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周刊更多新闻 > 正文
 
"天安门事件"后的邓小平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06年01月17日 10:41

    1976年的4月5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事件”。4月7日上午8时05分,毛远新根据姚文元亲手组织炮制的“天安门事件现场报道”,向毛泽东汇报了“天安门事件”的进展情况和处理意见。“现场报道”诬蔑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政治事件”,说天安门事件“公开打出拥护邓小平的旗号,丧心病狂地把矛头指向伟大领袖毛主席,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妄图扭转当前批邓和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大方向”。

    听完毛远新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汇报后,身体已经极度衰弱的毛泽东,做了以下指示:“开除邓的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华国锋任总理”,提议华国锋任党的第一副主席。毛泽东同意公开发表这篇“现场报道”。邓小平及其全家再度陷入了危难之中。

    坚决否认去天安门“指挥”

    4月7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在人民大会堂的江西厅内召开会议,讨论毛泽东关于“天安门事件”的最新指示。“四人帮”一口咬定父亲就是天安门事件的总后台,说父亲曾坐着汽车到天安门广场亲自进行指挥。江青和张春桥说,要做好思想准备,“可能有‘群众’要去冲击邓小平,把邓小平抓起来。”华国锋主持会议,他说:“应该去向邓小平本人问一下,以便核实。”对华国锋的意见,“四人帮”本不想理睬,但华国锋是由毛泽东指定主持中央工作的,又不得不重视。经过讨论,江青说:“让汪东兴去问吧!”

    汪东兴认为事关重大,从人民大会堂出来后,并没有去找父亲谈话,而是车子一拐,进了中南海,向毛泽东汇报了情况。毛泽东说:“不能再冲击,不能抓走。”并问汪东兴有没有办法。汪东兴建议:“可以把邓小平转移到东交民巷那个房子里去。”毛泽东说:“可以。”

    汪东兴立即把中办警卫局参谋滕和松叫来,让他负责将父亲转移。

    下午3点多钟,中办警卫局的人来了。邓楠灵机一动,在最后的一刻,往父亲的中山服口袋里放进了一副扑克牌。看着汽车开出大门,邓林按捺不住心中的悲痛哭了起来。我对邓林说:“哭什么?越在这个时候越不能哭!”

    父亲走后,大约5点多钟,中办警卫局又派人将母亲接了过去。

    在东交民巷,汪东兴将有关情况告诉了父亲,问他是否曾坐车到天安门进行“指挥”。父亲说,他只有一次坐车去北京饭店理发,根本不是什么“指挥”。

    汪东兴离开东交民巷,又回到中南海向毛泽东作了汇报,然后返回人民大会堂继续开会。

    江青等人问汪东兴:“你和邓小平谈得如何?”汪东兴照实回答:“邓小平只是去北京饭店理发。”张春桥不满意,他让汪东兴写个谈话记录。汪东兴火了,说:“让你们去,你们都不去。记录我不写。以后也别让我去了,下次你们自己去问吧。”

    4月7日晚8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广播了由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的“两个决议”。“决议”的第一个内容是,任命华国锋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第二个内容是撤销父亲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

    逆境中不忘孙子生日

    “两个决议”广播后,4月8日,父亲给汪东兴写信,向党中央和毛泽东表示:第一,拥护华国锋担任党的第一副主席和国务院总理。第二,对继续保留他的党籍表示感谢。

    在东交民巷17号这个并不陌生的环境里,在与家人子女完全音讯隔绝的状态下,父亲和母亲两人相依为命。一开始,他们自己打扫环境和洗衣做饭,负责警卫工作的滕和松帮助买些粮菜。几天后,滕和松经过请示,找来原来在我们家做过厨师的李师傅。此后,李师傅每日来东交民巷,帮助做午晚两餐。父母亲生活负担便轻松了许多。

    在东交民巷,虽然身处逆境,但父亲尽量保持每日起居规律,用心灵上的镇定,对待枯燥的禁锢生活。“批邓”的浪潮一天高过一天,翻开报纸、打开收音机,统统都是“批邓”的叫嚣。父亲以坦荡之心对之,完全不予理会。

    转眼快到4月底了,二老想起来,4月30日是小孙子萌萌的两周岁生日。二老商量,要给孙子送点东西,算是爷爷奶奶的一片心意。母亲试着问滕和松,滕和松说可以。二老很高兴。让人帮忙买了一点东西,母亲写了一张纸条,请滕和松给家里送去。

    我们正在因没有父母亲的消息而发愁,突然收到他们送来的东西,着实令我们激动了半天。我们打开母亲写的字条,上面写着:“小萌子明天的生日,给他点水果及两个罐头,两个小瓶子玩,还有一大块糖。希望他不要调皮,和眠眠姐姐平分礼物。奶奶。”

    从送来的东西和字条推断,父母亲虽然被关着,但禁闭得不算森严,生活应该没有问题。

    父母亲在东交民巷相依为命的状况没有持续很久,母亲的眼病复发了。母亲住进了301医院,东交民巷只剩下父亲一人。对于父亲来说,政治上的大风大浪不算什么,最难忍受的,就是孤独。特别是习惯了我们这种热闹而又温暖的大家庭生活,孤独就显得更加难耐。

    实在没事可做,父亲就拿出扑克牌,一个人在桌子上摆牌、开牌。到了后来,邓楠在父亲临走时塞给他的这副扑克牌,已被用得很旧很旧,牌角都磨白了。

    毛泽东批准父亲与家人团聚

    母亲住在301医院外科病房。一天,给母亲看病的唐医生来看她,悄悄告诉她,毛主席病危,中央发通知了。正在这时,滕和松派一个警卫人员来看她。她立即给父亲写了一个纸条:“千万不要离开你现在住的地方,不管什么人让你出去,都不要离开,我争取尽快出院。”母亲知道,看到这个字条,父亲虽然不会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定会提高警惕。

    父亲收到了字条,意识到一定是母亲在医院听到了风声,可能会有事情发生。母亲让他千万不要离开这里,但他却想,不能再继续一个人呆在这里了,要争取和家人团聚。6月12日,父亲给汪东兴写信报转毛泽东并中央,请求与家人团聚。

    6月30日,父母亲接到通知,经毛泽东批准,他们可以搬回宽街和家人团聚。

    就这样,我们一家人终于再次团聚了。

    摘自《我的感情流水帐--父亲邓小平在动乱岁月》毛毛著

 
来源:新闻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