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物 一周数字
地方经济资料库

《水果忍者》代理商:手游将在明年底迎来爆发点

2013年07月12日 10:11   来源:北京周报   肖湘女
[字号 ]

  深圳创梦天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逗游戏”)于上周六正式宣布签下国外游戏热门《Doodle Jump》,该款游戏的中文版新增内容也将于7月25日在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公布。《Doodle Jump》是苹果商店里首个下载量突破500万次的游戏应用。这不是乐逗游戏第一次引进在全球红极一时的游戏,此前《水果忍者》、《神庙逃亡》这些曾经高居苹果商店最受欢迎游戏排行榜榜首的游戏已被乐逗游戏收于麾下。为此,乐逗游戏联合创始人高炼惇认为,手机游戏或将在明年底迎来新一轮爆发点。

  北京商报:《水果忍者》、《神庙逃亡》这些游戏都曾高居苹果商店最受欢迎游戏排行榜榜首。国内做国外游戏引进的渠道商不在少数,乐逗游戏是凭借什么优势签下他们的?

  高炼惇: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对开发的理解。目前国内做国外游戏引进的公司有很多,这些公司就像一个个购物商场,大部分购物商场租商铺给店家时不会考虑店家的品牌适不适合这个商场;店家应该如何配合商场的定位来改变商铺的营销策略;店家怎么卖衣服能获得比较好的营业额。乐逗游戏会把这些方面都考虑到。2011年,当智能手机刚起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参与到了这个市场里,累积了很多经验,深谙一个国外的游戏产品怎样能更好地做本地化的接入、更好地做本地的营销、更好地贴合每一个渠道的用户群体。

  北京商报:乐逗游戏已经为约百款游戏做过代理,在这些游戏中,谈判得最艰难的游戏是哪个?

  高炼惇:在我们谈的游戏里面,最难“啃”的是《水果忍者》,这款游戏是我们谈成功的第一款世界级大作。当时乐逗游戏的工作人员不超过20人,团队很小,没有什么资源,没有什么行业地位,也没有成功的案例。在没有任何背景的情况下去谈世界级的游戏,难度很大,风险也很大。《水果忍者》的开发商跟我说,当时有超过30家的公司跟他们谈过想成为他们的中国市场代理,而我们是惟一一个飞到了他们工作室,跟他们面谈的公司,所以我觉得在合作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诚恳。

  这款游戏我花了3个月时间才谈下来。其实我觉得与其一次性与10个游戏开发商同时谈合作,不如专心跟其中一个谈,因为分开来与多个游戏开发商同时谈,大部分时候都得打持久战,有时候甚至得9个月才能谈下来一款游戏,如果集中跟某一款谈,往往半个月就能拿下这款游戏。在与国外开发商谈判过程中,其实最花时间的不是讨论商业模式怎么做,而是怎么去消除国外开发商对中国市场的忧虑。大部分国外开发商都知道中国的市场很大,也很有机遇,但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有很多顾虑,例如对国内手机游戏市场商业环境的忧虑、对盗版市场的忧虑、对山寨市场的忧虑。

  北京商报:其实国外的开发商完全可以自己进入中国市场,他们为什么要选择国内的代理商?国内的代理商能为他们提供怎样的服务?

  高炼惇:国外的开发商借代理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只有利没有弊。如果硬要说一个弊端的话,就是多一个人跟国外开发商分在中国获取的收入。从历史经验来看,基本上没有一个国外的游戏开发商在完全不跟中国公司合作的情况下,能把游戏经营得很好,因为国外的商业环境跟中国太不同了,需要代理商根据中国游戏市场的特性为游戏做一些改进。

  我们的工作包括几个方面:首先最基础的就是翻译,把游戏里出现的外国文字翻译成中文;接下来我们会优化游戏的付费点,因为中国玩家的付费行为跟国外玩家非常不一样。如果有好的游戏,国外玩家是愿意付费下载的,但是在国内,基本上没有玩家愿意付费去下载一款游戏,所以我们得在游戏里面增加一些刺激玩家消费的环节,提升玩家付费的意愿;然后,国外有一些游戏里会出现国内玩家不能理解的俗语和情景,就像如果我们要向国外输出一款叫做“草泥马”的游戏,国外的人就不能理解这个是什么东西,也不明白中国玩家为什么会觉得游戏的名字好笑,因为在他们看来,草泥马就是一头骆驼。所以在引进一款国外的游戏时,我们要去判定游戏里有哪些东西是中国玩家不能理解的,然后做一些改进;最后,中国玩家的游戏设备和设备的配置跟国外也不一样,国外的4G网络覆盖率已经很广了,而国内才刚开始推广3G,很多玩家甚至还停留在2G时代,所以我们会想办法让游戏消耗的流量减少一点,同时中国玩家的游戏设备会比国外玩家设备的配置更低,所以我们也会做一些低端配置的改进;等游戏发布之后,我们还会相应地为游戏做一些市场营销的活动。

  在合作方式上,我们和国外的开发商之间没有固定的模板。在一开始谈合作的时候我们会首先问开发商在中国市场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然后我们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达到,同时考量他们的产品有没有足够的条件达到自己的目标,不会一开始就从钱去谈,所以我们跟每一位开发商的合作模式都不同,分成的比例也是基本上每一款游戏都不一样。

  北京商报:乐逗游戏经过近四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国内领先的手机游戏发行商和运营商,去年还获得了美国红点与君联资本的1000万美元融资。乐逗游戏目前的盈利模式是怎样的?

  高炼惇:简单来说,我们的盈利模式就是卖游戏,游戏里植入的品牌广告、内置的付费还有游戏的付费下载都能为我们带来收入。目前公司运营收入分三块,休闲小游戏占公司营收的45%;手机网游占50%;余下便是品牌的收益。我们从去年的3月份就已经实现了盈利,而且增长率也是很疯狂的,我们基本每年6月就能完成整年的绩效指标,而且每年年会当我们公布下年的业绩指标的时候,员工都会说这个指标怎么可能完成得了,但结果我们总是半年就能完成。

  北京商报: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数据,在2012年全年,智能游戏的市场规模首次超过其他游戏规模,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状态。对此您对中国手机游戏市场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高炼惇:中国的手机游戏市场还会一直爆发,很多人都说明年会是个爆发年,但是我觉得真正的爆发点会在2014年年底到2015年春天。在此之前,企业要把控好发展节奏。现在很多公司都只朝最大的点去看,其实很多小的点门槛很底,成功率更高,最大的点风险反而最大。例如现在最火的一款游戏叫《我叫MT》,很多人看到这个游戏“火”就一窝蜂来做这款游戏,其实反而有很多其他更冷门一点游戏,回报率会更大。任何行业,尤其是做游戏,应该押宝自己喜欢同时觉得很有前途的游戏。北京商报记者 肖湘女

(责任编辑: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