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访

演艺舞美产业如何转型?
8月27日,中央歌剧院文化产业发展中心主任杜锦做客《文化名人访》,他表示,目前中国的舞美设备包括整个一系列的制造业水平并不是很高... 详细>>
本期嘉宾
        杜锦 中央歌剧院文化产业发展中心主任
访谈时间:2015年8月28日16时

策划:成琪 主持人:龙煦霏

访谈精粹
杜锦:我国剧院在舞美设备建设方面相对薄弱
近年来,演艺行业发展如火如荼,舞美设备制造产业也随之蓬勃发展。目前我国的舞美产业在世界上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呢?8月27日,中央歌剧院文化产业发展中心主任杜锦做客《文化名...
杜锦:我国剧院舞美设备管理期待专业人才
“目前很多剧场的舞美中心管理很散乱,主要是由于专业人才匮乏,缺少必要的专业培训等。”8月27日,中央歌剧院文化产业发展中心主任杜锦做客中国经济网《文化名人访》如是说。
杜锦:目前我国剧团舞美设备等资源需统一规划
毕节大剧院升降台下坠、西南科技大学舞台塌陷、平顶山背景屏支架倒塌、张靓颖在北京举办演唱会时掉下舞台……这些事故无不暴露了我国演艺行业存在工艺设计缺陷、设备制造质量差等...
杜锦:目前舞美成本约占到一部戏剧经费的60%
毕节大剧院升降台下坠、西南科技大学舞台塌陷、平顶山背景屏支架倒塌、张靓颖在北京举办演唱会时掉下舞台……这些事故无不暴露了我国演艺行业存在工艺设计缺陷、设备制造质量差等...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走进本期的《文化名人访》,我是主持人煦菲。就在今年的5月18号,国务院颁布了《中国制造2025》。而提起我国的演艺产业当中,也一直存在着工艺设计缺欠,包括设备制造质量差等问题,从而引发的一些不必要的突发性的事故。那么究竟如何去破解这些难题呢?今天我们演播室呢就非常有幸地邀请到了一位资深的人士。那么首先为大家来介绍一下,他是中央歌剧院文化产业发展中心主任杜锦老师,欢迎杜老师。

  杜锦: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杜老师,我们都知道其实中央歌剧院呢这两年发展是非常地好的,那么其实我国的这个舞美的整个产业,在这两年也是得到了一个蓬勃的发展,但是与国外的相比,您觉得我国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杜锦:正如你所说的,这几年,中央对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和扶持,整个行业来讲,发展速度是迅猛的,但是从舞美设备,整个一系列的制造业来讲的话,水平并不是很高。在演出院团方面,也大量的使用了一些较先进的设备,但是这些设备大部分是进口的。

  主持人:就是直接拿来就用的。

  杜锦:是的,直接拿来用,没有从整体上,系统上去解决,解决问题,当然了,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我们大量的购进了外国的这个,大量的工程投影仪,这个灯光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但是它只是在某个点,某个方面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是不系统,尤其在安全保障系统方面,也没有得到根本性的好转。所以说这个国家这方面也很重视了,当然出台了一些标准,几大标准,也正在实施和推进当中,推进当中。

  主持人:那么您所了解很多的剧场是否有自己的这个舞美中心呢?

  杜锦:很多的剧场是这样的,你谈起剧场这个话题,可能就要比较长了,中国建国以来建了很多的场馆。

  主持人:对。

  杜锦:有一些剧院现在已经不具备举行真正的文艺表演演出功能,它只是礼堂、会堂。

  主持人:对。

  杜锦:有些改成了影剧院,但是近些年,国家也建立了建设了大批的剧院,应该说就剧场来说的话,数量来说的话在全世界都是领先的,数量是非常可观的。正因为有大量的剧院,所以说他在,国家在设备更新,以及设施设备的建设方面,显得就工作薄弱了,也存在很多的问题,这也就是今后我们,需要我们去解决努力的一个方向。

  主持人:所以可以这样理解,我们的数量是领先的,但是其实在这里边有好多比如说没有维护,还有没有更新,甚至于没有,可能现在很多都没有自己的这个舞美的这样一个中心,所以就导致这一些的剧场,把他的这个部分的功能已经消失掉了,是可以这样理解我国现在很多的剧场的一种现状吗?

