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舆情:
山寨狮身人面像成浅薄作秀 创新惰性谁埋单

  近期,河北长城影视动漫旅游创意园内一座身长约60米、身高约20米,按1:1仿造的“埃及狮身人面像”引起埃及文物部门的关注。依照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公约,作为缔约国的中国大陆,高仿的狮身人面像已经触犯了国际公约。埃及文物部门负责人表示,已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投诉。石家庄市长城影视城的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是搭建的临时场景,目前还在建设中,拍摄完毕马上拆除。

 

  所谓的创意园竟然出了山寨货,还被埃及告到了联合国,这啼笑皆非的情节竟然就出现在国家在大力推动文创发展的当下。如此人造文物,反映出的恰恰是当事人对文化遗产、知识产权的普遍敬畏和尊重之心的极度缺乏。这种浅薄的作秀,不但再一次让国内的“山寨能力”在国际上臭名远播,更让世人看到国人对历史文化的忽视,对我国的国际形象带来不利的影响。

“创意”园出了“山寨"货

  抛开到底是出于临时拍摄而建,还是作为长期的景观不谈,最为讽刺的或许是,这个按照等比例建造的狮身人面像,不是“长”在其他地方,而是一个被当地列为省重点工程的“影视动漫旅游创意园”。当创意园需要借助山寨建筑来表现“创意”,其以创新之名而实际抑制创新的意味已不言而喻。

 

网友分享的山寨狮身人面像图片 

  项目的行政主管单位石家庄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化产业处负责人表示,对于埃及方面的回应,还真不知道,“具体项目的规划是由其他相关部门决定,不过作为行政管理部门,如果真有了问题,该协调协调,该反映反映”。 

  网友闲居雅士爱写诗:“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难道是靠仿造别国的狮身人面像来完成的吗?这不但占用了大片的土地资源,还浪费了大量的物力财力,同时还招来了他国的投诉,连面子都丢到国际上了!” 

  微博认证用户中国传媒大学政治传播研究所所长、教授荆学民认为,“石家庄有关部门应该给公众一个交代!这种野蛮的令人恶心的举动,有损国家及中国人民的形象!” 

  中国经济网小编有话说:山寨行为也是司空见惯了,这次的山寨产品活生生出现在创意园里不得不让人觉得讽刺了。连所谓的创意园都乐于山寨,懒得去创新了,我们还有什么“创意”可言?

埃及投诉,山寨“狮身人面像”成国际玩笑

  《开罗邮报》24日报道称,埃及方面是依照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公约投诉的,中国是这个公约的缔约国。埃及文物部门主席阿里·阿斯法尔称,山寨版狮身人面像细节处理方面与原版差距较大,这会影响游客对埃及古文物原貌的了解失真,也会直接影响埃及旅游业及连带影视产业的收入。

  埃及文物部门主席阿里·阿斯法尔说:“我们要知道施工方建造狮身人面像出于什么目的,如像我们听说的是为了拍电影为了娱乐,在这个情况下,按照国际公约,施工方必须通知埃及方面,如果用来影视制作这必定会影响埃及相关旅游收入。”

  “狮身人面像”所在的河北省某文化创意园负责人回应说:“该尊狮身人面像是拍戏用的临时性场景,一次性所用,拍摄完了就拆除改景。”同时他也表达了对古埃及文物的尊重。

广州惠州—仿建奥地利著名小镇哈尔斯塔特(资料图片来源网络)

 

奥地利哈尔斯塔特镇(资料图片来源网络)

  微博网友钱光培认为应当彻底清理全国的山寨文物。“这是一个很好的教训!-----应当借此机会对全国类似的洋山寨文物建筑进行彻底的清理,并借此建立相关法规根治此类丢人的恶行。”

  河北联想律师事务所的张律师称,从法律上讲,著名的建筑或雕像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属于知识产权保护的的范围,在没有经过知识产权人许可的情况下,除非是公益性质,任何人不能建造复制品。 

  中国经济网小编有话说:为了拍戏用的临时性场景就1:1复制一个国家的文化地标,小编对这部戏表示很好奇,什么样的制片方这么财大气粗?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拍戏事假,惯于山寨突然被投诉而不知道如何应对是真吧?虽然,这事闹得有点大了,让身为国人的小编都觉得脸上无光,但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应该感谢埃及,这至少让河北方面知道原来山寨是侵权行为,对别人的文物应该尊重。同是文明古国,人家埃及对自己的文化如此的珍爱,为什么国人就不知道发现自己家的“好”呢?当前,一面是山寨各国地标风气盛行,一面自己家的文物古建屡屡遭到破坏……既然,呼吁无力,小编以为:打击“山寨”,不妨学学埃及的较真。

山寨横行 创新匮乏 长此以往 文化何存?

