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锦谈演艺舞美产业:改革势在必行

2015年09月06日 16:21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6日讯(记者 张雪)毕节大剧院升降台下坠、西南科技大学舞台塌陷、平顶山背景屏支架倒塌、张靓颖在北京举办演唱会时掉下舞台……这些事故无不暴露了我国演艺行业存在工艺设计缺陷、设备制造质量差等问题。8月27日,中央歌剧院文化产业发展中心主任杜锦做客中国经济网《文化名人访》,他表示,目前中国的舞美设备包括整个一系列的制造业水平并不是很高;制造企业零散不规范,缺少比较专业的队伍和人才;舞美布景成本大概能占到一部新剧的60%左右,造成大量浪费,改革势在必行。 
    
   杜锦做客《文化名人访》 中国经济网记者于鹤章/摄
            
  杜锦做客《文化名人访》 中国经济网记者于鹤章/摄  
  舞美设备建设方面相对薄弱

  杜锦介绍,自中国建国以来,国家建了很多的演出场馆,有一些剧院现在已经不具备举行真正的文艺表演演出功能,只是礼堂、会堂;有些改成了影剧院。近些年,国家也建设了大批的剧院。“就剧场数量来说在全世界都是领先的,数量是非常可观的。”   

  杜锦认为,正因为有大量的剧院,所以国家在设备更新以及设施设备的建设方面,就显得工作薄弱了,也存在很多的问题。“这就是今后需要我们去解决努力的问题和方向。”   

  杜锦向《文化名人访》介绍,目前很多院团大量购进了外国的工程投影仪、灯光等设备,但他认为这只能解决了某方面的一些问题,不全面不系统。尤其在安全保障系统方面,也没有得到根本性的好转。 

  同时杜锦也表示,国家已对这方面开始重视,出台了一些标准,正在实施和推进当中。

  舞美设备管理期待专业人才

  杜锦表示,这些年一二线城市建了很多新的剧院,设备还是比较新的,但是在运营管理方面存在着很多问题,主要是由于专业人才匮乏,缺少必要的专业培训等。 

  据杜锦了解,在现有的国家艺术院校里,并没有设置艺术管理系这样的系。“尽管这几年,比方说北京的国家大剧院等,一些致力于投入这项事业发展或关注度比较高的这些单位,他们也组织邀请了国外的专家到中国来进行讲座和培训。”杜锦说,但是这种机会太少,多数人没有经过专业培训。“所以很多问题的出现也是个必然现象。”  

  杜锦告诉《文化名人访》,专业人员的缺失造成了很多设备在使用方面不够专业,对技术的理解也相当不足,没有很好的发挥这些设备现有的功能。“所以这是个欠缺,是将来需要重点培养的。”

  舞美制造企业很不规范

  杜锦表示,我国剧团很多都没有自己的舞美中心,每到大型演出,都会临时组建、招募舞美团队,做一些应急性的工作。他举例道,比方说做一个大型的晚会,都没有从整个的策划方面做好预案,而是临时找几个专业人员。 

  另一方面,杜锦认为我国的文化机构对这方面没有提出明确要求,从顶层设计方面没有强化。因此很多设备生产厂商把设备卖给单位就完了,没有进行合理的培训。“拿了钱就走,也谈不上后期的服务这些东西,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杜锦表示,我国舞美制造企业很不规范,但目前都在这样运转。

  舞美成本约占到一部戏剧经费的60%

  杜锦表示,舞美经费问题对于专业院团的领导们很敏感,都在回避,“因为这牵扯到预算的问题很敏感,实际上舞美这方面因为种种原因,成本一直降不下来。”杜锦如是说。他表示60%都用在了舞美、布景、服装方面,所以消耗了大量的资源,其实效果不佳。

  “其实前些年也早就说中国的戏剧发展,文艺发展受到了舞美制作的企业捆绑,我们有的时候很沮丧。”杜锦举例说,有的院团生产能力比较差,设计出来方案,只能拿到社会上请一些团队、公司承办,这些公司就会提出很多苛刻的要求。“30号要演出了,到25号的时候说不行,还要增加这个、那个,又增加费用,增加预算。”杜锦说,这时候院团也不得不支付高额的费用,就造成很多不合理的现象,给院团也制造了一些压力。 

  如此这般,舞美方面大量占用了预算,那么其他方面的支出就要压缩。杜锦总结,对剧院的普及、戏的普及与推广方面的费用就得降低;对其他“服、化、道”方面要增加预算就不可能了;在编剧等一系列创作方面的投入也要缩减,因此舞美的影响是很大的。

  杜锦表示舞美产业改革势在必行,他曾提出过一个改革方案,即取消院团的现有的小而散乱的管理体制,把舞美专业集中起来做。杜锦说,采取优化整合国家资源,集中规划设计制作、统一规划、报价。其次,在材料使用方面,也可以反复重复使用,减少浪费,避免自身腐败等。杜锦建议说,这一改革方案可在中央国有院团进行先行先试。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成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