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访

文化企业如何做到“双效统一”?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统一的指导意见》(以下... 详细>>
本期嘉宾
夏海峰 北京北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访谈时间:2015年9月25日10时

策划:成琪 主持人:郭枞枞

访谈精粹
夏海峰解读“双效统一”:两个效益完美结合就能成功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统一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的出台对国有文化企业将...
夏海峰:文化企业如何做到“双效统一”?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统一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的出台对国有文化企业将...
夏海峰:“双效统一”不是简单强调社会效益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统一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的出台对国有文化企业将...
夏海峰:“双效统一”从1.0升级到2.0版本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统一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的出台对国有文化企业将...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走进今天的《文化名人访》,我是郭枞枞。近日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统一的指导意见》。那么这意味着又一个文化体制改革的里程碑文件出台,所以今天我们就邀请到了北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夏海峰先生来跟我们一起聊聊相关话题。夏总您好。 

  夏海峰: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那在今天的访谈开始之前呢,我们先来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北奥集团的相关情况。 

  主持人:夏总,节目刚开始的时候呢,我们提到了中办国办近日印发了双效统一的这样一个意见,那您看到这个意见的时候,第一反映最直观的感受是什么呢? 

  夏海峰:这个意见就是一个新的里程碑,这个意见和以前的想法有个新的突破,我们以前作为经济产业来说呢,我觉得它强调经济行为多一些,这个意见强调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并重,这么一个观点和观念,所以我觉得它,有些人我们也探讨过这个问题,有些人认为这个意见是正好从经济转向了社会效益,认为是一个方向性的改变。我个人认为呢,它是从1.0版本进入到2.0版本,是一个升华,是一个升华的过程。 

  因为以前这个经济效益,我们大家刚开始的时候,可能从这个经济生活或者是物质生活比较低的时候,首先要发展物质生活和经济生活,到一定程度之后呢,我们就要有一个精神性的疏导和方向性的疏导,这个意见恰恰给了我们指导的方向,所以它不是矛盾的,不是经济和社会效益矛盾。 

  主持人:那您觉得这份指导意见它的最大亮点是什么呢,就像您刚才说的,是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吗? 

  夏海峰:对,我觉得是这样的,它这个通读下来给我两个感觉,一个它很宏观,方方面面涉及到的很多,另外一个又非常具体,它在某些指导上更确定了一些明确的方向,比如说社会效益占50%以上,宏观上呢,它从人才的培养,企业的团队的或者企业管理机制的培养,包括一些社会效益方面的考评,包括股权管理,包括人才的聘用,市场化的机制都会有这方面的一些改进。 

  所以,我觉得它既是一个很全面的方针政策,又涉及到很具体的点,所以这是中央我觉得,上层领导下了功夫调研的一个结果。 

  主持人:那我们注意到在去年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总书记特别强调说,一个好的社会作品应该是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的,而且也应该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一个统一,文艺不应该有太多的铜臭味,应该始终把这个社会效益放在首位,那您怎么来理解这个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又怎么去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呢? 

  夏海峰:其实呢这个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我们一直倡导一个说法,叫做社会效益为首,经济效益为本。那没有社会效益的话,你这个就没有方向,一个企业来说,一个文化作品来说,那我们可以在很多地方引领别人的生活、消费、谈吐,但是社会效益我理解的,要宏观中国的传统文化的内涵基础上,体现出社会效益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不是矛盾的,反过来说,我们要以经济效益为本,一个经济效益要以一个企业和一个作品,要能可持续化发展,能够长期地延伸下去,如果没有可持续发展的话,仅仅靠政府的补助,那这个作品这个产品或这种经济体也不会走的太长远,所以呢我们要力求社会效益为首的指导方向。经济效益为本,使这个方向能够可持续的长远的发展,所以我们企业一直在遵循这种原则,因为这种原则有十年了,所以我们对这块的理解呢有一定的前瞻性吧等于是这样子的。 

  主持人:就像您刚才说的,其实现在有很多的文化企业,为了自身的利益一味的去追求发行量点击率等等,而忽视了社会效益,您怎么来看这个现象? 

  夏海峰:这个太片面了,当然在1.0版本情况下,这个我们可以允许,以前说的是谁能把活干好,可以用各种手段,只要不违法,黑猫白猫抓着耗子就是好猫,但是现在来说,经济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了,我们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那我们就要有选择,这种选择是什么,回归到精神,回归到信仰,回归到一些中国的传统文化,那么呼吁这种传统文化的心声的变化,所以我觉得这方面来说我们还是做的不够,不足。但这种方向做了之后,只要能使我们的东西更长远,我们的作品我们的文化更长远,主要这个东西是挺有指导性的。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北奥集团是非常优秀的文化企业集团了哈,那北奥在实际过程当中,是怎么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相统一的呢? 

