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至上"

2007年11月29日 17:13   来源:人民网-环球人物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通常是从不同角度对一个事物观察得出的结论。对人,应该也是一个道理。

    正处于政治旋涡中的穆沙拉夫,便是一个经常受到各界品评的人物——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在政治舞台上,他唱的是白脸还是黑脸?同样的问题,有不同的答案:有人说他是一个只懂行伍的军阀,有人说他是一个嗜权如命的政客,还有人说他是一个大智大勇的领袖;有人说他傲骨铮铮,有人说他铁石心肠,也有人说他柔情似水……

    “国家至上”是他最高的自我追求。据说,穆沙拉夫非常喜欢巴基斯坦的爱国歌曲,特别是当听到歌手唱出“我唯一遗憾的是自己只有一次生命可以奉献给祖国”等激动人心的歌时,常常会情不自禁地跟着唱起来。在公众和媒体面前,穆沙拉夫很少谈到自己的内心情感,但却多次敞开心扉地表达对国家的爱。11月3日晚向全国民众阐述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的原因时,他表示:“巴基斯坦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我所做出的任何决定都基于‘国家至上’的考虑,而不会搀杂诸如名位、利益等个人荣辱的因素。”

    “直面媒体”是他常用的公关手段。穆沙拉夫很懂得如何利用媒体,来树立自己的形象。在巴基斯坦常驻的外国记者都有一个感受,采访到穆沙拉夫并不像想象的困难。并且,他那种邻家大叔般憨憨而又略带腼腆的笑容,总能一下子驱散与记者的距离感。面对记者一个个刁钻、甚至挑衅意味十足的问题,穆沙拉夫又总能用他那特有的“反问语气”轻轻地化解掉对自己的责难。有一次,一位西方记者指责穆沙拉夫领导下的巴基斯坦不民主,穆沙拉夫认真地对他说:“那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办呢?巴基斯坦的任何一届议会都没有做满过任期,而现在议会两院运转良好,任期已打破了纪录,你是让我现在宣布解散议会,并认为这才算民主吗?”提问的记者顿时哑口无言。

    “新文明观”是他最大的理论建树。穆沙拉夫是靠军事政变上台的,但与巴历史上几位军人统治者不同,他更强调发挥文职官员的作用。更为独特的是,他还提出了“开明温和的新伊斯兰文明观”,作为国家实现长治久安的理论。

    穆沙拉夫的新文明观认为,只有通过发展经济、教育和社会事业,摆脱贫穷、落后的状态,同时西方世界公正地处理穆斯林关注的问题,才能消除极端主义滋生的土壤。穆沙拉夫还注重发挥文人官员的作用,他上台后,立即组成文人政府,实现还政于民的承诺。这样做不仅改善了军方的形象,而且获得了相当一批文人政治精英的支持,有利于国家政局在各种错综复杂的内外矛盾中保持稳定。

    “发展经济”是他自豪的执政功绩。穆沙拉夫常说,在他上台后的8年多里,巴基斯坦经济保持了快速增长,许多港口、公路、水坝、沟渠等大型基础设施已经完工或正在建设,医疗、教育等公共事业也在迅速发展。

    客观地说,上个世纪90年代巴基斯坦虽然处于民选政府的治理下,但当时的政府腐败等问题导致国家发展迟滞。而最近几年,巴经济始终保持在6%-8%的高增长速度,经济发展可以与上世纪60年代阿尤布·汗统治时期的“黄金十年”相媲美。

    “掌握军权”是他不变的立命根基。穆沙拉夫出身军旅,目前仍为掌握实际军权的陆军参谋长,手中的重兵是他维持自身地位和维护统治秩序的撒手锏。

    巴基斯坦建国后始终没有探索出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政治道路,文官的腐败、省际的矛盾经常使政坛陷入僵局。在这种情况下,军队由于其严密的组织性、纪律性和机动性,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便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分析人士认为,只要穆沙拉夫还能够维持军队内部对他的忠诚,也许就能渡过眼前的难关,再度实现其统治的稳定。

    如果再加上一条——他是一个权术高手,恐怕不会有多少人反对。西方媒体对穆沙拉夫多有指责,说他恋栈总统宝座,骂他以军人之身坐在总统府里“欺压民主”,批评他反恐“不是发自内心,而是为了谋取种种利益”……这些说法或许有其一定道理。但即便攻击他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他能够在政变不断、局势不稳的巴基斯坦稳坐8年江山,绝对离不开他善与对手周旋、能够扭转乾坤的政治手段。
健康地带
商务进行时
24小时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