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在线访谈

 
李志武谈传统连环画创新
中国传统连环画,曾是中国几代人的启蒙读本,成长记忆。但现今中国传统连环画艺术日渐萎靡,风光不再。2015年2月份,地球另一端的法国... 详细>>
本期嘉宾

 

李志武 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品牌宣传部副总经理、著名连环画家

访谈时间:2015年3月26日10时

策划:成琪 主持人:龙煦霏

访谈精粹
李志武:与西方卡漫相比 中国连环画更有意境
曾几何时,连环画是中国几代人的启蒙读本,成长记忆。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和欧美日本动漫等外来文化的冲击,中国传统连环画艺术日渐萎靡,有濒临消亡的趋势。3月26日,创作过《
李志武:再版《平凡的世界》连环画必须创新
随着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热播,其同名连环画也开始受到各方关注。据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了解,《平凡的世界》连环画已分别于1995年,2002年,2008年三次出版。
中国连环画市场潜力大 关键在于用户培养
“读图时代,我们连环画还是有巨大的市场潜力吧。”3月26日,《平凡的世界》连环画作者李志武做客《文化名人访》表示,他并不赞成政府出资扶持连环画,连环画就能重现辉煌。他认为...
传统连环画《白鹿原》走出国门 作者找回自信
中国传统连环画,既是几代国人的启蒙读本,更是他们的成长记忆。2015年2月份,地球另一端的法国读者第一次接触了这种中国美术门类。由连环画家李志武创作的连环画《白鹿原》原作展...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收看本期的《文化名人访》,我是主持人煦霏。连环画曾几何时是中国几代人的一个童年的记忆,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不过现如今随着经济发展,时代的变迁,以及外国动漫然产业的不断的冲击,连环画已经逐渐的走出了公众的视野,甚至出现了一个消亡的情况。那么我们如何做好连环画的传承与保护呢?今天我们演播室呢,就请到了一位资深的专家,我们一起来聊一聊这方面的话题。首先为大家介绍我们演播室请到的嘉宾,他是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品牌宣传部副总经理、著名连环画家李志武。李老师,您好。 
 
 
  李志武:您好,主持人,大家好。 
 
 
  主持人:其实您这次您刚才也提到了,您带着这个连环画在法国,有法国版的,而且在法国做巡展,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相关的情况,还有法国那方面的反映是怎么样的呢? 
 
 
  李志武:好的。这次到法国去,是法国的一个出版社,在几年前他在上海的一个书店里看到了我的作品,然后呢他们辗转找到我,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联系我,找了很久,他们通过人民美术出版社找到我,找到我以后,他们就专程来北京和我商谈这个引进法文版的事。因为当然这是一个好事了,因为在当前这个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大背景下 
 
 
  主持人:对。 
 
 
  李志武:法国人主动的来联系约你引进这种法文,我觉得无论是对作者本人还是对我们这个社会来讲,我觉得都是一件有益的事情。 
 
 
  主持人:对。 
 
 
  李志武:那我就同意,同意了以后他们就着手来引进,当然因为这个连环画和别的不太一样,因为这个属于要有一个我是一个绘画作者,还有原著还有改编等于这个过程比较长。那么每年的1月底最后一个星期,法国有一个叫安古兰的地方,是一个国际漫画节,是欧洲最大的漫画节之一,这个出版社是在这个漫画节推出《白鹿原》的法语版,当然他们为了做推荐,在安古兰给我做了一个个人的原作展,邀请我去参加首发和原作展览,这个非常有意思,它是在一个很古老的古堡里办的这个展览,虽然简朴,但是非常有味道。这儿呢,安古兰漫画节结束以后,同时就到巴黎,巴黎是在凤凰书店和中国文化艺术中心做了展览和推荐,还到这个最后再到波尔多,应该说总体上这一次去,我的感觉大家对我的作品,当然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中国连环画某种表现形式呢,从我所接触到的不管是普通的读者还是一些专家、画家,他们真是由衷的认可,由衷的喜欢,你比如说我在安古兰的时候,有一个奥赛博物馆的负责人,他看了我的作品,他就非常盛情的邀请我到巴黎一定去参观他的奥赛博物馆,而且当时说如果你的时间不是很合适,我可以单独安排闭馆的时间,都可以请你去看。 
 