  夏海峰:咱举个简单地例子来说,比如说北奥前几年开发了一个文化产业园区,这个园区可能大家在北京都知道,叫莱锦文化创意产业园,原来这块地是一个工业厂房,这个工业厂房可以有两种出路,一种出路就是把它变性,招拍挂,实现土地的增值回收,就是做房地产,因为从东三环到东四环之间,房地产的地还是挺值钱的。 

  后来北奥集团发现了这块优势的地缘资源之后呢,我们就想尽可能性地保留下工业遗址,就是它的旧厂房旧风貌,为将来我们的子孙后代能知道,原来这块是一块棉纺厂,原来纺织是这么做出来的,所以我们就说服了地主,和地主一起成立了一个公司,来把这个地方变成了一个文化产业园区。 

  但是大家都知道,文化产业一般比较慢,比较长远,那么从急功近利的卖房地产,变成了精耕细作的我做一个文化产品,第一需要很大的魄力,能够放弃急功近利的想法,第二要有一个好的作品,其实文化说到底,除了有精神内涵之外还要有一个好的呈现的一个作品形式,所以我们就选择了,把它变成,正好那个地段是一个传媒走廊,我们把它选择了作为一个孵化器,这个孵化器的作用呢,主要是引进中小企业,甚至一些已经达到了AB轮的企业需要再发展,主要集中在传媒领域,所以现在我们那个莱锦文化创业产业园里,现在的入驻率应该是百分之百,后面还有很多的企业想进来而进不来,还有很多排队的企业,而每年创造的产值,园区的产值大概一百多个亿左右,所以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就解决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统一,所以我们叫社会效益要找对一个方向,经济效益要做出一个好的产品,这么完美的结合就使本来一个可以做房地产的,一次性的收入了一块几百亩的一块地,现在变成了北京文化产业的一个名片,这是挺好的一个完美的结合。 

  主持人:深层次挖掘当中的文化价值,可以说是讲好中国的故事,唱好中国的声音。那其实针对这个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的这样的问题,以及刚才很多我们提到的这些企业,为了追求自身利益,而单纯地片面地把经济效益放在首位的现象,我们注意到,这次意见当中也是对社会效益做出了一个硬指标,那当中提到的明确社会效益指标考核权重应占50%以上,而且也是形成了对社会效益的可量化以及可考察的这样一种要求,那么这会对社会效益优先产生哪些推动作用呢? 

  夏海峰:其实作为一个文化作品来说,社会效益优先必须的,如果是我们仅仅急功近利做的话,那么那是小时工的行为,我付出了,我出家门的时候拿十五块二十块走,作为文化作品来说,它不是那么短暂的行为,它可能需要十年,十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铺垫。 

  你像一部好的作品,现在我们一部好的电影,我们开始大卖的一些电影,它可能需要五六年的磨合,我们知道一部现在正在上演的,英国国宝级的《战马》这个舞台剧,在英国也做了六年的尝试和磨合,在这个过程中呢,它是一种精神的体现,一种社会效益的体现,如果简简单单说,一部作品上来之后要求《战马》,今年投入今年产出今年就回本的话,这个作品出不来,所以我们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要统一在一个长远的眼光去看,而不定在一年、两年、三年,这个以前可能会跟我们的考评机制有关系,我们的考评机制在国有系统考评的时候一年一考评,那每年有个经济回报的指标,收入的指标,但作为文化产品来说,这种考评是做不到的,一个电影,一个剧本磨合需要几年,一个电影拍摄,要拍摄好的后期制作也需要一两年,那前期都是投入。 

  就像我们做莱锦文化创意产业园一样,我们的设计,概念的设计到施工到方案,整个的论证下来可能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所以我觉得我们做这个文化作品,社会效益是前期的,我再举个例子来说,我们现在在做一个艺术中心,那么艺术中心一共面积大约两千平米左右,上下,一楼二楼两千平米左右,但是如果单单从艺术中心角度来说,它是个不赚钱的,它是一个社会效益的体现,它能体现出艺术、美,让大家能欣赏艺术和美的体现,所以很难达到一个平衡。 

  中国的艺术中心,包括博物馆,它都很难达到一个完全完全的市场化经济,但是我们在做艺术中心的时候,我们也考虑到这一点,比如说我在这两千平米上做很多社会公益的事情,那么我们在突破这个中心的围墙,我们还可以做另外五项的事。 

