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访

孟冰、王延松谈粉丝话剧
5月18日,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一级编剧孟冰,国家一级导演王延松做客《文化名人访》节目,他们表示,明星话剧和粉丝话剧的一些有效... 详细>>
本期嘉宾

  

 孟  冰   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一级编剧  
 王延松   国家一级导演

访谈时间:2015年5月18日10时

策划:成琪 主持人:龙煦霏

访谈精粹
导演王延松:请年轻人到剧场来看严肃话剧
5月18日,曾导演过多部严肃题材话剧,如《望天吼》、《原野》、《日出》、《雷雨》的国家一级导演王延松做客《文化名人访》节目时表示,很多“粉丝话剧”让原本不看话剧的年轻
导演王延松谈粉丝话剧:营销手段值得学习
“粉丝戏剧的这些营销手段值得我们学习。”5月18日,国家一级导演王延松做客《文化名人访》节目时如是说。他表示,凡是大家做出来行之有效的营销手段,对于整个行业发展都很重要,...
编剧孟冰:话剧舞台要允许多元共存
如今话剧市场,有两种戏特别好卖票:一是“明星话剧”,超级大牌演员加入的话剧,不用招呼,观众就肯买票,大腕们演什么怎么演都不重要,人站在台上就够了;除了明星出演以外,还...
专家热议粉丝话剧:营销+品质才能打动观众
如今的话剧市场,有两种类型特别火:一种是“明星话剧”;另一种是“粉丝话剧”。5月18日,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一级编剧孟冰,国家一级导演王延松做客《文化名人访》节目,他们...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走进本期的《文化名人访》,我是主持人龙煦霏!近几年由明星大腕主演的话剧,可以说在市场上备受追捧,那么同时我们也注意到由一些畅销书改编的话剧,因为有其粉丝热捧而倍受关注。那么这几种方式,到底能够真正的去激发话剧市场的活力吗,本期我们的演播室就非常有幸邀请到两位话剧界资深人士,首先为大家逐一介绍他们,第一位是金牌编剧孟冰老师,孟老师欢迎!第二位是国家一级导演王延松,王导您好!

  孟冰: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国家一级导演王延松,王导您好。

  王延松:大家好!

  主持人:其实现在很多观众,他的需求方面都是多层次的,如果他仅仅是只是为了笑而笑,那相信这些人可能,哪种话剧看一次两次就像快销品一样,像我说的快餐一样,他吃一次只是顶饱,但如果真正想品位其中味道,可能还是要找那些大厨做的那些东西,就像您二位这样一种话剧,那其实有一个现象想请教您二位,因为我们知道现在话剧可能也还是要考虑,还是说回到刚才话题,还是要考虑到市场一些反馈,尽管有些反馈是观众自然流露,有些可能某些公司炒作出来这样宣传点等等的。像比如说这个《盗墓笔记》,就采用线上线下方式,线上开了微博微信,实时跟一些粉丝互动,你们希望我们怎么来去进行人物这样一种向前发展。人物一种未来的规划,包括这个戏剧怎么向前走,线下可能有一些比如见面活动,包括一些篮球赛等等,其实他从这样一种营销手段来说,他是赢了的,但是他可能会把自己艺术层次,或者说艺术高度,可能放到第二甚至牺牲掉,怎么样能更好平衡这两者之间这样一种关系?孟老师!

  王延松:你说的这种营销手段我觉得值得学习。

  主持人:值得学习。

  王延松:凡是大家做出来这样行之有效营销手段,他所反应出来的那些个所谓的可供我们学习现象都很值得我们研究,但是我要特别说清楚艺术戏剧本体创作,和艺术本身营销他不在一个层面上,甚至有的时候作为编剧和导演和演员,有的时候他不应该身心考虑这个问题,他把他的本职工作做好就好了,营销是另外一种专业是一个团队,我是觉得中国好的话剧确实不大注重营销,是应该很好营销,我只能这么来回应。

