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如今72岁的他,领着娃哈哈跑了30年 宗庆后:与实业共舞

2017年11月15日 10:54   来源:浙江日报   章卉 李丹超

  差一点,宗庆后又被镜头拍到他哭了。

  这一天是2017年10月18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之日。在娃哈哈集团会议中心,身着中山装、戴着一副金色框边眼镜的宗庆后显得比往日瘦削。听报告途中,正在前排拍摄的一位同事无意中发现,当报告提到“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时,宗庆后摘下眼镜,在揉眼睛。

  创业30年,他将娃哈哈从一个3个人起步的校办企业发展成为中国饮料行业的领军企业;他靠卖一瓶瓶水发家致富,把娃哈哈做到连续19年问鼎食品饮料行业榜首、品牌价值533.86亿元。是什么触动了他,让这位侠骨柔肠的企业家热泪盈眶?

  感恩报国

  一趟趟灾区驰援

  “企业家的事业不仅仅是自己的,更是社会的、国家的、人民的。”

  吴建林是娃哈哈的第一批大学生,跟着宗庆后亲历了兼并杭州罐头厂的历史。而今,他是娃哈哈集团的党委书记,宗庆后身边最重要的助手之一。

  看到董事长擦眼角,他一点都不惊讶。“宗总是一名老党员,国家越来越好,他一直感恩是改革开放给了他机会。他希望国家强盛,中国人走到世界各国不要被人看不起。宗总一直教育我们,娃哈哈要饮水思源,感恩图报,有责任、有义务在我国民族崛起、国家富强的伟大事业中作出更大的贡献。”

  饮水思源,感恩报国。娃哈哈人一直就是这么有担当的。

  今年8月8日21时19分,四川省阿坝州九寨沟县(北纬33.2度,东经103.82度)发生7.0级地震,震源深度20公里。灾情发生后,得知灾区缺水,娃哈哈立即给灾区人民及救灾人员送去最需要的水和食物。和往常很多次一样,进灾区的路艰险,大车进不去,娃哈哈的员工就通过一个个火三轮将一份份爱心送到九寨沟政府物资接收点。

  廿多年前支援三峡库区、建立涪陵分公司,宗庆后也是义不容辞的。

  今年67岁、已经退休的王志坚是一个电话被宗庆后叫去涪陵的大将。“26日晚通知我,叫我去。27日交接工作。28日任命时,我还在飞机上。”当过老杭州罐头厂工会主席的王志坚讲话有的放矢,“我相信罐头厂的今天就是涪陵公司的明天。大家一起干,好好干,人人变成万元户”。结果两年没到,这个目标就实现了。

  “这两年,宗总越来越累。心胸越来越宽,站的位置越来越高。”退休后碰不到宗总了,王志坚只能从电视上看,从宿舍楼里听到一些厂里的信息。但凡哪里有灾,娃哈哈的人的精神就是“我在”,娃哈哈的水也是想方设法第一时间驰援灾区的。

  从支援三峡库区、建立涪陵分公司开始,娃哈哈先后在中西部、贫困地区、东北老工业基地等17个省市投资85亿元建立了71家分公司,累计实现销售收入1485亿元,带动相关产业年新增产值100多亿元,并带来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截至2016年,娃哈哈累计向国家缴纳税金526亿元。

  果敢出击

  一次次扬帆起航

  “企业发展不可能一帆风顺,甚至会遭受一些非议,这时作为企业家你必须要有坚韧不拔的精神,迎难而上、勇敢面对。”

  最近党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为民营企业营造了一个更好的政治氛围和社会环境。学习了《意见》,感觉通篇贯穿着中央对企业家群体的关心和爱护,宗庆后百感交集。

  30年间经历的大事件犹如放电影般地在他脑海中回放:兼并杭州罐头厂、涪陵建厂西进北上、非常可乐抗衡洋可乐、达娃之战……

  1991年,年创利2200万元的区属校办企业杭州娃哈哈营养食品厂,兼并年亏损1100万元的市属国营大中型企业杭州罐头食品厂。这也成为娃哈哈发展史的一次重大事件,但在当时却让人不解。

  其实1991年的时候,成立3年多的娃哈哈年产值已达2000多万元,银行账户里有将近2000万元的存款。彼时的杭州罐头厂负债超过6700万元,库存积压产品高达1700万元。当时娃哈哈热销产品“儿童营养液”的购买指标是炙手可热的硬通货。每天催货的电话、电报和信函不断,清泰街排起一长溜前来提货的车队,然而娃哈哈的仓库却是空的。市场反响热烈,而因场地有限,产能跟不上市场需求的矛盾日益突出。宗庆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8月的一天,宗庆后突然把吴建林叫去说:“你陪我去趟罐头厂。”第二天,宗庆后便在例会上宣布了一件令所有员工都震惊的事:“我们打算兼并杭州罐头厂。”

  不料罐头厂的员工无法接受这一转变。在紧急关头,宗庆后召开罐头厂全厂班组长会议,“没有人能够救杭罐厂,除了你们自己。”当时娃哈哈员工一个月奖金有100块,罐头厂员工只有5块钱。宗庆后向大家承诺:“兼并以后,所有员工同工同酬,多劳多得,一视同仁。我保证,只要是勤劳肯干的人,收入一定会比原来多几倍,甚至十几倍!”

