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多所高校提出建设“新工科” 探索新人才培养实践

2017年05月19日 14:19   来源:工人日报   

  最近,“新工科”火了起来。2月份在复旦大学举行的综合性高校工程教育发展战略研讨会达成了“‘新工科’建设复旦共识”,随后,教育部发布《关于开展新工科研究与实践的通知》,启动“新工科研究与实践”项目。此后,关于“新工科”的讨论不仅在高校展开,也成为企业的热点话题。

  教育部指出,希望各地高校开展“新工科”的研究实践活动,从而深化工程教育改革,推进“新工科”的建设与发展。

  “新工科”,能否培养出“中国制造”需要的新人才,正在成为教育界关注的话题。

  传统工程教育有些“旧”,企业“吃不饱”

  我国有世界最大规模的工程教育。教育部门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工科本科在校生达521万人,当届毕业生119万人,专业布点17037个,工科在校生约占高等教育在校生总数的三分之一。

  但是,面对庞大的工科生群体,企业常常感到的却是人才“吃不饱”。

  “招来的学生,很多实际业务能力不理想,很难直接上手使用。有的时候我们甚至不得不采取这样的形式,提前半年让学生来实习,熟悉企业业务,毕业了再正式招进来。”在一家工业企业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陆先生说,“最重要的是,企业规定,新进两年的大学生要下厂锻炼,很多人听到这个,就不来了。”

  根据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的《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我国制造业人才面临着较大缺口。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人力资源总量8589万人,专业技术人员仅为809万人,占比不到一成。而在装备制造业中,规模以上企业人力资源总量近1794万人,其中人才总量近736万人,具有本科以上学历者占人才总量不足三分之一。

  “还有一点,工科学起来课程更难,但工作环境可能并不理想。这使得很多工科生毕业后不愿意从事所学专业,或者不愿意继续深造,也有不少人跨专业考其他专业硕士。”从一所地方理工类高校毕业的谢晓宇说,他所在的班里,有不少人转考经管类研究生。“本身工科生的数学成绩好,跨专业考研比文科生有优势。”当然,这些学生毕业后,也不愿再从事工科工作。

  “人才是发展壮大新经济的首要资源。工程教育跟产业发展是紧密联系的,相互支撑的。工程教育改革如果滞后,那就拖了产业的后腿。我们急需发展‘新工科’,来支撑新经济发展的人才需要。”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张大良说。

  “一些已经淘汰的东西,学校还在讲,还在考,还在用”

  曾任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的葛道凯,在中国制造业人才发展座谈会上指出,制造业人才面临六大问题,其中就包括了学科专业不合理、针对性不强等问题,还有就是职业精神培养不足,合格率低。

  教育部科学技术委员会曾组织《面向创新型国家建设的工程教育改革》重大专项课题,课题组曾对中国工程院院士、高校教师和企业工程技术人员进行调查,九成受调查者认为,影响工程教育质量和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缺乏具有工程实践背景的师资队伍。

  华东理工大学副校长钱锋就表示,我国工科教师队伍“非工化”趋向日益增加,工程设计和实践教育严重缺失,这一状况亟待加以扭转。

  “学校课程很多和企业对不上,一些已经淘汰的东西,学校还在讲,还在考,还在用。”谢晓宇说。

  “研究生期间,很多时候就是给导师的实验室打工,忙课题,反而被局限在某个领域内,真正的实践机会很少。”如今在一家科研机构从事研发工作的丁先生说,很多东西,只能工作后“重新学”。

  教育部、人社部和工信部编制的《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中也指出,“制造业人才培养与企业实际需求脱节,产教融合不够深入、工程教育实践环节薄弱,学校和培训机构基础能力建设滞后”。

  “复旦共识”之后

  今年2月18日,教育部在复旦大学召开了高等工程教育发展战略研讨会,与会的30所高校对新时期工程人才培养进行了讨论,探讨了“新工科”的内涵特征、建设与发展的路径选择,最终达成了“复旦共识”,提出要服务以新技术、新业态、新产业、新模式为特点的新经济发展,以产业需求为导向,主动设置和发展一批新兴工科专业,推动现有工科专业的改革创新。

  根据这份共识,工科优势高校、综合性高校和地方高校,作用并不尽相同。工科优势高校的关键词是“科技创新”,“要对工程科技创新和产业创新发挥主体作用”;综合性高校的关注点是“技术和产业”,“要对催生新技术和孕育新产业发挥引领作用”;地方高校的发力点则在“区域”,“要对区域经济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发挥支撑作用”。这份共识还提出,“新工科”需要政府的支持和社会的参与,“鼓励行业企业参与到教育教学各个环节中,促进人才培养与产业需求紧密结合”。

  天津大学校长李家俊就建议,应当进一步激发和释放重点工科高效办学活力,建立企业行业参与大学人才培养的支持力度,落实工程人才培养的实习实训环节。

  与此同时,随着工业日新月异发展,新专业也不断出现,新的专业领域也出现了人才缺口。到2025年,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人才缺口950万人,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行业人才缺口450万人。

  “工程教育改革如果滞后,那就拖了产业的后腿。”张大良说。

  许多高校也在加大“新工科”领域内的专业布局。2015年,高校本科专业新增备案中,物联网工程新增数达到了61个,数字媒体技术达到29个,网络工程达到了27个。

  不过,在实际教学中,“新工科”到底该怎么教,学生该如何培养,依然需要探索。在“复旦共识”中,相关高校将共同启动“新工科研究与实践”项目,围绕工程教育的新理念、学科专业的新结构、人才培养的新模式、教育教学的新质量、分类发展的新体系等内容开展研究和实践,“边研究、边实践、边丰富、边完善”。

(责任编辑:秦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