展已初步成型,金融机构规模也走在了全球前列。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我国金融机构已在63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约1400家海外分支机构,银行业总资产已达37万亿美元。

  数字的背后,是金融业进一步扩大开放的内在需求。杨成长委员表示,一方面,推进 “一带一路”建设需要更加开放有力的金融体系作支撑,另一方面,国内金融业自身发展也面临转型升级的迫切要求,再加上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为我国金融加快开放提供了有利条件。

  据介绍,3年后,外资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将不再受限制;5年后,外资投资设立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的投资比例也不再受限制,而银行业则将实施内外一致的银行业股权投资比例规则,这意味着我国金融行业将对境外投资人全面“敞开胸襟”。

  “当前,我国已具备实施更大力度开放的基础条件。”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进入新的阶段后,金融业对外开放在市场准入方面可以胆子大一些,开放的程度更高一些。

  金融开放要“走得稳”

  “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进一步拓展开放范围和层次,完善开放结构布局和体制机制,以高水平开放推动高质量发展,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联董事长葛华勇表示,除了允许境外机构在中国办金融业务以外,扩大开放还意味着从“单向输入”向“双向交流”转变,将有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其中就包括中国的金融机构。

  “我国金融支付产业已形成了较为成熟的,多元化、多层次、开放式市场格局。中国银联将继续走国际化和创新发展的道路,通过参与支付基础设施建设、银联技术标准合作等方式,联合产业各方构建支付产业开放新格局。”葛华勇委员说。

  以银行业、证券业和保险业为代表的金融服务业扩大开放势在必行,而广受关注的金融市场和资本项目可兑换,今年也有望迈出实质步伐。据悉,除“沪港通”、“深港通”和“债券通”等对外开放金融平台外,市场期盼的“沪伦通”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之中,与其他国家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工作也列入了议事日程。

  在此前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管理层对扩大金融开放、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等提出明确要求,强调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合理安排开放顺序,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金融创新,搞好相关制度设计。

  杨成长委员表示,当前我国在货币可兑换方面已经迈出了坚实步伐,预计未来开放趋势还将继续加大。不过,与金融服务业的开放相比,推进资本项目开放应保持相对审慎。他建议,通过在自贸试验区的先行先试,以复制成熟经验的方式推进资本项目开放,同时在自由贸易港继续探索金融的开放创新。

  “开门”不忘防风险

  金融开放将进一步加剧金融行业竞争,倒逼金融机构主动变革,加快跨境业务布局。与以往不同的是,本次金融开放不再建立于对外资的简单需求之上,大力度开放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风险更值得关注。对此,金融业准备好了吗?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表示,在开放型经济建设过程中,金融机构能在推动人民币跨境使用、人民币国际化、创新金融服务等方面,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格局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在这个过程中,要把握好金融监管的尺度,监管部门既要出台监管规定、扎牢防风险的制度篱笆,又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化解风险,不让‘黑天鹅’飞起来,也不让‘灰犀牛’冲出来”。

  据悉,我国金融风险产生因素有周期性的、机构性的,也有体制机制性的,诸如上一轮经济金融扩张期后进入的“清算期”,实体经济与金融之间循环不畅,市场主体的行为异化等,在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扩散的背景下,它们是我国经济周期性、结构性、体制性矛盾叠加的结果。

  “开放并不等于放松监管。”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表示,放宽或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实际上是减少了对外资机构的歧视性待遇,体现了内外资一视同仁,并不意味着放松监管。通过加强金融监管、完善配套监管机制,我国监管部门仍然可以有效地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

  “金融市场开放和中国的经济结构转型相辅相成,要防范和化解金融开放中可能产生的风险,根本还是要靠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全国政协委员、摩根大通中国区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李一强调说。(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顾阳 周琳 陈果静)

(责任编辑:符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