 
  包括有一个法国的他们叫记者,实际可能就是评论家吧,就做连环画专业的评论家,他采访我,他当时告诉我他邀请我在巴黎去他们家里做客,他告诉我他2005年来中国就看到了我的《白鹿原》,他当时有一个念头这个《白鹿原》应该在法国出版,但是他们美术出版社的人不知道这个书在哪里买,因为这个书确实在国内发行量很小,我到波尔多以后承办方专门邀请了法语版,这是法语的一个版本,法语版小说的翻译,这在法国来算是比较牛的这个汉语翻译了,来和我一块向读者来做推荐。 
 
 
  主持人:也就是说更能表现原貌。 
 
 
  李志武:对,来做翻译。就通过这些方面来讲吧,我觉得一个我觉得找回了一点自信,就是中国的东西未必不是说外国人所喜欢,二一个来说这个,从这个法国的主办方来讲,他们也是觉得他们不仅仅是在想在法国推,他们甚至来说想在其他的,用其他的语言文字来做。所以说呢,我这次出去和很多的法国漫画界的朋友也做了交流,也有很多画家,因为我基本上业余时间和他们的画家在一起做交流,他们也是觉得我们中国的连环画非常有味道,有独特的魅力。 
 
 
  主持人:那这个法国的版本和我们中国版本的,从内容和形式上,包括包装上面变化有多大,还是基本尊重原貌? 
 
 
  李志武:有一些变化,有一些变化法国人可能是对阅读长篇他有一些不太这个,但是他做的我觉得他比较好,他就是里边做了一些这个小的这个插图,就是每一个章节,他是按照章节来做,就是里边用了一些比如说的在每一个章节过程有一些章节,同时呢因为他的阅读的习惯,或者和我们原来改编可能会有一些跳跃太快,或者是他们读上不通畅。 
 
 
  主持人:对。 
 
 
  李志武:做了一些补充,有一些的里边,这个里边有一些画页,有十五六幅画页是在原来版本没有的。 
 
 
  主持人:也就是说对于历史背景,包括中国文化的习俗对给他们来说加了一些我们的注释在里面,相当于是。 
 
 
  李志武:对,说起注释,我原来的版本里边没有这个人物,就是这个人物表。 
 
 
  主持人:对,这是他们的一个阅读的习惯。 
 
 
  李志武:对,但是法国他们就是为了阅读的这种,最起码是,就和我们读外国人的名字一样。 
 
 
  主持人:就和莎士比亚的戏剧基本上人物关系,人物表。 
 
 
  李志武:人物(表)他也是做了,我们原来的几个版本都没有这些东西。 
 
 
  主持人:所以说其实这个也是一种尊重他们当地的这种读者接受的习惯,做了一点改变。 
 
 
  李志武:对对对。 
 
 
  主持人:那说到这个连环画的推广,其实我有一件事,其实一直想跟专业人士请教一下,像现在我们小的时候,我记得尽管连环画,我们当时也可以看好多动画片,但是我经常有的时候是下午的时候会窝在家里边晒着太阳,然后去翻我们家里那种已经有书霉味的那种连环画,是父母留下来的,但是我觉得好像90后00后在成长当中,他们接受的更多都是日本的动漫,美国的卡通片,那您觉得连环画、动漫、卡通片它有什么样的区别? 
 