  从国内的天安门、故宫、天坛到“大本钟”、埃菲尔铁塔、伦敦塔桥、悉尼歌剧院、白金汉宫等世界著名建筑,你都可以在中国的大地上寻找到它们相似的“孪生兄弟”。以至于,有国外媒体记者嘲讽道:“在中国一下午逛遍巴黎、威尼斯”。

杭州

巴黎

  中国科学院大学法律与知识产权系主任李顺德认为:“国内长久以来有一种不太好的心理,什么东西都仿冒别人,盲目到有点崇洋媚外。

  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的总设计师何镜堂直言:“山寨”和抄袭在建筑领域来说是危险的信号,中国建筑会在全盘西化或模仿中找不到正确方向和对策,也会导致本土建筑文化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弱势化、边缘化。“我们可以学习境外不断创新的理念和思维方法,但不能只盯住他们具体的形式和符号”。   

  网友阿老头认为:文化品味不是靠模仿来的,山前大道的狮身人面像已经被埃及告了,望警醒!被载入史册的也只会说,石家庄有个山寨的某某建筑……发展具有自身特色的建筑文化何乐不为?

  中国经济网小编有话说:若听任“山寨”建筑盛行,不仅传统的建筑文化会消失,也不可能真正建设起具有中国作风、中国气派的城市和建筑。任何领域,简单粗暴地奉行“拿来主义”,无疑是对创新的蔑视。时下,我们在文化、艺术、设计上的原创力已大大落后于国际水平,长期的山寨泛滥折射出国人思考的惰性,而长此以往的惰性必然会形成对自家文化的漠视,不煞此风,文化何存?

总结:

  中华文明和古埃及文明同列四大文明之列,历史长河中,别的文明都湮灭了,但中华文明历经重重磨难却独存,核心原因就在于一代代志士仁人,无比爱惜我们的文化,才使得中华文明生生不息。建筑本作为最明显的人文景观,本该传承我国悠久的文化传统,而今却沦入山寨与复制的恶性循环,这无疑在挖自己的根,刨自己的祖坟,令人痛心疾首。此次事件中,埃及投诉的对象不是河北某创意园,而是“中国”,试想,如果其他所有山寨建筑的原创国都去投诉,那么“中国”将会是什么形象?也许,在国际上“中国“的形象与你关系不是很大,那么,某一天我们周边的建筑都变成了国外的模样,你还能找到“家”?那些长得“老外”面孔的建筑还能寄托你的“乡愁”吗?所以,乐于山寨,懒于创新,最终的埋单者必将是我们自己。

山寨风盛行各地

  山寨最集中江苏华西村

  村内建有天安门、山海关、长城等中国古代建筑精华,又有法国凯旋门、美国国会大厦及悉尼歌剧院等国外“山寨景点”。其中,山寨“天安门”前方,还建了“金水桥”和“华表柱”。 这些建筑属于以前并进华西村的“华明村”,据称1995年左右修建。

  上镜率最高美国国会大厦

  据此前媒体报道,安徽阜阳颖泉区政府、浙江温岭市玉环县法院、江西九江市法院、湖南娄底市政府、南京雨花区政府、厦门同安区政府、上海闵行区法院、重庆市法院、涟水县环境保护局、安徽某酿酒厂、华西村等多家单位建筑与美国国会大厦相似。不完全统计,至少11家。 

  浙江杭州整体仿建巴黎

  杭州郊外的“天都城”,模仿巴黎的街景,仿造巴黎传统建筑,包括埃菲尔铁塔、香榭丽舍大街、凡尔赛宫、巴黎战神广场等。此城区开始建设于2007年,开发商叫做浙江广厦有限公司。据报道,小镇可以容纳将近10万人,但入住居民不超过2000人。

  广东惠州欧洲风情小镇

  位于惠州博罗的五矿·哈施塔特,仿建奥地利著名小镇哈尔斯塔特,该镇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承认的世界遗产和保护对象。该项目由中国五矿集团开发,投入资金据称9.4亿美元。