  杜锦:实际上舞美中心我觉得都谈不到。

  主持人:都谈不上。

  杜锦:谈不上,管理也很散乱,这个有一些场馆也比较陈旧,我们不能以国家这些一二线城市,因为这些年建了很多新的剧院。

  主持人:是。

  杜锦:设备比较起来还是新的,不能算高端,但是很新,但是在运营管理方面存在着很多,主要是专业人才匮乏,缺少必要的专业培训等等。

  再比如说我了解的,在现有的国家艺术院校里头,在艺术管理系等等这方面,也没有设置这样的系。所以这几年,比方说北京的国家大剧院等等一些,治理与投入这项事业发展的,或关注度比较高的这些单位,他们也组织了,邀请了国外的专家到中国来进行一些讲座和培训,但是这种机会太少,多数人没有经过专业培训。所以问题的出现也是个必然现象,也是个必然的。

  杜锦:这方面专业人员的缺失,就造成了很多设备在使用方面。

  主持人:不够专业。

  杜锦:对技术的理解也相当不足,也没有很好的发挥这些设备现有的。

  主持人:的确是这样。

  杜锦:它的功能。所以这是个欠缺,这是将来需要重点培训的。

  主持人:的确是这样,就你既然没有专业的知识,没有这种技能更谈不上我们自主研发的这个能力了。就是因为第一个层面都没有达到,第二个层面可能就更谈及不上了。那据您了解现在国内的话,服务于这个舞美的这个包括企业,有一些什么样的这些企业,专门是服务于这一块的,现在的这个发展状况是怎么样的呢?

  杜锦:坦率讲没有更加专业的队伍,很零散,在社会上。

  主持人:很零散。

  杜锦:比方说一个大型的晚会,要组织一个大型的晚会。

  主持人:对。

  杜锦:电视台或者组织者就在社会上。

  主持人:临时的。

  杜锦:临时的组建,招募。

  主持人:组一个队,对。

  杜锦:很零散的组织一些个别的专业人员。

  主持人:对。

  杜锦:组织起来,做一些应急性的工作,没有从整个的策划方面做好预案。所以说他出问题在所难免,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这个我们国家的专业的文化机构,对这方面有明确的要求,没有提出,在顶层设计方面没有强化,所以设备的这个生产厂商进行合理的培训了等等,把设备卖给单位就完了。

  主持人:对。

  杜锦:拿了钱就走了,所以说也谈不上在后期的服务等等这些东西,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很普遍的现象。如果这个单位的领导,如果他关注这件事情,重视,也就会好一些,不然这些大的活动,也就那么很散乱的,很不规范的,都在那么进行着。

  主持人:是。

  杜锦:有一点必须明确,必须强化培训。

  主持人:培训。

  杜锦:对专职人员进行培训。

  杜锦:要培训他们这帮人,要发相应的专业职称给他们,确实是很有必要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

  主持人:是。

  杜锦:因为这牵扯机械、电等等这些东西是吧?很复杂的一个工程。所以我觉着吧,下一步的工作还是很多的,很具体的。国家又拨出专款等一系列支持这个事业的发展,但是有一点点就是不足,就是忽视了对专业人员的培训。

  主持人:培训,对。

  杜锦:定期培训检查,这是必要的。

  主持人:我们提到这个舞美,立马会想到这个舞台的布景,那我们就会想到比如说我们舞台布景一般可能会花费一个演出的这个成本,还是占有一定的比例的,那您有没有调研过它占一场演出可能会大约的费用是在多少的范围之内呢?

