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 > 新闻中心 > 人物周刊 > 人物周刊更多新闻 > 正文
 
"盲人"纪连海单口相声说历史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推荐朋友】 【关闭窗口 2006年06月30日 13:43
郁晓东

 

    纪连海究竟是什么人?他究竟有怎样的魔力吸引了如此众多的人们?和《百家讲坛》里出现过的一些名家一脸严肃、正襟危坐的讲课态度不同,纪连海显得更平民化,更幽默风趣,经常自己把自己说急了,标准的性情中人。也就是因为他的口才,才被众多网友们常常评论:“帅呆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对历史的情感,以及讲课的那种语气———带着浓浓北京味的、把故事当成单口相声讲的语气。那些杀伐决断,那些血腥味儿,在他的口中,就成了古城茶寮中的家长里短儿,真应了几百年前诗人们唱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技巧篇

    从相声中学技巧“我当年还真是跟著名相声大师刘宝瑞先生学过讲课,他是一位和侯宝林齐名的单口相声艺术家。”纪连海一出口,总有些语不惊人誓不休的味道。他说,大学刚毕业时,被分到昌平一所中学教书,“那是所新学校,没有老教师带,怎么当好历史老师成了我最大的一个苦恼。”一次偶然,他看到殷文硕先生整理的刘宝瑞《官场斗》一书,感受到其中语言的魅力,并深受启发。纪连海这么说:“我不是历史专家,专家的优势是更多地对历史的把握,而不是吸引观众。我也当过学生,我当了老师以后也经常看到我的那些学生,学所谓的副科历史时,常常上着上着就睡着了,我就想不明白,你说我也是堂堂科班出身,讲的是真才实料,你怎么不听啊。那个时代人家说书的、唱戏的、说相声的、说评书的,都有大批观众,我也爱看相声、爱听评书,所以就借鉴别人的经验,自己充电。比如说,我曾经买过一本相声段子,天天都在想人家这个相声怎么说的,我能不能用相声类语言说我的历史。后来我就学了计算机,时代在进步,人家在进步,学生经常用QQ,说一些网络语言,咱们不懂,最后就会落伍。更何况,在《百家讲坛》,我们面对的是全国的观众,面临的更是几十个频道的许多节目的竞争。把你所讲的内容传授给你的听众,是一个挑战,这个过程让我非常陶醉。”

    把历史当故事讲

    在纪连海准备《百家讲坛》的内容的时候,他也是非常注重如何吸引听众的。他的讲稿都是寒暑假准备的,选定主题以后,就一口气写下去,写完了,再分成5000字一堂课的书面稿,分章节的时候,除了考虑逻辑等因素,还要考虑故事和悬念的设置,之后,再把它改成8000字左右的口头稿,然后利用每天的空余时间备课,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润色,最终达到一个纯熟的程度。

    现在,在纪连海所在的中学里,上他的历史课已经成了学生们的一件乐事。高三的一位李同学说:“本来刚上高中时,把历史当副科学,可听了纪老师的课,非常震惊,从来不知道历史还能这么教。现在我很喜欢历史,每次都考得很好,也会把它作为终生的爱好。”

    情感篇

    他为和绅抱不平

    纪连海是一个喜怒太行于色的人,什么都摆在脸上。当他看到电视剧里王刚演的和,大感兴趣,就跑去找了资料来研究,研究以后发现和与一般人所认识的有很大区别,心里就开始替人家打抱不平,一定要给大家展现一个多面和,力争还和一个历史本来面目。以至于一个网名叫纪易的听众这样评价说:“听纪老师讲和,觉得他简直就是扮演和的那个人。”

    “江阴八十一日”说哭众人

    当听纪连海讲“江阴八十一日”的时候,许多人都哭了。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对于这段历史有着特殊的感情与选择。对于纪连海来说,故事可以有很多,但在选择上却要考虑增加很多因素,才会让人觉得原来历史也可以如此迷人。在讲这一段的时候,纪连海跑题了。他本可以选择人所熟知的“扬州十日”,而他却选择了这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他说:“因为扬州十日是史可法带领正规军打的,是一个政权面对另一个政权的斗争,虽然也很了不起,但这是你政府的职责;但江阴八十一日就不同,这是一个城市里的普通百姓自发的抗争,在一个退休的‘前公安局长’的指挥下,抱定牺牲的决心与几十万清军作战,全城九万多百姓最后仅存50余人。其实我讲这一段已经跑题了,但是我是故意的,我认为像江阴八十一日这样的故事渗透了我的思想和理念,虽然从现在来看,那时的战争也是中华民族融合的过程,但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些人(江阴百姓)才是民族的脊梁。”

    近代史带来触动最多

    林则徐,是纪连海认为自己在《百家讲坛》里讲得最好的一段,而中国近现代史也带给他更多的触动:“只有近代史,才是中华民族最该刻骨铭心的一段历史。”

    平常在讲课中,纪连海给学生们讲的,绝不仅仅是历史知识。高三的梁同学还清楚地记得,高一时候,纪老师给他们上的第一节课,整整45分钟居然没有讲任何课本里的内容,“他给我们讲的是封面,《中国历史》的‘中国’两个字。‘中国’这个词语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她的含义是什么,中国历史上有多大等等。”纪连海每一年带学生,都会经常讲这个概念。他说:“历史要求人学到的不仅仅是知识和学问,更要求人学到精神,有所感悟。我教给学生中国的概念,就是希望他们将来可以忘掉我教过的所有知识,但是不能忘记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多年的历史研究,已经使很多事件、很多人物深深地烙在他的心中,他也把自己的感情熔铸其中,他透露了一个秘密,“当我讲纯感情的课时,我会把眼睛抬高一寸,自己沉浸在历史中,回忆历史,陶醉其中。”

    为历史成了“盲人”“历史是我的事业,不是职业!”纪连海对待历史,有一种神圣感。在大学的时候,他很喜欢自己钻研一些“偏门”的课业,比如除了二十四史之外的民族史,除了英、法等大国史之外的小国史等等,那时候历史还是他的乐趣。但是从教以后,历史成了纪连海人生的追求。虽然他现在有如此成就,当被问及他是否认为自己为教师们开创了一条新路时,他认为教师还是应该以教学为本职工作,做好这个,再谈其他。“研究历史,给我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历史需要它的每一个人都是完整的,需要它是丰富多彩的,是多面的,我教历史,就是希望人们能从历史中有所悟,有所得。”

    为了对历史的这份理想和责任,纪连海不断地学习、充电,“我借书从来不超过一天,不管多厚的书,我一晚上一定要读完。现在我两只眼睛算完了,一只1400度,另一只1500度,几乎成了‘盲人’。”

    能够在《百家讲坛》讲课,纪连海非常珍惜,他说,“每个研究历史的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历史,都希望自己的观点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现在的历史学,需要专家,但是更需要普及者,好让更多的人从历史中有所收获。”

    “如果再选择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做一个普及者。”纪连海如是说。

 
来源:新闻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