  王延松:要有魅力,就是要有艺术,要有艺术,这种想象力这种创造力,呈现在观众的面前,就是为了让他有魅力有艺术性。最后我是希望,还要就是有点真理性,我认为观众不是傻子,你逗他笑了,他当然也笑了也开心了,因为他有神经,他是人他有神经,但是我认为今天走进剧场观众,尤其今天走进剧场这些青年观众他们有思想的,我有一个观点,人人都是思想家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点,我们青年观众个个都是思想家。他们有要求,就是你们演半天到底在演什么,除了逗我笑以外,你们到底在传达什么,我相信他们有要求。

  主持人:就是说其实这样一种方式是可以,但是不能以牺牲艺术高度为前提。

  王延松:他举一反三,你这样戏剧,怎么营销这是应该有创意,这不能偷懒,针对自己作品质地,他可能进入剧场和进入某种隐性市场可能性作出分析营销是个学问。

  主持人:像有的人说像这样方式,可以让原来不太喜欢看话剧年轻人,只看电影电视剧动漫片,他走进话剧,因为喜欢这样一个原题材畅销小说他进来,然后慢慢养成他看话剧习惯,或者成为他未来很长时间生活一部分,是不是还有它的这个优势所在呢?

  王延松:我们确实对目前就是所谓青年观众的分析不够,我认为青年观众能够买的起票这些观众,多半都是有很好一个工作,他有一定的收入,他这个工作多半都是大的国企,体制内某些个比较好的所谓的一些单位。你要找准你的诉求,找准你的观众群,一个戏不可以包揽天下,所有各种各样观众都可以看我这个戏,我觉得编剧家和导演家没有这样野心,他只是把这个戏应该做好的质地,尽可能好,这是他的任务。

  主持人:其实您说的这个,现在满足很多电视节目手重市场细分,比如纪录片更针对是一些男性观众,因为我们知道某台是主要针对女性和少儿观众,比如财经频道节目,纪录片频道都是针对男性或者知识层面较高,他可能所反应东西和身上更能找到一种共鸣。

  王延松:是的这就是营销,如何在剧场里面建立起来,把他请来坐在那里,并且跟你配合,老百姓去了看完这个戏然后产生共鸣。

  主持人:还有一个现象,也想请教二位老师,现在因为好多话剧会花这个重金请明星来,就是“明星话剧”肯定是刚开始噱头很够,因为炒作点,某某明星出演某某话剧,但是时间长了,会不会因为明星档期等等问题,导致这个话剧中途换人之后,好多比如艺术品质啊,包括可能整个排练等等都会遇到一些问题,会有这样一些现象吗?王导?

  王延松:我觉得明星话剧里面有两种,一种是纯明星没实力,还有人家压根就是非常有实力好演员,甚至就是非常有实力好的舞台剧演员,后来他凭这个实力成了明星了,他再回到话剧舞台上时候,我们特别的欢迎,希望他们这么富足时候还能回到话剧舞台为这个事业做贡献。起到一定拉动作用,这是好的。

  主持人:其实我们知道好多演员,以演话剧为他这个,就是说表演水平一种参照,如果说他能把话剧演好了,他其他都没有问题。但是因为就是说现在像您说的好多人可能从大荧幕,等等把自己资金赚到了,他先把这个所谓费用他先有了,但是其实他们还是对于话剧舞台还是很敬畏,很忠爱。我个人是这样觉得的,因为话剧是非常考验表演者功力,实实在在的功力。

  王延松:这个肯定已经被我们很多有实力的明星演员们意识到了,但是他们回到舞台上比较谨慎,我能够理解。其实我们接下来几个戏也在做这样讨论,希望未来孟老师写的戏里面和我导的戏里面,都有有实力明星加盟。

  主持人:我们知道二位现在其实档期是很忙的,因为我们一直在紧张排演《镜中人》这样一部话剧,能不能简单给我们介绍一下这部话剧,王导演!

  王延松:这部戏是所谓的现实题材,现实题材非常不好写,就是说你面对当下到底应该怎么发出声音,我是觉得难度很大。而孟冰老师呢,在这方面呢多有建树,他曾经在国家话剧院上演过一个戏《这是最后的斗争》,你看这个整个角度切入点非常尖锐。《镜中人》呢,我觉得他又换招了,非常高级,非常艺术,我非常喜欢这个剧本,那里面藏了很多宝贝,这个让孟冰来说。

  主持人:如果这部话剧如果要是成功,在未来可能会在市场上,可能就是掀起反腐题材热度,在这方面能不能给我们再讲一讲?