 
  李志武:怎么说呢,实际上在这个定义上有很多的说法,但是总体上来讲连环画是一个大概念,就是说不管是卡漫、连环画,还是中国传统线描连环画,还是什么电影连环画等等,我觉得这个从我这次,就和我过去以往的感受上来讲,我觉得日本的或者欧洲的这种卡漫的东西,和中国的传统连环画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当然欧洲的连环画也有一些好的,但是在大多数给我的感觉好像都是属于快餐式的那种东西,而中国连环画不同,中国连环画有过非常非常多的经典,每一幅作品都可以单独欣赏,因为它一个它是里边具有中国画的这个特征,就是中国画特征,它不管是写意还是什么,就是你笔墨,技法这些东西是首先要,其次意境,中国画很多讲意境。 
 
 
  主持人:讲的是意境。 
 
 
  李志武:就和我这次到法国,你们为什么选我这个画做封面呢?实际你们能不能讲出来,至少它有一个意境的表达在里边,白嘉轩那种孤寂,就是那种悲凉,那种状态它是会在我们每一幅画里会有情绪意境存在。但是在欧洲或者日本这些画里边,这种东西相应的是比较少的,他们这种看上去画的非常的绚丽,很花哨,但是视觉冲击力看,人可觉味的东西很少,我觉得实际上这个差异是比较明显的一个东西,这也应该是我们中国连环画的好的优秀的一些地方吧。 
 
 
  主持人:那您觉得如何让现在,就是更多的这些小朋友们或者是一些年轻人,重新就是燃起对连环画的这样一种喜爱。 
 
 
  李志武:当然我觉得我们时代都在发展,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在这个丰富的文化的这种产品的时代,我们墨守一种形式,这肯定也是有问题的,那我们要用一种手段,要有一种新的思维来把我们的经典如何传达出去,我觉得这是我们可能需要的,出版界要研究的东西。总体上来讲,这次我为什么说下一个出过《平凡的世界》和《白鹿原》的出版社我一直在跟他们谈,甚至讲我的想法,我们必须真正的要让读者接受,而不是我们就这么一点范围里在这儿自己觉得没有人重视,没有人重视。 
 
 
  主持人:对。 
 
 
  李志武:没有人重视的原因是你没有真正的把它用读者喜欢阅读的这种方式推到他们旁边,这个来说我想这也是我们连环画,就是应该说是出版方面应该思考的一个问题,应该思考的一个问题。 
 
 
  我认为中国连环画市场的潜力非常巨大,主要的问题就是我们要有新的思维和观念,来如何突破。 
 
 
  主持人:因为在两会的时候,刚好那场访谈是我做的,采访汪国新委员他也提出说,他像跟您的这个想法是不谋而合的,他说认为连环画每一幅画都是体现了作家对于文化的积淀,对于历史的了解,包括每一个绘画工笔的体现,所以他认为这个东西已经可以说达到画家,包括中国画境界相对来说是一个顶峰,他觉得是一个不可复制的东西,所以他其实对于连环画的未来是有很大的信心的,但是在这个中间也会出现一些包括人们的不接受,包括尽管像您刚才说的这一本书现在在网上拍卖到多少钱,包括我这里边也有一些数字,比如说一本品相并不完美的连环画《鸡毛信》起拍价就是1.8万元,包括1954年一版六次印刷的,“直板尖角”的《鸡毛信》,是40.1719万元成交的。这个数字我们看来好像有点,好像很出乎我们意料,但是当时汪先生说这个价钱还会再次飙升,他觉得这个前景是好的。您怎么来解读我们现在的这样一种,有一点矛盾的这样一种现状? 
 
 
  李志武:这个我感觉实际这样的价值并不是一个真实反映连环画受欢迎的这么一个现象。 
 
 
  主持人:对。 
 
 
  李志武:总体上来说呢,我觉得连环画要想真正的再一次创造辉煌,要有辉煌,因为中国连环画应该说在我们建国以后不同的历史时段是有几个辉煌的。 
 
 
  主持人:对。 
 
 
  李志武:包括解放初到这个60年,1957年左右,这个产生过很多经典,我们一些前辈,像刘继卣、贺友直,他们很多作品是非常经典的。 
 
 
  主持人:对。 
 
 
  李志武:80年代有过高峰,那个时候的连环画也是非常受市场欢迎的。那么后来连环画就有一点消沉了,有一点消沉,我个人认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市场的问题,这个不是画家的问题,这个连环画我到法国看,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链,它是一个产业,为什么我到一个城市,打个电话一下能有那么多的画家来,就是来的都是画连环画的,就是他有群体,他有出版,而且你到法国去,只要是这个稍微大一点的城市里都有专业的连环画书店,尤其到巴黎,很多连环画专业书店规模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相当于一个产业链从制作到发行到出版等等都是一个很完整的。 
 
