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访

孙健君谈中国电影走出去
7月22日,派格传媒总裁孙健君做客《文化名人访》,他表示中国电影市场规模以每年34%左右的速度在增长,五年后,美国大片的魔咒或可被... 详细>>
本期嘉宾
孙健君 派格传媒总裁 首席创意官
访谈时间:2015年7月22日10时

策划:成琪 主持人:龙煦霏

访谈精粹
孙健君:只需五年美国大片的魔咒或被打破
近年来,形形色色的美国大片在中国影院的大屏幕上风生水起,卷走数亿票房。7月22日,派格传媒总裁孙健君做客《文化名人访》,他表示,中国电影市场规模以每年以34%左右的速度在增...
孙健君:我不会投一个好莱坞的片子去打中国市场
“我一定不会投一个好莱坞的片子,或者说去做一个好莱坞的片子,再去打中国的市场。”派格传媒总裁孙健君曾如是说。7月22日,孙健君做客《文化名人访》,他对自己的这番话做了一个...
孙健君:美国已认清了中国电影市场的规模和价值
与以往日本、韩国、英国等多个票房重镇决定全球票房走向不同,现在好莱坞大片能否冲击10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完全看中国市场的脸色。7月22日,派格传媒总裁孙健君做客《文化名人访》...
孙健君两年后回首《天机·富春山居图》:绝不后悔这个尝试
孙健君和派格传媒一直被大家所关注,多是源于那部饱受争议却在票房上大获成功的电影《天机·富春山居图》。两年时间过去,此次做客《文化名人访》,孙健君再度回首该片所带来的价...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走进本期的《文化名人访》,我是主持人煦霏,2015年中国电影公司的一系列国际化计划,似乎正在向我们宣告着,第三次合拍片的浪潮已经到来,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国际化的电影合作。首先我给大家介绍,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的嘉宾,他是派格传媒总裁、首席创意官孙健君先生,孙总您好! 

  孙健君: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知道其实中国电影这两年发展的非常迅猛,但是作为观影人来,我们注意到其实好莱坞,包括美国的影片在中国也是占有一席之地的,那您怎么看这样的一种现象? 

  孙健君:我觉得这是一个成长过程的一个烦恼,也是一个全球普遍现象,第一呢,就是中国的本土电影还不够强大。 

  主持人:还不够那么强? 

  孙健君:对,作为一个全球的第二大的市场,从市场整体规模跟美国比,我们大约是美国本土市场,就是美国电影市场的这个1/6,我们是一个五倍于他们的人口大国。所以我们的电影市场规模,跟美国的电影市场规模还有很大的差距。 

  第二,就是其实不单单是中国,包括过去十分强大的欧洲,也是一半美国的天下。也就是全球有这么一个规律,是叫大片看美国,小片看本土。那么我们特别希望中国不要这样的魔咒,所笼罩。就说我们有一天,大片可以看中美,在国际上面也能看到中国的大片。但是这条路还有很长的这个路要走,或者是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主持人:其实这样的魔咒对于我们普通的观影者来说,也是一种很痛苦的选择,因为我们只要一看大片,基本一水的美国,基本一水的动作片、科幻片。有的时候甚至于这种模式和套路,我们自己有的时候也会说,应该就是这样演下去的,所以对我们来说,其实只是一个视觉上的一个冲击,一个两个小时的那个观影的那种饕餮声音,但其实留下来,根本就是一个很成熟的电影模式而已? 

  孙健君:对,我觉得这个魔咒被打破,指日可待。因为一个什么原因呢?就是大片以来的是大市场,因为不是美国以外的这个国家就没有能力拍大片,是因为那个国家的市场,不能够支持本土的,他们本土的这个大片。那么中国电影的市场的发展,进展速度是全球第一,每年以34%左右的速度在增长。   

  那么按照这样的态势,可能我们五年自己的市场规模大到能够支撑中国自己出自己的大片。 

  第二,我们误以为美国大片都是美国人干的,这个是一个最大的误区。美国好莱坞就是一个全球移民和有才华的一个积攒地,任何一个美国大片的后面,都是全球人的努力。包括做这个努力,所以美国大片是世界造的,美国大片也在世界回收他的成本。所以我们有三个东西要做。第一个呢,我们要把我们自己的市场规模做大。第二个,用天下人来拍中国大片,第三个一定要打通,包括美国市场在内的国际市场,让国际市场来分开我们的成本。让我们本土的电影能制成中国的大片。然后呢,中国人领先,世界制造。 

