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AI女神离职谷歌背后:不作恶信条已从员工守则删除

2018年09月12日 09:21   来源:中国企业家   

  “AI女神”离职谷歌

  李飞飞是中美科技界的重要人物,被视为华裔“美国梦”的典型代表。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陈睿雅

   有“AI女神”之称的李飞飞暂别谷歌,在国内外引发关注。

  2016年底,作为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终身教授,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视觉实验室主任,李飞飞利用学术假期加入谷歌。近2年后,9月11日凌晨,谷歌云CEO黛安娜·格林(Diane Greene)在谷歌云官方博客上发文,证实李飞飞暂别谷歌的消息,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计算机科学院院长Andrew Moore教授,将在2018年底接任谷歌云AI负责人一职。李飞飞正式回归斯坦福大学当教授,并过渡成为谷歌云的AI/ML顾问。

  Andrew Moore曾于2006年-2014年在谷歌工作。巧合的是,2年半前,Andrew Moore暂别谷歌,在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办公室里,他还与李飞飞讨论了后者应该去那里修学术假期。“他当时特别鼓励我来谷歌云,也和我分享了他自己之前在谷歌8年工作的心得和体验。”李飞飞在离职感言中写道。

  学术假期虽然并不长,但李飞飞在任内,积极参与、推动谷歌重返中国——2017年12月,在上海举办的Google Developer Day China 2017活动上,李飞飞宣布谷歌AI中国中心成立,由她与谷歌云AI研发主管李佳博士共同领导。因此,她还被称为谷歌与中国的“关键中间人”。

  如今,任期宣布结束,在李飞飞的看来,她与谷歌云的同事们一起创造了多个有影响力的产品。“人类前行的道路需要思想灯塔的照耀,这是学术界和思想界在这个重要的历史时刻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和机会。”她写道。

  离开谷歌

  如今,李飞飞是中美科技界的重要人物,被视为华裔“美国梦”的典型代表。

  李飞飞生于北京、长于四川,16岁随父母移民美国。在移民的头两年,她几乎全是在中国餐馆打工,或者给人打扫房子,直到她获得普林斯顿的全额奖学金。1999年,李飞飞从普林斯顿本科毕业,搁置了华尔街的工作邀请,选择去西藏研究一年藏药。此后,李飞飞在加州理工攻读博士学位,专业为人工智能和计算神经科学。2005年,李飞飞进入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探索计算机视觉识别领域。

  除了在学术领域所取得的成就,2014年,出于对高科技产业界性别平等的主张,李飞飞还曾在斯坦福校园内发起一项AI For All计划。这项计划鼓励高中女生参与AI研究,每年从全球招收32名高中生来斯坦福校园参加为期2周的AI夏令营,以此激发学生们对AI技术的好奇心。梅林达·盖茨、英伟达CEO黄仁勋等参与资助了这项计划。

  今年3月,她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如何让AI利于人类》。“我担心这股热潮让我们忽视了AI对社会的消极影响……所以如果我们希望AI在未来的世界中发挥积极的作用,它必须以‘关怀人类’为指导。我将这种方法称为‘以人为本的AI’”。

  表面上,李飞飞学术假期结束,如期返回斯坦福,本应是情理之中。但李飞飞是否继续在谷歌全职工作的疑问,早在今年6月28日被提起。

  外媒Business Insider援引消息人士称,李飞飞被卷入谷歌与美国五角大楼的军事合同争议事件中,在被泄漏的工作邮件里,李飞飞的言论倾向于担忧公司的对外形象,而非军事合同的道德问题,在公司内外受到批评;在未来6个月,李飞飞将返回斯坦福。

  消息发布当天,谷歌AI负责人Jeff Dean与李飞飞共同在北京出席清华——谷歌AI学术研讨会,Jeff Dean直接否认了消息,李飞飞则表示,自己的学术假期将结束,需要再回到学校,但并非如传言般——彻底离开谷歌。

  谷歌式困境

  去年9月,谷歌官方开始内部讨论,如何向公众提起谷歌与五角大楼合作的第一个重大AI项目。《纽约时报》在报道中,摘录了部分李飞飞的工作邮件内容,其中一句是“全力避免任何对AI的提及或暗示”,另一句则是“AI武器化可能是人工智能最敏感的话题之一——如果不是最敏感的。这是给谷歌招来媒体攻击的红肉”。

  李飞飞的判断非常正确,此事随后激起千层浪,但也为她招来非议。据《纽约时报》,谷歌获得的是五角大楼Maven计划合同的一部分,该计划试图使用人工智能来解释视频图像,以及改善无人机打击的目标。但双方合作引发谷歌员工抗议,甚至以辞职表达反对。2018年6月,谷歌最终放弃该项合作。

  在该事件中,人们质疑谷歌是否还能坚持Don’t do evil(不作恶)。

  创立至今,谷歌树立了don’t do evil的道德标杆。它对待搜索引擎付费排名广告的态度与做法,也常常被拿来与百度进行比较。甚至2010年,谷歌官方给出的撤退中国的理由,也与此相关。但如今,人们开始质疑,谷歌是否真的能don’t do evil。

  据《华尔街日报》,过去10年,谷歌以每篇5000美元至40万美元的价格,资助了数百篇研究论文,为其市场主导地位所面临的监管挑战辩护。国外媒体gizmodo在今年5月报道,在谷歌母公司Alphabet成立时,Alphabet就把don’t do evil的座右铭换成了Do The Right Thing,但当时谷歌仍维持了原版,而今年,谷歌则将don’t doevil的信条从员工守则中删除了。今年夏天,关于谷歌将为中国开发接受审查的搜索引擎一事,也在国外引发了巨大争议。

  如今谷歌不仅告别了创始人直接统率的时期,甚至已完整经历了第一任职业经理人周期。作为Alphabet旗下一份子,最稳定的“现金牛”,其执掌者为现任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有观点认为,谷歌所立足的数字广告领域如今面临着更多竞争,智能设备销售增长乏力,谷歌云计算营收虽在2018年Q2大幅上升至44.3亿美元,但仍落后于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此外,不论是美国本土,还是欧洲,谷歌也面临着监管甚者高昂罚单。这些都是皮查伊任上的谷歌需要攻克和解决的问题。

  或许,不再高举理想主义,对于谷歌而言,也是另一种“成长”。

(责任编辑:王婉莹)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