  第一呢,艺术馆博物馆的管理,我们把艺术中心当成一个实验田,我在这个里面体现锻炼我们的团队,锻炼博物馆管理员机制,我们知道酒店有管理公司,我估计没有听说过博物馆管理公司,可能大剧院有大剧院的管理公司,但没听说艺术馆管理公司,但恰恰这一点,是我们需要在艺术中心研发出来的一种管理机制,要突破围墙,因为全国你知道县,县级市都有县级市的博物馆、艺术馆,但是管理相对来说比较低一点,比较低一点。那么通过我们在北京做这个管理,我们可以输入到北京以外的城市,县级市的博物馆,甚至地级市的,省级直辖市的一种,这是走出去的一种方式。体现出经济效益。 

  另外一块我们做艺术教育,艺术教育是不赚钱的,我们周末周日,我们让我们的员工带领着我们义务的家庭,不要钱的,义务的来给他们做一些讲解,比如说当代的讲解,中国古代艺术的讲解,做一种课外的课堂,那这种课外延伸出围墙之后,我们就记住了很多的喜爱艺术的家庭孩子,将来我们可以带领他去中国的外地参观,去拉萨去参观,去城市以外的其他城市,比如扬州,比如说一些兵马俑去参观,甚至我们可以走到欧洲,走到美国国外去参观。 

  那在这个过程中,第一培养了孩子的兴趣爱好,第二我们实现了一些经济利益来反哺我们初期做大众艺术项目的这一块,这是第二块。 

  第三块呢,我们还可以做衍生产品的开发,一个艺术品,实际上艺术是艺术作品,它和艺术产品有很大的不同,艺术品代表它的独特性稀缺性。 

  那我们可以做一些艺术产品的开发,比如说举个例子来说,我们说展览这一块,我们的艺术中心做了一个展览,做的很成功之后呢有些绝品孤品的东西,我们可以用CG技术,就像清明上河图一样,让它动起来,在香港做过一次,我们下面有一个公司叫水晶石公司,做过一个兵马俑的一个展,可能兵马俑只有一两件原件,但大部分的故事是靠电脑技术完善的,香港的市民比较追捧,所以这种我们就可以把,在这也实现的是展览走出去,这也是展览在这的社会效益,但经济效益我们还是突破围墙,到全国去巡展,另外还有一个资本市场,我们说了经济效益不可能不说资本市场,怎么跟资本市场对接呢,我们做了很成熟的艺术作品和艺术产品,刚刚我说的教育也好,展览也好,博物馆管理也好,这些东西我们初期公司出现了培养商业模式,然后我们就会把商业模式跟资本市场进行对接,有的我们可以作为基金,专门做展览类型的基金。 

  主持人:其实文化就是一个慢慢渗透,慢慢养成的过程,我们现在是在用时间去换空间。那您觉得这种模式在未来的文化企业发展当中,会成为一种趋势吗? 

  夏海峰:肯定是一种趋势,原来文化是我们有管理,但是管理的不严格,比较宽泛,大家谁都在,像这个草坪一样,各种草都在生长,所以生长起来之后,我们就要有选择,哪些可以长,哪些我重点施肥,实际上这个文件提供了这种效果。 

  主持人:那我们知道这个还需要政策上的保障哈,那这次除了对社会效益进行一个硬约束之外,还有了硬的保障,比如说省署重点文化企业,经省级政府批准之后,2020年年底间,可以免缴国有资本收益等等,那您觉得这些对于保障社会效益先行又起到了哪些作用呢? 

  夏海峰:我觉得这一条很重要,但是重要点它可能更象征意义比实际意义可能更重要,它代表国家的一个方向,引导的方向,但是呢我个人认为呢,这条不完善,除了对国有资本的引导来说,文化在领域,国有资产仅仅起到了引领作用,但众多的文化作品,众多的灵感来自于中小企业,来自于民间。 

  那么我希望这个政策呢,这种经济上对文化引导的政策呢,能够到达文化的最底层,咱举个例子来说,那比如说哈利波特的一个作品,是一个作家他自己写出来的,如果那个作家放在中国的现实,他是省级文化单位还是市级文化单位,还是县级文化单位,它什么都不是。所以文化的特点,它不是一个你有组织起来,大投入它就能高产出的,它一定要让一个环境很宽泛一点,气氛很和谐一点,发自内心的人的一种内心的体验。 

  主持人:那可能这也需要很多优秀的文化企业去实现这方面的内容,所以说这次意见当中还提到了,要建立有文化的现代企业制度,您怎么来理解这样一种制度呢? 