  杜锦:这个问题坦率地讲今天坐到这个地方来,就是专业院团的领导们,他们都在回避这个话题。

  主持人:很头疼。

  杜锦:在回避这些话题,这很敏感,这牵扯预算的问题,实际上舞美,因为种种原因嘛,舞美的成本一直降不下来。

  现在目前来讲,大概能占到一部新剧的60%左右。

  主持人:60%。

  杜锦:60%,都用在了舞美、布景、服装这方面去了,所以消耗了大量的资源,其实效果不佳。

  主持人:效果还不是特别好。

  杜锦:效果不佳。我们其实前些年也早就,我们经常说这个中国的戏剧发展,文艺发展受到了让这些舞美制作的企业捆绑了,我们有的时候很沮丧,比方说院团里头,有的生产能力比较差,怎么办呢?设计出来拿到方案,拿到社会上请一些所谓的一些这个团队吧,一些公司去承办,他们就提出了很多苛刻的要求。

  主持人:对。

  杜锦:你比方说30号你要演出了,他到了25号的时候,不行,还要增加什么,增加这个增加那个,又增加费用,增加预算,这个我们也不得不支付这项高额的费用,所以说这个就造成了很多不合理的现象,给我们院团也造成了一些压力,所以这个改革势在必行,势在必行。

  主持人:对,而且可以说这种改革是一种,我们现在行业内所产生的一种涣散,包括就像您说随意的增加支出,这样的一种不良的现象倒逼出来的,现在必须要改了,再不改的话可能就像您说的占到60%,那未来的演出市场,包括如何去拓展,包括如何去提升演出的质量,那可能都会成为一些问题了。

  杜锦:对,他这样吧,他大量的占用了预算,那么他其他方面的支出就要压缩。

  主持人:就要压缩,对。

  杜锦:对剧院的普及,戏的普及与推广,这方面的费用就得降低。

  主持人:对。

  杜锦:对吧,对其他这个服、化、道方面的东西,我们要提升要增加预算的话就不可能了。

  主持人:对。

  杜锦:在编剧方面,等等这一系列创作方面的投入就要减少,所以这个影响还是很大的。

  主持人:对。

  杜锦:这个问题前几年我们也向文化部领导,相关部门做了一个汇报,我们的上级主管部门做了一些汇报。这些东西怎么说呢,正在改革当中,这次新上任的雒树刚部长,也专门到我部门去进行调研了,非常重视这方面的工作,这个包括董伟副部长,主管艺术创作的副部长到我们那儿专门调研,我也提出了一个改革方案,向他提出来,就是说院团,取消院团的现有的这种小而散乱的管理体制。

  主持人:对。

  杜锦:把舞美这个东西,这个专业集中起来做。

  主持人:对。

  杜锦:集中起来,这个采取优化整合国家的这些资源,集中规划设计制作统一的规划设计制作报价。

  主持人:对对对。

  杜锦:这个在材料使用方面,也可以反复重复使用,减少浪费,避免自身腐败等等这一些的,我们都谈的很多了。这个看来雒部长也非常重视,提出说你这个建议非常好,这个全国的2000多家国有院团都搞的话,工程有些大,我说现在中央国有院团进行先行先试。

  主持人:对。

  杜锦:对嘛,他基本上同意的,没有,所以说问我有多大地儿,看了如果地方大的话我们就可以进行这方面的改革了。后来因为我们目前的地方比较小,我们也正在解决,就是首先在中央八大院团。

  主持人:先行先试。

  杜锦:先行先试。

  主持人:对。

  杜锦:找一个地方,统一的报价。不像现在领导拍脑门,下边随便说随便要钱,拍一个戏我两百万不够,我再加一百万就这样的,没有很好的去计划。

  主持人:对。

  杜锦:没有计划性,这样的预算不科学,缺少科学性。所以说要改变这个东西,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很容易,所以说是要进行机制改革。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今年的5月18号呢,国务院颁布了《中国制造2025》,希望未来呢能把信息化和工业化是更加深入的一种融合。那回到我们的这个舞美的这个层面,您觉得舞美的层面如何向更加智能化的这个道路去发展,你觉得是一个怎么样的趋势?