  山东滨州计划仿建36座名桥

  据悉,山东滨州计划仿建36座世界名桥,主要有中国赵州桥、中国南京长江大桥、韩国大桥、日本濑户大桥、美国乔治·华盛顿大桥、美国金门大桥、匈牙利伊丽莎白大桥、德国塞晤林大桥、英国阿尔伯特大桥、法国亚历山大三世桥、葡萄牙里斯本悬索大桥、澳大利亚悉尼大桥、马来西亚槟威大桥、新加坡加文纳桥等。

《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大会于1972年10月17日至11月21日在巴黎举行了第17届会议,并于11月16日通过《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

 

  制定《公约》主要是因为:注意到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越来越受到破坏的威胁,一方面因年久腐变所致,同时变化中的社会和经济条件使情况恶化,造成更加难以对付的损害和破坏现象;考虑到任何文化或自然遗产的坏变或丢失都有使全世界遗产枯竭的有害影响;考虑到国家一级保护这类遗产的工作往往不很完善,原因在于这项工作需要大量手段而列为保护对象的财产的所在国却不具备充足的经济、科学和技术力量;回顾本组织《组织法》规定,本组织将通过保存和维护世界遗产和建议有关国家订立必要的国际公约来维护、增进和传播知识;考虑到现有关于文化和自然遗产的国际公约;建议和决议表明,保护不论属于哪国人民的这类罕见且无法替代的财产,对全世界人民都很重要;考虑到部分文化或自然遗产具有突出的重要性,因而需作为全人类世界遗产的一部分加以保护;考虑到鉴于威胁这类遗产的新危险的规模和严重性,整个国际社会有责任通过提供集体性援助来参与保护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的文化和自然遗产;这种援助尽管不能代替有关国家采取的行动,但将成为它的有效补充;考虑到为此有必要通过采用公约形式的新规定,以便为集体保护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的文化和自然遗产建立一个根据现代科学方法制定的永久性的有效制度。《公约》一共38条,从世界遗产的定义、范围、缔约国的权利与义务等方面一一进行了说明,自实行之日起至今,对保护各国世界遗产起到积极的作用。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

    是政府间组织,由21个成员国组成,负责《世界遗产公约》的实施。每年召开一次会议,主要决定哪些遗产可以录入《世界遗产名录》,对已列入名录的世界遗产的保护工作进行监督指导。委员会内由七名成员构成世界遗产委员会主席团,主席团每年举行两次会议,筹备委员会的工作。世界遗产委员会承担四项主要任务。1.在挑选录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文化和自然遗产地时,负责对世界遗产的定义进行解释。在完成这项任务时,该委员会得到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和国际自然资源保护联盟的帮助;这两个组织仔细审查各缔约国对世界遗产的提名,并针对每一项提名写出评估报告。国际文物保护与修复研究中心也对该委员会提出建议(例如文化遗产方面的培训和文物保护技术的建议)。2.审查世界遗产保护状况报告。当遗产得不到恰当的处理和保护时,该委员会让缔约国采取特别性保护措施。3.经过与有关缔约国协商,该委员会作出决定把濒危遗产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4.管理世界遗产基金。对为保护遗产而申请援助的国家给予技术和财力援助。

  《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的制定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大会于1972年10月17日至11月21日在巴黎举行了第17届会议,并于11月16日通过《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

“山寨”一词

  最先来自深圳

  “山寨”这个词的意思曾经是“山中的城堡”,但现在被用以指代一切模仿、复制、抄袭的假冒产品。据传,“山寨”一词最先来自深圳。上世纪90年代,这里以地利之便,开始走私手机,进而发展到模仿制造。一开始,生产厂家不敢在手机上署地名,只能印上“SZ”两个字母,久而久之便被喊成了“山寨”。

  “山寨”提法不是源于广东,而是来自香港。在粤语中“山寨”一词含有“不正规”或“不正统”的意思。

狮身人面像

  胡夫的圣旨:在公元前2610年,法老胡夫来这里巡视自己快要竣工了的陵墓——金字塔。胡夫发现采石场上还留下一块巨石。胡夫当即命令石匠们,按照他的脸形,雕一座狮身人面像。石工们冒着酷暑,一年又一年精雕细刻,终于完成了它。像高二十米,长五十七米,脸长五米,头戴“奈姆斯”皇冠,额上刻着“库伯拉”(即cobra:眼镜蛇)圣蛇浮雕,下颌有帝王的标志——下垂的长须。一只耳朵,有二米多长。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