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5G竞争已从标准之争转向产业之争

2018年06月19日 10:37   来源:中国质量报   

  □徐建华

  受前段时间联想5G标准“投票门”事件的影响,原本相对比较专业的5G(第五代移动通信)标准及5G产业发展在国内一下子火了起来,有关5G的话题尤其是标准话题这段时间也变得异常活跃并备受全社会所广泛关注。在这样的背景下,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3GPP(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近日在美国公布了5G第一阶段的标准。

  根据3GPP公布的消息,此次发布的标准是冻结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5G NR)独立组网(SA)功能,如果再加之去年12月冻结的5G NR非独立组网(NSA)标准,意味着5G第一阶段全功能标准化工作已经完成并发布。因为根据3GPP的规划,5G标准分为独立组网和非独立组网两种。其中,非独立组网由于其5G空口载波只承载用户数据,系统级的业务控制仍要依赖4G网络,是在现有的4G网络上增加新型载波来进行扩容。因为仍是依赖4G系统的核心网与控制面,非独立组网架构无法充分发挥5G系统低时延的技术特点,也无法通过网络切片、移动边缘计算等特性实现对多样化业务需求的灵活支持。

  闹得沸沸扬扬的联想“投票门”事件,其实就是3GPP在5G标准制定过程中需要确定的整个标准体系中的一个相关标准,最终华为提出的标准提案也在此次3GPP确定发布的5G第一阶段标准之中,而根据有关媒体的统计,此次5G第一阶段标准之中,中国厂商在5G标准中所占份额约30%,并在大规模天线、超密集组网、非正交多址、TDD系统设计、车联网等关键技术方面具备领先优势。

  正如许多业内人士所指出的那样,随着5G第一阶段标准的正式确定,一方面意味着5G商用的大门彻底打开,我们离5G时代又近了一步;另一方面意味着备受关注的5G标准之争已经暂告一段落,接下来5G发展的竞争已经从标准之争转向了产业之争。毕竟标准确定以后,产业就可以基于这个标准来开发,可以商用的5G产品,谁能在产品及产业竞争中占得先机,自然就会在整个5G发展和市场蛋糕抢夺中拔得头筹。

  曾几何时,“一流企业做标准”在坊间广为流传,它充分体现了标准对于企业发展和产业竞争的重要性,而5G的发展“产业未动、标准先行”的方式,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标准对于企业和产业发展的引领与带动作用,因此联想在标准制定过程中的“投票”受到如此大的关注也就不足为奇了。回首过去,我们首先要肯定中国在移动通信标准方面的进步,尤其是在此次5G国际标准制定过程中,通过广泛的参与其中,中国充分展现和展示了在此领域的“话语权”。

  模拟信号时代(1G)和数字通信时代(2G),移动通信标准都没有中国什么事儿。到了21世纪,3G时代来临,此时美国提出了CDMA2000,欧洲推出WCDMA,日本的PHS退出历史舞台,不过一个新的标准崭露头角,那就是中国的TD-SCDMA。到了4G时代,标准只剩下两个,中国主导的TDD-LTE和欧洲主导的FDD-LTE。中国在通讯行业的话语权越来越强。当今的5G时代,全球的标准第一次走向了统一,中国也从2G时代的跟随者、3G时代的突破者、4G时代的参与者华丽转身为5G时代的领先者。

  展望未来,5G时代引人遐想,标准的确定也让产业的大幕正式拉开,中国要想在5G时代领跑世界,就必须在产业化方面更上一层楼。我们知道,标准的生命力在于实施,标准的竞争力在产业,如果没有产业化的支撑,再好的标准最终也会沦为鸡肋甚至“出局”,这一点在3G和4G时代早已得到了证明,因此中国要想更好地发挥在5G标准制定中所取得的“成果”,就必须在相应的产业化方面加油。

  根据3GPP确定的5G标准化进程,预计在2019年12月,完成满足国际电信联盟(ITU)全部要求的完整的5G标准。到2020年,5G将实现全面商用。这意味着留给全球各国布局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方面,中国要继续发挥自身在移动通信产业里面的优势,当前,华为、中兴为代表的电信设备厂商已经成为世界级的厂商,彰显了我国在通信设备领域的实力;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同样是全球知名的电信运营商,他们背后是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市场;华为、小米等中国手机厂商的崛起,则正在改变着移动终端的竞争格局,从设备到终端,依托庞大的市场优势,中国完全可以在5G时代继续发挥自身优势,大力推动产业化。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认识到自身的“短板”和瓶颈并予以补齐和突破,通过之前的“中兴事件”不难看出,在比较关键和基础的领域,比如备受关注的芯片领域,中国的移动通信产业仍然有巨大的进步空间,借助5G时代全球移动通信及相关产业重新洗牌的契机,中国应当在核心技术方面力争实现新突破,从而真正建立完整的产业链和生态圈,实现从移动通信大国向强国的转变。

(责任编辑:佟明彪)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