  孟冰:我觉得倒不会说因为我们这部戏,这个然后会在社会引起这个戏剧界包括反腐,我们做的是这部戏,我们把这部戏做好。至于这部戏能够产生多大的影响,但是我们相信来看这部戏的观众,我们从良心上是对得起他们,我们是认真整整做这部戏,我们相信他们会喜欢。因为现在这个社会是多元文化状态,这个做各种各样戏的人都有,我们也不好说那些戏好那些戏不好,或者那些戏应该做那些不该做,只要你热爱它热爱这一方舞台,你愿意把你生命荣辱到这个舞台上,你就可以做戏,你可以做各种各样戏,只不过你应该用心去做。就想去搞笑,你也得真得搞笑,你不能说是这个大师也没有搞笑,我们那个俄罗斯和前苏联的那个一个很大的大师,梅因赫德(音)。梅因赫德当时在做戏剧时候也是统计过掌声,一部戏里面一共有253次笑声和掌声,他一百年前很大大师就干过这样事情。所以他们说,我们现在统计我们笑声掌声多少次,应该的,你既然做这个,但是可是可能笑声掌声的内容、内涵不太一样,我们尽量的避免一些太庸俗太低俗,尽量避免一些这样。但是生活当中幽默那种喜剧,那种可笑性还是很多的。所以只要不管你做什么样戏剧,你把他做的品质,做的很纯正,做的很好,我觉得都会有观众来喜欢的。

  主持人:其实孟冰老师一直都是特别谦虚,只是把自己做好,未来我们还是留一点余地。但是我一直觉得这部戏,应该是会有一个很火市场反应,因为我觉得您怎么来看,我觉得可能还会带动相关题材,您觉得?

  王延松:我觉得这个戏确实有一个营销问题,如果一定要说它怎么火起来,确实有一个营销问题。我是导演啊,我现在正排戏排一半,我每天在排练长没说过营销相关话题,你等于今天我们采访过程当中我才开始思考。

  主持人:刚才听您感觉是?

  王延松:最深入人心所谓题材,这个题材他深入人心程度,你怎么估计都不会过分。他就是装在中国人,每一个中国人心里的一件事。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题材其实?

  王延松:所以我其实觉得,我愿意不管你怎样一个角度,你如果有可能不是很麻烦的话,能够有机会来到这个剧场,因为大家都很忙,要看一个话剧有的时候也要计划一下,那么我相信这部戏会给我们的观众,带来比笑声更令人满足的一种欣赏的过程。

  我并不认为笑声就是,剧场艺术审美过程当中唯一的标准,他只是喜剧里面的一个,比较技术性笑声次数的统计而已。但是它并不是什么标准,我相信观众也不是这样想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镜中人》是迷人的,他真的是很迷人的一个题材,有很好的表演艺术呈现在台上,那些个演员表演的能力,以及所流露出来他们自身的魅力,都附着在这个故事上。即可以看到好的剧本,也可以看到好的表演艺术,这是一个很完整得戏,是个好戏。

  主持人:其实二位这样一个,我们还用这个词严肃,可能未来会改,可能会请到很多有实力,其实我刚才脑子里面比如想到,陈道明老师等等可能都很适合二位题材?

  王延松:我在英国和美国看到一些个,那些个大明星,全世界都知道的大明星,他们回到话剧舞台上演的话剧都是严肃的,甚至是大悲剧,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很值得我们的一些个有实力明星演员们借鉴,他们回来都是演特别有分量戏。

  主持人:好再次感谢两位,能够在百忙之中能来我们演播室,我也在此预祝,二位这样一个新的我们《镜中人》这部戏能够即叫好又叫座,能够给我们整个话剧史上,能够带来浓墨重彩一笔,再次感谢二位,也感谢各位的收看,更多精采内容我们也期待与您持续分享,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