  兼并后,娃哈哈人和老杭州罐头厂员工28天拉起了一条生产线,成功开发了一款娃哈哈果奶。吴建林说,这是娃哈哈建得最快的一条生产线。宗庆后做事不迟疑,雷厉风行,历来如此。

  而在娃哈哈集团法律办主任伍伟强看来,历时3年的达娃之争,不仅是娃哈哈30年历史中的重要一役,也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企业与境外国际巨头抗争的经典案例,影响久远。

  “企业要组织一支庞大的团队应对诉讼,对境外法律不熟悉。花很大精力万一败诉了怎么办?当时公众对娃哈哈又有误解,诉讼对经营也产生了影响。”伍伟强说,达娃之争最后的解决方式跟宗庆后的性格不无关系。他要给中国企业树立一个榜样,“有道理,不要怕”。近些年娃哈哈屡屡遭受网络谣言的攻击,宗庆后每次出席论坛这类的公众场合都会大声疾呼。去年开始,各网络平台开始治理网络谣言,企业的生产经营受到的干扰少了许多。

  有时候他像英雄一般被簇拥在闪光灯下,有时候他也会遭受莫名的误解。“企业发展不可能一帆风顺,甚至会遭受一些非议,这时作为企业家你必须要有坚韧不拔的精神,迎难而上、勇敢面对。” 回忆往事,72岁的他显得很豁达。

  振奋精神

  一点点注入新内涵

  “创新是企业家精神中最主要的内容。引进以色列领先技术,给浙商转型升级搭建一个合作的桥梁,为发展家乡经济贡献自己一点微薄力量,我感到很高兴。”

  娃哈哈30周年庆典前,掌门人离开了公众视野一阵子。知情人告诉记者,宗庆后又去美国考察了。

  在红旗出版社2015年出版的《宗庆后:万有引力原理》一书中,迟宇宙是这么描述宗庆后的“他可能是全中国购买地图最多的人,他的书架上密密麻麻摆放着各种地图——从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到高速公路、城乡公路网,地图上通常都做满了标记,标记的是他实地考察过的市场,足迹遍布中国城乡各个角落。” 这两年,宗庆后又把考察的范围扩展到了美国、以色列等。

  2016年10月,杭州国际博览中心,来自以色列佩雷斯中心、特拉维夫大学、海法大学、希伯来大学、魏茨曼学院的1000多项技术转让成果,吸引不少浙企慕名前来洽谈对接。少有人知道,这场推介活动的主办方之一就是娃哈哈。宗庆后很重视这样的对接,当上了“技术红娘”。

  一家饮料巨头缘何要远赴以色列找技术?宗庆后告诉记者:“我们深深感受到智能制造对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娃哈哈有两个机电厂,以前是给自己做模具和做一些进口设备的配件,现在也能做一些非关键的饮料机械和机器人了。我们研发的码垛机器人,目前关键部件还是进口的,成本比较高。所以,我们准备和以色列、美国等拥有国际一流技术的高校共同合作去开发高端技术的产品,还准备在浙江搞一个科创小镇。”

  毫无疑问,上马工业机器人、建智能化菌种车间这些新项目,都是宗庆后拍板定的。在企业界,宗庆后的亲力亲为是有名的,他的强势作派众所周知。对此,他自己做过剖析“整体上来说,我的性格坚韧而固执。我通常会瞻前顾后,思考清楚,然后一门心思地往前走。几十年下来,我大部分的选择都成功了,也有小小的一部分,遭遇了挫折。”

  他带着娃哈哈飞速奔跑了30年。30年后的今天,当外界风言风语“娃哈哈老了”的时候,这位作风霸气的老人淡定应对,“(品牌)变老了,那就想办法(让娃哈哈)‘焕发青春’。”

  通常,宗庆后在办公室接受采访时,工作人员会先将娃哈哈的产品摆放在桌上。娃哈哈AD钙奶、八宝粥、营养快线、爽歪歪……琳琅满目的,每一样宗庆后都如数家珍。“喝了娃哈哈,吃饭就是香”,记得当年这个广告词的小朋友如今已渐渐步入中年;而看着电视,学着华少超音速播报“娃哈哈启力为中国好声音加油”的是另一代的年轻人。怎么让一代又一代消费者认娃哈哈的牌子?娃哈哈食品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李言郡肩负的任务就是开发健康的,适合现代人口味的新产品。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宗庆后似乎没怎么变,每天工作16个小时、每年200余天走读市场。知情人透露,他女儿宗馥莉也是一样的拼。

  平静的表象下,改变也在悄然发生。集团管控、扁平化管理、分级授权、承包经营、全流程化管理,是符合宗氏领导的娃哈哈管理架构。之前从来不设副总的娃哈哈,在2016年1月新提拔了两位副总经理。娃哈哈集团企业管理办公室主任江金彪觉得这很自然,“他(宗庆后)觉得公司未来的发展需要培养一些人”。

  宗庆后本人其实并不把这视为敏感话题,“国家讲依法治国,企业也要讲法制,一张制度员工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清清楚楚。形成习惯以后,任何人来管都可以的。年龄大了,还是要有人来接班管理的。民营企业的接班不一定是子女接班,也可能管理层接班。”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宗庆后并不担心而立之后的娃哈哈。企业很健康,员工很齐心,女儿很努力。最艰难的时刻都挺过去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责任编辑:秦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