  我们过去是国外指导,中国人制造。我们给反过来,就是中国电影的时代,以来的是中国主导,世界制造。中国主导世界市场打通。 

  主持人:所以也就是说改变原来我们是一种,被动的,去适应美国人所创造的这样一种电影格局。我们也要更多占有自己的一种话语权和主动权在这里面了。 

  孙健君:对,其实我们特别高兴,我最近接待了,几乎包括美国最重要的所有的大公司的CEO,或者CEO这样的人。他们一个共同的信号就是他们终于第一彻底认清了中国市场的这个规模和价值,他们知道他们的大片也有赖于中国市场的回收。分摊他们的成本增加他们的收益,分摊他们的风险。 

  第二他们终于发现中国的体裁、题材是优秀的。因为其实呢,这个欧美的电影,尤其是美国大片,他的这个题材这个饥荒。有些好电影都翻拍了三四次了。所以他们是需要从中国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挖取适合,不单单中国人看,也是适合全世界观众看的一些新颖的。对他们来讲是新颖的题材,对我们来讲是我们自己的文化的个底蕴。所以这个也很重要。 

  第三,我昨天刚刚就是美国这个纸牌屋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聊我们中国说,我从中国新一代的作家和这个年轻一代的这个作者实际上看到了中国的这个电影和电视特别难。因为什么?因为他们本来就生活在世界化的环境里面,没有受任何东西的束缚。既有中国的文化的这一个血脉,也有全球的事业,是这批人写出来的东西,本来就是国际化的。所以国际化势在必行,国际化一定能行。 

  主持人:所以其实您提到这,我不知道,我的理解对不对,因为我注意到有一些美国大片里面,开始采用这种华人的面孔,不光是中国,也有很多亚洲人的面孔。包括他在选景里面,包括他的某一些具体的这个场面里面,会特意加入很多亚洲,尤其是中国的这种元素在里面的。所以这可能也是,一是他们为了适应中国的这样一个大的市场,可能更多他们也开始注意这个元素,会给他们新的一些灵感,在这个电影创作里头吗? 

  孙健君:在这个呢,首先第一我们应该支持这种做法,就至少他比敌对、冷漠、忽视要好。但是这种我们称贴狗皮膏药的这种做法,不是,这只是一种权宜之计。但是我们也看到了,美国越来越多的是做公司制片人,编剧导演,真正的开始严肃认真的探讨中国题材,中国故事,让世界的制作去做。这个呢,有待于我们的配合。但是他们呢,自觉已经有了。 

  我给你分享一下,迪斯尼的老板,上台的第一天新的这个,他就说,我的这样以后,我的战略呢,是第一呢,叫全球战略,第二呢,在全球战略里面,我们是亚洲战略优先。那么亚洲战略里面,是中国战略优先。那么最后一句话,我觉得最高兴趣就是,我们不是再去输送美国文化,我们是要拍中国电影。 

  那么就是他们,而且我们看到了《功夫熊猫》是一次伟大的创举。我觉得美国人就是在《功夫熊猫》影片当中,我们看到他对中国文化的非常敬仰,非常善意。而且从视觉形象到他的主题,一点不亚于任何一个中国人做出的这个中国片。这就可以明白,就是美国人是可以认真的去读懂中国文化,当然不可能像中国人那么深刻。但是也能做出,符合中国文化和标准的好东西的。中国文化可以世界来做。 

  主持人:像您说的其实提到中国电影的发展,合拍片一直是大家绕不开这样一个话题。那我们回述到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中国电影基本上都是以模仿为主的,因为我们知道艺术的发展,最初也是这样,一个模仿。那您怎么来看待那个时代的电影的发展呢? 

   孙健君:我觉得中国电影走过了这么几步路,第一呢,就是17的,就是政府主管下的17个国营电影制片厂,才允许拍电影。我从美国刚回来,1992年、1993年的时候,民营公司是不允许参与电影的任何一个方面的。那个是叫完全是政府,就是我们讲就是计划经济。后来就有了五代导演那一批,对于中国文化的现状的一些批判,对于中国的文明当中,弊端的一些批判,形成他很个性化的,个人化的一些视觉风格靠,在这个欧洲的一些电影节上拿奖,拼出一块天地。那个也很有价值,那还是文艺片的东西。 

