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女子遭多名男子殴打3小时 疑与举报“洗钱案”有关

2016年11月04日 10:44   来源:广州日报   张丹

  女子遇袭疑与举报“洗钱案”有关

  在宾馆遭多名男子殴打绑架 劫持到车上被刀伤 凶手至今未落法网

  近日,陕西榆林神木县一女子,在宾馆被多名男子殴打劫持,随后遭割颈,幸而未死。

  该女子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遭逢大难与此前她到西安举报朱某1.06亿元的巨额“洗钱案”有关,她怀疑自己遭到了朱某的打击报复。

  该女子与朱某此前是好朋友,并且有经济方面的来往,今年5月,她就曾遭到过朱某委托的“要债人”威胁。但她强调,“要债人”与最近遇到的劫持者是两伙不同的人,债务纠纷也与此次绑架事件无关,“主要是因为我举报了她。”

  文/广州日报记者 张丹

  “现在连输液都不敢在一个诊所连续输,只能不断地换诊所输液治疗。”周丽(化名)告诉记者,她的颈部至今仍然有一条长长的刀伤,长达10厘米。

  陌生大汉进宾馆殴打

  10月20日晚,刚刚回到陕西榆林神木县友谊宾馆的周丽,就听到了门外的敲门声。“我们刚刚回来,以为是服务员有什么事情,就开门了。”

  开门后,她才发现门口站着的并不是服务员,而是五六个强壮的大汉。

  “他们二话不说就冲了进来,然后就开始打我。”周丽回忆说,当时和她一起在房间内的,还有两个朋友。朋友刚开始反抗了一下,然后劝说“不要打人”,之后就被壮汉们将手脚都控制住了,动弹不得。

  “你如果看宾馆的监控视频就会知道,我当时在门口还挣扎了很多次。”周丽说,那伙人一进来就把她的衣服给扯烂了,然后就殴打她,之后她还被扯着头发往门外拽,她苦苦哀求,最终才让她把衣服重新穿上。

  周丽说,进到房间内打她的人有五六个,自始至终都没有讲一句话,就是殴打。随后,通过宾馆内的监控视频,她才发现,当天进入到宾馆内的一共有9个人,全部都是一伙儿的。

  随后,周丽就被一行人拉扯着上了汽车,“他们一共开了两辆车,我被4个人控制在一辆车上,另一辆车就跟着。”

  被殴打、刀伤3个多小时

  “我在下车时,用偷偷藏起来的手机报了警,时间显示是10月21日凌晨1时25分。”周丽说,从她被带离酒店,到最终脱困,一共经历了近3个半小时。

  周丽说,当时她在车上,就已经猜到了这伙儿人背后的“老板”,可能就是她之前举报的好友朱某。

  周丽害怕极了,那伙人边开车,边商量“怎么弄死”她,“其中一个说‘用匕首在脖子上捅死算了’。”

  随后有人用匕首划伤她的脖子,她的上衣、裤子上沾了很多血,“车上司机说把我弄死也不好,半死不活就行了,他们这才罢手。”

  在车上被“折磨”的3个多小时时间里,周丽丈夫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但由于手机被没收了,她根本接不了电话。

  她想到自己的包里,还藏着另外一个小手机,所以,在被推下车前,她拼命将自己的包扯到了身边,并在劫持的车辆开远后第一时间报了警。

  “我当时都已经快昏迷了,可能是求生的欲望让我又清醒了点。”

  之后,周丽被送到榆林市中医医院进行抢救。她向记者提供的诊断证明显示:她的双眼部挫伤、右颈部切割伤、头部外伤后综合征、双颧部软组织损伤、左食指切割伤。其中,她的颈部伤口长度约10厘米。

  称举报上亿元“洗钱案”

  周丽说,2015年11月,她丈夫的银行账号上突然多出了一亿多元。“这些钱是我以前的好朋友朱某的,她当时非常急。”当月月底,她便和朱某一起去西安提现。

  这1亿多元先转到她名下的银行卡上,又分三次全部取出,分别是4000万元、2000万元、4600万元,共1.06亿元。这1亿多元原本将被陕西省高院冻结,转入她的账户再被取出后,又在另一家银行暂时存放,再被借用多个账号取走。

  周丽说,她也是被“胁迫”的,而最终这些钱她一分都没有动过。今年9月底,她到陕西省银监局举报上述“洗钱”事件,但过程并不顺利。

  今年10月初,当她再次前往西安举报该“洗钱”事件时,她说自己就接到过“挟持者”的电话,那时丈夫被殴打、控制在家里超过24小时。

  两人此前有债务纠纷

  周丽说,朱某曾经是她的好朋友,“而且不是一般的好朋友。”

  她也经常与朱某有经济方面的往来。“我曾经向朱某借过钱,有上百万元。”

  今年5月以来,周丽和家人不断遭到骚扰威胁甚至殴打,主要原因是朱某派来“要债”。她说,那伙要债的人还拿着朱某委托要债的“合同”,到她家和她所在单位贴“欠债还钱”等等。“我丈夫曾被他们限制人身自由,他们还到我孩子的学校去,扬言绑架小孩。”那伙要债的人,也因此被拘留了几天,就再次被放了出来。

  周丽说,此前,要债的那伙人还在当地的某论坛发帖子,“悬赏”50万元找她。

  她再次强调,自己的债务纠纷,与劫持事件,是两个事件,不能混为一谈。

  此次绑架事件后,周丽分别向神木县和榆林市公安部门报警,希望能够得到处理。但是,从10月21日至今,她仍然奔波在多个派出所之间“做笔录”。“我明天还要去做笔录,之前已经做了好几回了。”周丽说。

  此外,她也希望自己举报“洗钱案”能够受到重视,对此事进行调查。

  此前,据媒体报道,神木公安钟楼派出所负责人证实,周丽曾报案,派出所的一位民警表示已经联系过周丽,希望她配合做进一步调查处理。

(责任编辑:石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