  夏海峰:这个很重要,这个现代企业制度呢,包括很多的层面的方面,从大的来说可能是股权结构,那么以前我们的文化企业可能多半是一种文化宣传阵地上的工具,那么这个呢无外乎就变成了,政府花钱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政府指定今天让我拍一个节目就拍一个节目,拍了节目呢,我对我的老板,谁给我出的钱,政府给我出的钱,我给他演两场演三场,结束。然后呢政府再给一笔钱,然后我再拍两三场节目再结束,市场上没有生命力,所以我们现在就得让这些以市场为导向,市场为导向呢,并不是说没有一个主流的宏观的还有正能量的疏导,社会效益恰恰是这一点,我在这个社会效益疏导下,我一定要发挥市场机制,让这些作品在市场上能够生存下去,然后我们在股权管理结构这一块,引进多元化的股东。 

  我一直提倡一个观点,就是我们在现代国有企业院团在引进战略投资者的时候,一定是资源类合作,而不是仅仅是资本的合作,不是谁给钱我就把股份卖给谁。 

  主持人:而是有更多的空间。 

  夏海峰:对,你一定要考虑到我引进一个战略投资者,他对我们这个文化企业,是在市场上有帮助,还是在渠道上有帮助,还是在创作上有帮助,还是在人才引进上有帮助,而不是仅仅说,我股权交的时候,那个企业给我100万,那个企业给我105万,我就放弃了这个100万的企业,专门急功近利的就要这个钱,其实一个好的文化团队,文化作品,外围的资金是很充裕的,所以我觉得第一步的时候,需要引进资源平台的对接和合作,这个股权。 

  将来你走到BC轮甚至D轮的时候,甚至上市的时候,那才是简单的财务投资,你可以以金钱为衡量,我是增加了十倍,增加了二十倍,净资产我们去买去,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管理层持股,或者叫核心管理团队持股,或者叫核心艺术创作人员持股的机制,这个持股机制呢要建立起来,因为恰恰是这些人,他们的思想,他的传统,他的文化的研究,形成了文化作品才是一个企业的灵魂,那我们得保住他们的意志,所以我们把文化工作者,这个概念我们的企业,他们的文化工作人物雇佣你这个概念,变成了我们作为一个合作伙伴的概念,而且是一个长期的合作伙伴,你不断在这个企业中有一种荣誉感,说你是哪个国家院团或者是省级院团的荣誉感,同时你还要有你的利益的诉求。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用人机制,这次我看文件中也提到了很多用人机制,但这个用人仅限制在,我看了好像没说太细,可能在一些主要的管理层的用人机制,但管理层更重要的是,我们怎么把吸引这些优秀的创业者,进入到我们的企业,管理层固然重要,但是通过管理层怎么传达一个什么样的企业的管理风气,能够把这个创业者拉进来,拉进企业的整个集团内,或者企业内,这是我们企业很重要的事情,同样这方面我们也流失人才,如果做不好的话,不但我们吸引不了人,我们还要流失出人才出去,那这个企业你再怎么说,社会效益没人给你干,你再怎么说经济效益也没有人,这个也不行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意见呢很全面,但是下面我希望能看到各个省市,能针对这个意见有很多特殊的政策性的安排。 

  可能各个省的政策都不一样,因为它的文化特点不一样。 

  主持人:还是要因地制宜。 

  夏海峰:一定要因地制宜,一定要落实这是很重要的,而且各个政府要配合一些政策和资金来落实。 

  主持人:那对于企业的考核机制,我们是不是也要有所改进? 

  夏海峰:我觉得是这样的,因为你指挥棒你怎么考核,你怎么说是一回事,你怎么考核又是另一回事,如果你光说改变,考核机制不改变,那大家肯定,你真改,真说一套做一套。 

  那反过来说,我们的考核机制,像文化作品来说,文化企业的考核机制我希望不是一年一年考核,根据作品的特点,可以拉长考核期限和考核阶段,现在我们的那个国有系统考核,都是整年考核,年初定计划,或者前一年的上半年定计划,年尾来收割来交作业,但这不适合于一个文化作品,不符合文化作品创造的一个基本的规律。 

  所以我希望在这方面,结合这个特点,我们各个的下面的省、市,能结合自己的文化特点,企业特点,然后创造出一些有创造性的考核机制。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要不然这份政策仅停留在国务院,仅停留在中南海,不能落实。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夏总今天作客我们的演播室,也希望北奥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更好的文化的输出,能够让中国的文化,真正地融入全世界。 

  夏海峰:好,谢谢主持人,谢谢观众朋友。 

  主持人:好的,更多消息请持续关注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