  杜锦:这是个必然趋势,我们常说艺术与科技融合。

  主持人:对。

  杜锦:发展。

  主持人:对。

  杜锦:艺术与科技融合最终的结果就是要在舞台上实现智能化,更加智能化,更加在更大的范围之内这个让人能想象,通过技术的手段发挥得更全面。

  主持人:对。

  杜锦:更全面,这些工作我们在做,这是个系统工程。

  杜锦:首先在各个部门,先解决各个部门的智能问题,如果大家相通,协同起来,舞台就是我们就要有最终的达成基层起来,然后高度,有高度控制能力的设计,就可以实现这些智能化,就可以提升这些智能化的水平嘛。

  首先提高各个部门的,包括灯光,影像,舞台移动,舞台机械等等这些东西,全面的实现这些东西,全面综合的解决他的技术水平提升了,然后再解决一个基层化的问题,就可以实现。

  主持人:智能化,对。

  杜锦:智能化水平提高。怎么说呢,有人说21世纪是传感器的时代,可是我们现在中国人很少用这个东西,在舞台上。怎么呢?为什么发生事故,事前没有预案。

  主持人:的确。

  杜锦:过程中没有监控,实际上传感器可以放到某个部位去,提前的多数反映,我们提前都可以预知这些东西,可以提前弄,一个灯泡他到多少年他肯定要坏的,一个灯。

  主持人:对。

  杜锦:所以我们对它进行管理是吧,进行这个传感器的监视它就可以知道它可能近期要出现问题了。

  主持人:对,提前做好预案。

  杜锦:包括复兴之路的全国巡演活动也是我组织的,比方说后边的高清这个,高清的背投,就是LED屏,它是多块组成的。

  主持人:对,是这样,拼起来的。

  杜锦:拼起来的,它有时候出现,模块出现问题。

  主持人:那就影响整个效果。

  杜锦:我们就给他装上这些设备。

  主持人:对对对。

  杜锦:我们就提前装上设备,就可以预警预案,他不行我们立马就检修。

  主持人:对。

  杜锦:所以这些东西都提前去做这些工作,另外还有我们刚才谈了这个技术方面的,还有责任心的问题,这也很重要。这个怎么说呢?文艺家们希望今后要对工作的这种认真的,这种责任也很重要,舞台演出是个特定的环境。

  主持人:对。

  杜锦:是一个非常高度集中的一个场所,受人们的关注度这么高,这个我们要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关注它,这个非常重要。这是一个,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光有好的设备,好东西,人不能进行很好的管理,执行,这也是个问题,需要看到。

  主持人:所以其实您刚才提到这个培训很重要,在这里边也能体现,不光是培训技能,先进的一些理念,其实对于他们这个责任心的定期,还是要对他们就是进行这个实时的这样的一种督导,让他们知道。

  杜锦:就是说专业态度。

  主持人:对,这专业态度非常重要。

  杜锦:很重要的。

  主持人:因为整个这个舞台,最后的一种呈现都是大家前期努力了几个月,甚至一年多的这样一个成果,就在这个一个多小时,两个多小时之间去呈现,呈现给观众最完美的这样的一种状态。那么这个时候,一旦会出现某一个细节上的一个偏差,或者有什么问题,可能会对未来的这样的一个效果都会产生一定的一些影响。其实您刚才提到,包括数字化智能化,其实也刚好的符合现在我们这个大数据,云计算的一个发展,您刚才说很多的这种资源库,正在整合等等的,其实这个大数据也能作为,其中也可以作为一个基础性的一个依托。

  那我们刚才聊了这个智能化,那您之前也提到这个资源的集成化,刚才也简单的这个说了一下,能具体再为我们解释一下什么叫资源的集成化?