 
  李志武:对,当然了,法国的人的他们是有成人阅读连环画的习惯,我们好像给别人,给我们中国人造的概念就是连环画都是幼儿读的,小人书,实际这个来说是一个观念上的习惯,实际我这连环画并不是给儿童看的,我这次到法国去他们给人介绍就说,说实在话真正的这个《白鹿原》或者《平凡的世界》,是给成人或者是青少年以上的人读的,不适于幼儿读,但我们中国现在的出版方面,他喜欢出版的就是要么完全是幼儿读物,要么就是翻旧的一些老的古典题材,这个现代这种连环画非常少,为什么这一段时间,我相应的来说被媒体上有些关注,就是因为这两部作品是属于反映现实,现实主义,就是现代作品,这种东西就越来越少了,是我,是这么一个状况。 
 
 
  主持人:那针对您刚才提到现在有好多连环画有出版,包括您在跟出版社在商议,比如说会有一种新型的形式,但是原来在有一定的,就像比如说像您刚才说的1957年,80年代连环画出版的高峰的时候,有一些当时出版的这样的一些连环画,我们现在如何去比如说像保护和抢救这些连环画,我们有没有什么德阳这一些措施正在进行当中? 
 
 
  李志武:这个我对真正的他们对连环画这方面,我不是很了解,但是我从我个人的观点来讲,所谓的保护,抢救的这种措施,这个也不是政府或者是哪一个,就是政府对某一个产业,某一个艺术种类给他如何的投资,给他弄一个博物馆,把他收下来,就把这个门类就能够推进,就能够发展,我不太赞成这样一个观点。我觉得我们首先要懂得市场,就和法国他一样,他就是有一些市场化,就是我们觉得就是说为什么我刚才,你也讲到了这两本书,我们现在就是要适合研究到读者喜欢的都可以来做,都可以来做,周围把市场培植起来了,出版商愿意出了,自然就有画家愿意画。如果说没有这个庞大的市场,没有这种需求,政府再怎么投入,我觉得那是杯水车薪的事,也没什么太大意义。我自己观点是这样的,当然这也不是唱高调,因为什么呢?我们很多的艺术种类似乎都存在这个需要政府注入,投资来怎么样,真正的来说一个门类的发展是要市场的拉动,是一个行业的这种拉动。在这个方面,我觉得我们的这种实际出版社的创新的空间很大,我觉得创新空间大,因为毕竟来说现在我们是一个公认的读图时代,就是说一个文学名著经典,像《平凡的世界》百万字,上中下三卷,我们现在的人就没有多少人静下心来能够去读这种长篇,但是他愿意了解经典。 
 
 
  主持人:对。 
 
 
  李志武:那么用什么样的方式了解经典更好呢?我觉得连环画,也不能说不是一种很好的方法。 
 
 
  主持人:对。 
 
 
  李志武:关键的问题可能还是我说的你将来要细分,给青少年是一种什么样的展现,给成年人什么样的展现,给美术工作者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展现,如果真的能把它做好,我相信足以够一个出版社去有信心去在市场里做。因为我这个书在中国目前有一个尴尬,就是说你放在幼儿读物的这个书架上还是放在美术工作的书架上,实际应该说我这个书有三个群体是比较喜欢,一个就是美术工作者他喜欢看,他画的味道,他画陕北,陕北画的很有味道,这个怎么画的,他可能愿意看,有一种是是喜欢路遥或者文学名著的人,它很有一种文学形式呈现,我愿意收藏一本。再有一种就是刚才咱们说的连环画收藏者,他们出于自己收藏的需要。真正的来说我们中国在连环画这个方面,市场化的这种方面是非常粗的,就是说你没法面对如何去做好这些是不行的,那么我想下一步这些方面应该有所,要有所改进,有所考虑。 
 