   中国的商业片呢,我觉得最早可能就是从冯小刚那样的导演那种兴起,才是一步一步的走出来。商业片呢,咱们中国的发展这个速度很快。基础很薄弱,就是我们很长时间内,是依赖国家的计划经济,或者是依赖某一个导演的个人的努力,节是每一片,真正形成以市场,以这个商业的法则准则,规矩去做电影的开发,电影的推广。电影的制作运营,这个历史太短了。所以中国的市场化程度很低,就是中国电影的市场化程度很碎片,很低端,还没有达到跟我们自己国家的人口和越来越蓬勃的这个电影关系需求,还差距很远。 

   主持人:是,其实中国的电影发展一路走来了,遇到了很多的这样的问题,但是我们注意到,其实也有一些作品,像您刚才提到,包括像冯小刚他们一些个人的作品,包括像比如说大腕首级这些作品。其实在西方也是有一定的这个受众群体的。那您觉得这算不算我们电影走出去比较成功的一个先河呢? 

   孙健君:还不算,小刚他是第一批中国最优秀的商业片导演,他在这三个方面综合的很好,第一呢,他确实是拍中国观众,当下观众喜闻乐见的电影,不是他的个人作品。他跟五代导演是有特别大的区别的。五代导演还是一个自我的文艺观和自我的价值观的一个表露和表达。那小刚的电影多半还是去讲述老百姓喜欢听的故事,用老百姓喜欢的方式去讲,那不是说,我愿意干什么,干什么,这有区别,商业片子基本上就是这个。而且他还做到了,就是有一个优秀的制片人,跟他非常好的合作,叫王中军。那么他们互相成就。一个是去用,最大限度的用当时的市场化条件,去支持小刚商业电影。 

   主持人:对,我注意到您曾经说过,说我一定不会投一个好莱坞的片子,去做一个好莱坞的片子,再去打中国的市场。您当时是因为在什么样的背景下,提出这样的? 

   孙健君:我认为这个话,有三个原因和基础,第一呢,美国不需要中国人投资,如果他拍美国片能挣钱的话,他不愿意分享这个投资的这个机会。美国优秀的全球能发行,能赚钱的片子,不太需要中国人的钱。这是一般的一个规律,当然少数情况下,也有例外。 

   第二个呢,我确实不愿意帮美国人到中国来抢市场,这不是我的原意。第三个呢,就是我们完全有可能做得更好,就是双赢就是我们贡献中国人的这三个能力,我现在跟好莱坞的合作就是进行的很快。就是因为我跟他是,我在中国是一个挣钱的制片人,这是第一。中国的市场很大,我会在中国市场挣钱我愿意分享中国市场。但是我也必须要分享你的市场,因为我们各自把市场拿进来。各自把在市场上面挣钱的能力拿进来。各自把制片的推广的运营的一些经验拿进来。然后更重要的是,我建议他去考虑,利用我去发掘中国的,由世界发行可能性的题材,因为中国题材很多,很大。 

  他为什么不利用我们呢?你要跟我合作,一定是有互补性的需求,就是说,他有了,他就不需要跟我合作,他缺什么呢?他缺中国市场,缺中国,在中国市场能挣钱的人,缺能把中国的文化提炼出,国际题材打造成公共产品的人,这就是我们的优势。也是他跟我们合作的必要前提和条件,所以你只有,你有一定的优势。才有可能跟美国人谈合作,否则的话,你只能为他打工。我是不屑给美国人打工的。 

  主持人:那您觉得我们一方面的需要去保护我们的这个电影市场,另外一方面我们其实更加愿意去,更多的开放,我们可以赢得更多的机会和挑战,当然他是并存的。那您觉得在新常态的这样一个状态之下,中国电影未来的出入在哪里? 

  孙健君:我觉得这三个出路,这是我们公司自己在寻找我们自己的出路的时候,做了五年的储备。第一个出路呢,就是一定要做好本土化电影的市场化产业开发。就是市场化,其实我们都说我们中国的电影市场,其实非常的年轻。允许提电影市场这个事,也不过十年时间。电影市场初建规模,也不过就三四年的时间,所以我们有很大的空间,倒过来说呢,我们还是初级阶段。所以要把自己的市场的规则,行业的准则做好,这是第一步,没有这个,就是你嚷外,也必须要先安内。你这个内你自己的根据地都不行。 

  主持人:先规范化? 

