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就业难与新知识无用论

2013年08月26日 07:42   来源:中国青年报   秦晓鹰
    



    就业压力像座大山。在大山重压之下,一切都扁平化甚至扭曲化了,包括人的意识和认知水平。

    一些大学毕业生因为找不到工作,便怀疑所学非所用,甚至盲目责怪高校专业设置不合理,与市场经济“不搭界”、“不对接”。在这些年轻人眼里,眼下用不上或者说不能立刻挣钱吃饭的知识统统无用!

    我不敢说,这种认知是否已影响到政府各部门,但至少已使不少教育主管机构、一些大学的管理层,都开始有意无意地表示,要用毕业生的就业率作为对高校评级考核的最重要的标准。

    不甘寂寞的媒体也在为此推波助澜。前些日子,不少新老媒体纷纷对中小学的暑期作业题发出责问。有的还就此随机采访了不少成年人,请他们回答,是否还记得中学时代学过的数理化定理以及曾“死记硬背”过的古文。得出的回答大多为“NO”。于是,媒体的结论便是,这些知识所以被忘得一干二净,原因很简单,就是用不上。最近,因为要宣传大学生创业,多家媒体又有意无意地选出生活中的各种实例,如某名牌大学毕业生从卖肉到创办肉类屠宰公司而赢利、而实现了人生价值云云。

    持类似这种观点的,还有相当一部分上年纪的人,他们的抱怨夹杂着“过来人”的世故与务实:(数学课中的)几何三角函数有什么用?(物理课中的)光电效应有什么用?(体育课中的)立定跳远有什么用?一连串的否定,是他们为后代着想时的焦灼,还是令人啼笑皆非的经验之谈?

    众所周知,人类的文化知识可以简略地分为两大类,即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而在这两大类中,又可分为应用性知识与基础性知识,或者曰“显型知识”与“隐型知识”。今天,为许多中国人所怀疑所诟病甚至大有扬弃之意的,多半属于基础学科以及隐型知识。在就业压力下,人们渴求知识的技能性、专一性、实用性,并且希望中国的教育体系、教育内容和教育布局能向技术专科倾斜,弥补技术专业人才市场的不足,这不但无可厚非,而且可以称道。但是,这种希望、期待绝不能成为怀疑自然科学基础知识教育的理由,更不能成为抛弃人文社会科学的歪理。基础知识和基础理论是一切实用的工具性知识的基础,而人文社会科学几乎可以称之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社会最基本的文化底蕴和精神素质。由这种文化底蕴和精神素质所影响的社会面貌和社会风尚,则构建出人们的基本生活方式、行为模式和思维定式。因此,笔者有理由担心,这种畸型的对知识与文化的筛选,这种只以实用性和工具性为取舍标准的淘汰,这种把求职和职业培训当作高等院校改革方向的误导,会不会再现30多年前那场可怕的“读书无用论”的风暴呢?只不过它在今天被涂抹上了商业和利益的油彩罢了。

    不久前,中学语文课要不要保留鲁迅杂文,要不要保留古文,甚至是否保留地理、生物、历史课的争论,引来了很多有识之士的警觉和抨击。的确,如果我们对知识宝库进行这种毫无道理的分割与分拆,那其实就是对人类精神文化成果的一种粗暴亵渎。而当自然科学中的基础理论和知识、人文社会科学中的基本理论和知识,都越来越被迫远离我们,越来越被忽视、轻视甚至遗忘,中华民族的未来将会出现巨大的文化空洞。

    这个巨大的文化空洞叫作失去创造力;

    这个巨大的文化空洞叫作失去对外部世界的理解和对人类文明的尊重;

    这个巨大的文化空洞叫作失去民族精神追求的完整性,而只留下永远与科学无法融合的“工匠性”,即可爱又可怜的“纯工具性”追求;

    这个巨大的文化空洞叫作与传统文化和传承方式的断裂;

    这个巨大的文化空洞叫作丧失社会自我净化的道德约束力;

    这个巨大的文化空洞叫作堵塞提升公众科学普及水平的阶梯。

    最近,一个会变魔术的所谓大师招摇撞骗行医收徒敛财无数,让许多名人、明星和官僚懵懂上当。这一事实,使笔者更深感上述文化空洞的存在。自然科学的基础知识和基础理论,人文社会科学的基本知识与基本理念,的确不会直接产生经济效益,不会助人求得职位与薪酬,但它们是人类文明进步脚步的回声,是人类智慧的高度结晶,是人类摆脱丑陋的美的共鸣,更是人类不断战胜罪恶的善的提升……我们脱离人猿已经数百万年,我们的进步所需要的,已经不仅仅是工具。天才的军事家拿破仑曾经说过,思想的力量总会战胜剑的力量。天才的科学家钱学森也曾经说过,一个“大写的人”必须由科学与人文两个支柱来支撑。今天的中国人,难道不明白,这看似虚无的科学与人文的知识结构,恰恰是我们实现中国梦和个人梦的最根本的支撑!

(责任编辑:马常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