  杜锦:建国以来,我们国家,你比方说建了很多的这个国有院团。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就是数量很庞大。

  杜锦:很庞大的院团,可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国家根据这个新的时期的需要,国家对文化体制改革,进行了改革,改制了,把他们改,就是变成企业性质了。

  主持人:对。

  杜锦:这个过程有些人适应不了,这实际上是在国家特定的历史时期的一个产物,这些院团,都是国家的优质文化资源,对吧,优质文化资源,我们要,我提到的这个优化资源,也表现在这些方面,就是说怎么样,现在我说的中央直属院团利用现有的一些技术专长,各个,八大院团他的技术特长都不一样。

  主持人:对。

  杜锦:把这些人员集中起来,集聚起来去解决一个问题,好解决,如果。

  主持人:都是分散式的。

  杜锦:分散的。

  主持人:各自为政的。

  杜锦:这个小而散乱的放在某个角落,他自己干自己的,这个关起门来自己搞自己的,这很难解决一个问题。

  主持人:对。

  杜锦:在技术提升方面,这个创新方面,专业能力不足了,不如集聚起来更能发挥作用,这是我的这样的,我的看法。

  另外一个,把现有的国家的资金,用到刀刃上去。

  主持人:对。

  杜锦:对吗?统一规划,材料的反复使用,在设计创新方面更能发挥更好的作用。

  主持人:对。

  杜锦:是这样。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说现在很多的文艺院团在这个转企,改制,这是一个很难啃的一个硬骨头,因为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可能会被重新的分配。那现在我们中央歌剧院现在在这个方面做了哪些的一个改变呢?

  杜锦:中央直属院团的改革主要是从这个人事方面。

  主持人:对。

  杜锦:这个人员能进能出。

  主持人:流动起来了。

  杜锦:流动起来了,干部能上能下等等这方面的改革。

  这个改革一直在正常的进行当中,一直在正常的进行当中。我觉得我有所期待吧。

  主持人:有所期待。

  杜锦:期待。另外中央歌剧院的改革还体现在它,比方涉及了我们这样的部门,文化创新部门,产业部门,来推动各方面的工作。你看他那个在财务上今年实行这个企业化管理,我们内部已经实行企业化管理了,在财务报表方面,损益表都按照企业的标准来执行了。无论怎么样,我都看出了这个国家对我们提出的一些要求是很明确的,任务和要求是明确,各项工作都在推进当中吧,我们很乐观,这个我想经过一段时间的推进,各方面的工作会变得更好。

  主持人:那这其中应该肯定还是会遇到一些阻力或者一些困难是吗?就是您具体觉得有哪几个方面的一些表现呢?

  杜锦:我觉得改革的,要找到重点,当然人力资源管理方面是个重点。

  主持人:对。

  杜锦:我觉得还有一些就是说怎么样去做好,这个院团的规划、预算等一些的东西,这个是比较难的。

  主持人:对。

  杜锦:现在国务院也提出来了,文化部提出来了,要求五年规划或者三年规划等等这些东西,我觉得是必要的,但是我觉得这些规划绝对不是任意的编造,而应该切实的根据用市场化的思考,去很好的理解国家宏观经济面的发展和社会需求,根据这个东西来做出很好的规划预算。

  如果是这样的去做的话,那就很好了,而不是闭门造车,我想到什么就编什么,不是这样的,这样的,但是我觉得要让一个文艺院团编织这样的这个规划预算,让它变得更科学,需要更多的专业人才。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杜老师今天能够做客我们的节目,像您说的我们这期节目涵盖的内容非常地广泛,从舞美的科技,从这种舞美的智能化数字化,再到改革的这个推动,可以说呢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这种先进的一些理念,再次感谢您能够做客我们的节目,也感谢各位的收看,更多精彩内容我们也期待与您持续分享,我们下期再见。

  杜锦: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