  孙健君:这个方面有很多的路线走,就是中国其实中国的专业化程度,市场化程度很低的。配套的很多东西都出现了。第二个呢,我觉得呢,就是要国际化的合作,一定要利用外国人打造中国的优秀作品。利用中外合拍尤其是中美合拍,能够坚决的走向世界。这个扩大了我们的能力市场,这一定会有的。 

  第三个原因,很高兴的一个原因,中国有4千万华裔在全球居住,四千万差不多是一个国家的总人口。这也是他们的这个市场,所以越来越多的欧美的大公司,愿意跟中国人一起合作,拍中国的电影,或者说中国题材的电影,或者电视剧,向全球发行,那咱们这不就走出去了吗?这叫借船出海。 

  所以你尤其把狼堵在门口,还不如引得狼一起来出去,就是我们可以把美国人拉着一块来,那可以去占领日本市场啊,占领欧洲市场啊,我就说,中美一合拍,如果说,我那天跟他说了,美国人如果拍一部电影说是7千万美金以上算大片。那我们再加7千万就是一半了,那么我们联合做这么好一个片子。除了美国中国打通以后,再卖欧洲,再卖其他国家不是更好吗?我觉得开放的心态,不要老觉得你堵在门外就行,你堵不住。 

  主持人:说到这,我注意到原来这个定于8月28日,在北美这个上映的这个《卧虎藏龙》现在这个进程怎么样了? 

  孙健君:这个进程很好,因为原来是我们跟美国一家非常优秀的公司,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美国顶级的制片人,他曾经获得过300多个奥斯卡的提名,拿过60多个奥斯卡的金项奖。那么他本来就是想做一部,中国题材的电影能够在国际上发行了就完了。那么他后来呢,嫁接了一个新的合作伙伴就是NetflixNetflix呢,你也知道他做《纸牌屋》,做很多的电视上的努力,那么他们现在把他这次的发行,想引起一个发行界的革命。就是他的发行初步定呢是只是在北美的网站和imax超大银幕发行。普通电影院不让发,这样的话呢引起一个饥饿疗法,就是这次发行界的一次革命。 

  那么另外,在我们的建议下,他要尊重中国电影的一个市场。我建议他在明年2月份中国春节时间来发行,那么我们正在讨论具体的发行日期所以往后推了。 

  主持人:是这样的,那其实时间已经过了两年了,我还是想问问您,当时在这个《富春山居图》,其实外界的声音呢,我注意到好象这个两极风化的声音比较多,您怎么来看待? 

  孙健君:我觉得这是我个人和我们公司的一次特别有价值的尝试,因为尝试嘛,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也在摸索拍中国式商业比较大规模的片子的一些经验。要付学费,包括故事啊,包括题材啊,包括是不是我最擅长驾驭的题材,或者是我们公司最擅长的东西,都在摸索。这个摸索的经验和教训对我们都有价值,这是第一。第二个呢,在商业操作上呢,是非常成功的。就是我们做到了,美国好莱坞都很羡慕的,就是因为好莱坞对这个报道也比较多。就是说,我们这部电影,在中国票房以外的收益,大于制作成本。就是中国电影,我很高兴的说,我们一共组织拍了6部电影。发行了一部电影,还跟别人合拍了一部电影,这8部电影都是挣钱的。而且一部比一部挣得多,为什么?我们就是学习借鉴国际的商业运营的一个基本法则,就是第一,要把中国的市场做好,但是绝不允许以来中国的票房。 

  就是,你比如讲,就是上《富春山居图》这个电影,他在票房以外的收益,在开拍前就被确认了,也就是他是一个无风险运营,就是8千多,将近9千万的商务运营,海外发行,保障了这部电影就是零票房也不亏欠。 

  主持人:也不亏欠。 

  孙健君:那这个是一个制片人和一个制作公司,以商业化的准则去运营电影的一个,我觉得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一个案例。就是当然就有很多的观众,有很多批评声音,我们都在认真听啊,对不对,我觉得被骂已经是一个新常态了,就是不管是哪个电影都会被挨骂。但是骂呢,也是好事,因为我们以前听不见。不是过去没人骂,是过去骂得听不见。现在骂得都能听到了,而且当然互相传播了。这是好事,我们可以更直接的听到观众的声音,我绝不后悔我们的这个尝试。 

  主持人:的确。那再次感谢孙总能够今天做客我们的节目其实我作为观影人来说,也非常能够期待看到一个全新的派格,包括未来五年可能给我们的中国电影市场带来更多的一个作品。 

  孙健君:作为一个新的探索,我们只是一分子。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您做客我们的节目,也感谢各位的收看,更多的精采内容我们也期待着您的持续分享,我们下期再见! 

  孙健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