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驰:我不再"无厘头" 越来越像卓别林(图)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周星驰:我不再"无厘头" 越来越像卓别林(图)

2008年02月22日 07:38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长江七号》海报。 

 

    “我现在不认为我在拍喜剧,而是首先考虑讲好一个故事”

    周星驰已经让我们等了太久。在2004年的《功夫》后,整整三年,《长江七号》才姗姗来迟。进入新世纪以来,出身卑微的周星驰身兼导演、编剧、主演三职,一心编织银幕童话,从《少林足球》到《功夫》,他都在以草根人物的身份,述说梦想和现实的关系,自嘲但不自欺,自嘲但不自弃。而在《长江七号》里,周星驰的头发和胡茬白得货真价实,他成了一个落魄民工,一个需要在垃圾堆里给儿子找礼物的父亲。 

    如果没有周星驰,中国似乎找不出几部像样的喜剧电影,但周星弛如今却似乎在努力摆脱“无厘头”和“后现代”的帽子。他说:“我现在不认为我在拍喜剧,而是首先考虑讲好一个故事。”所以我们也可以说,周星弛越来越像卓别林,《长江七号》也更像是《寻子遇仙记》。迄今为止,我们很难在媒体中找到一次像样的周星驰专访:他不会像李安那样温文尔雅,不会像冯小刚那样八面玲珑,更不会像姜文那样彪悍挑衅。他有时显得郁郁寡欢、语焉不详。他说:“我在家里睡觉是满OK的,但是在饭店就不习惯,吃不好,睡不着。”他几乎不会拒绝回答问题,但我们的好奇心总会被他如打太极一般慢吞吞地卸去力道,然后他自己再顾左右而言他。记者采访问他:现在都说你是大师,你怎么看?他说:“我请你吃饭了。”

 

    《长江七号》是家庭电影

    《国际先驱导报》:以前你的电影是动作加搞笑,《长江七号》是科幻加温情,有没有考虑影迷会不适应?

    周星弛:错了。除了科幻加温情外,还有搞笑。搞笑很重要,我都拍得满认真的。我认为里面的搞笑跟我以往的电影原理是一样的。很多人都问我,这是喜剧电影,为什么笑越来越少。我是这样看自己的电影,我的电影当然有喜剧,但是也会有别的元素。《长江七号》里有笑、有哭、有紧张,准确说是一个家庭电影。是一家的大人小孩都可以去看的电影。里面肯定有童真。大人享受这个电影,小孩子也喜欢。其实这个对我来说是最困难的。

    《国际先驱导报》:这几年华语大片流行古装武侠题材,为什么你要选择家庭电影呢?

    周星弛:我想做一些不是有太多人做的东西。因为觉得电影,新是很重要的。别人做过了,你再去做是没有意思的。很多人做,就是大家成功嘛。我是相反的看法:很多人做,风险就大了。对我来说,找一个新的题材,风险会更小。

    《国际先驱导报》:你打家庭电影这张牌,对《长江七号》的票房有更大的期待吗?

    周星弛:从历史上看,家庭电影都是最卖钱的。有时电影人选择了正确的题材,但他做得不好;有时做得很好,但选材不对,效果都不会好。电影就是那么复杂。家庭题材影片是观众需要的东西,这是我的估计。这个片子拍得好不好,我已经尽了自己的力,是觉得OK了才拿出来的。

健康地带
网友评论
目前已经有条评论
重写留言
 热点新闻评论
  请您注意: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请注意语言文明,尊重网络道德,并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经济网新闻跟帖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中国经济网发表的言论,中国经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发表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新闻跟帖管理员反映。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