 
  主持人:其实您刚才的这一些,我觉得就是破除了有一些人认为出版社包括纸制媒体必将走向消亡和灭亡的这样一些预言,因为现在是全媒体时代,我们知道曾经的广播电视红极一时,现在网络红极一时,所以有好多人认为广播电视会代替制纸,而后来又认为网络会代替广播电视和纸制,但是其实每一个都有它的这种生存的一个自己的点,包括就是如何去创新。像您刚才说这个纸制的东西如果我们把这些原著的一种再版或者是一种更多的这样的一种形式的变化,包括像连环画,其实也够出版社起码再可以运行个几十年都没问题。 
 
 
  李志武:最起码可以把它做成畅销书,不是一个风靡一时的,为什么《平凡的世界》和《白鹿原》这种文学作品能畅销,艺术经典也依然能够畅销,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如何去做,我当然觉得这可能是不是我的理想化,但是至少我们要在这方面有所探索。中国的连环画市场我认为才刚刚开始,当然别人可能很悲观,我原来也悲观,但是我这次到法国以后我觉得不是,我的想法是什么呢?也可能就是说中国人成人难道真的都不愿意读连环画吗?我觉得不是。 
 
 
  主持人:不是。 
 
 
  李志武: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没有给成人做成成人的书,甚至来说没有养成这种习惯。从现在我们面对这个感觉来看,我觉得欧洲都一直在引领着这个时代,他们连环画市场已经非常饱和了,现在我去看法国的很多连环画画家非常艰难,为什么艰难?他们那个竞争是非常激烈的,书的种类实在太多,而且读者要在这些种类里去寻找自己喜欢的,能够有销量,但是中国这个市场,我个人认为还没有到来,我是这样认为,关键的问题就是要,我们有些出版社能有一些突破,开发培植这种市场,真正的来说在法国流行过六七十年代的东西,真正我们中国才应该开始,当然不是说的这个我是觉得至少在这些方面,我们还是有巨大的市场潜力吧。 
 
 
  主持人:其实我特别同意您说的,因为在中国好像感觉动画片包括有些动漫是给少儿看的,但其实在国外包括很多这种动画片和一些动漫,他有的也专门给成人看,因为他有一些道理,包括反映的一些世事,是只有成人才能懂其中的这种内在,包括就像现在很热映的电影《灰姑娘》,其实好多成年人跑到电影院里去花一百两百块钱去看IMAX,其实就是为了找寻童年的一种记忆,包括在这样的一种很纷繁复杂,包括压力很大的这样的一种社会当中,找寻那种一两个小时内的心里的宁静和当时童年的那样的一种梦想的感觉。那么在今天节目最后,也想请问李老师,在今年,您本身因为是工作现在很忙,您在连环画方面还有哪些打算可以给我们透露一下。 
 
 
  李志武:这个问题也有人问过,我既然是作为一个业余的画连环画,一直坚持走来,那么我在选择题材和创作方面从来没有在经济上做首要的考虑,而是对题材的喜欢,这是我每一个作品所最基本的。那么我们陕西出了三个茅盾文学奖,这两个茅盾文学奖我是已经算是完成了,不管画的怎么样,就是已经完成了,我特别喜欢贾平凹的《秦腔》这本书,而且我几次去贾平凹的家乡去采风,看过他的地方。贾平凹先生也在几年前已经同意我画,我也有这个愿望,也可以说有这个野心吧,完成我们陕西三部茅盾文学奖。但是确实我现在有时候也是很难进入,很难进入的原因就是一个方面,就是我确实不想再重复过去了,我过去的这种风格,绘画方面的这种形式,那么我就想以全新的一种形式来画它,但是你知道对自己的一个突破超越是非常艰难的,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再一个我现在也是一个职业的人,如果我依然还是要用这种业余时间去画这种大部的作品,确实也是非常大的一个挑战,也是非常大的一个挑战。我只能说我有这个愿望,但是我不敢说我能画完或者画好。 
 
 
  主持人:好,那再次感谢李老师今天能够做客我们的节目,我们在此也期待您的下一步作品的问世。谢谢李老师的做客,也感谢各位的收看,更多精彩内容我们也期待与您持续分享,我们下期再见。 
 
 
  李志武: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