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恩富:北京居住证申请常驻户口5-7年较合适

2012年03月05日 10:16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5日讯  4日,全国人大代表、社科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程恩富接受中国经济网、和讯网联合访谈时表示,他今年的议案是从财富收入分配的角度谈共同富裕。他说房地产可以借鉴国外国普遍的做法,各级政府可以根据当地情况,对已建成的住房在一定时限内未销售或者出租,收闲置费。1月北京地方两会上,北京市副市长刘敬民称居住证有望年内出台,程恩富认为,根据沪深经验,以5-7年为年限由居住证申请常住户口较合适。

    以下是访谈实录:

    记者:微博热议合肥市长谈合肥房价。您是合肥籍的人大代表,您怎么看?

    程恩富:根据我了解的情况,合肥高校、社科院包括有些公务员可能住房总体上解决的比其他省市的要好一些,物价水平也没有上海、北京那么奇高,所以张庆军市长认为合肥的房价一直比较平稳,泡沫成分并不大,国家调控政策对合肥房价影响并不大,这个论点还是有数据可以支撑的。当然还是要防止很多大规模投资性的需求,更多的向民生倾斜,向保障房倾斜,向中低收入的需求者倾斜。所以不一定马上放松首套房子政策,还可以再维持一阶段,再来看看情况再来决定。

    记者:因为大家会觉得作为普通消费者,可能感觉有点僵持的状态,房价真的掉下来,好像还不是那么明显,新开盘楼盘价格相对都是比较低的。

    程恩富:我去年在“两会”发表的言论认为,可以借鉴国外普遍的做法,国家各级政府可以根据当地情况,每个城市、每个省的情况不同,来决定该省市在一年、两年还是三年之内,已建成的住房如果还没有销售或者出租的话,那么可以收闲置费,这是国外普通的做法。因为住房的问题不同于一般消费品,直接涉及到基本生活资料的问题,当然也具有一定投机性,首先还是基本的生活资料,所以我们不能要大量空闲房空在那儿,然后政府再去筹集资金花很多经费再去造公租房也好或者廉租房也好,所以应该把现有住房限期让他们销售或者出租,这样政府就没有必要大规模再去建造廉租房和公租房,至少最近两三年可以拾遗补缺造一些,去年提出这个政策,网民几乎是百分之百的赞成,这个对民生有利,对政府的工作也极为有利。当然我后面还有一句话,去年媒体没有认真报道,后来我请他们加上去了。就是在限期要出售或者出租的同时,你要测算好要确保开发商能够有15%左右的纯利润,不能只顾一头,应该做到住房的供求双方都能够获利,但是过去房地产商奇高的利润,这个现象应该通过我这个措施得到遏制。

    记者:您刚才也说还需要维持一段时间,目前这个调控再压一段时间,这样的话咱们调控目的是什么,是保障刚性需求老百姓住房问题,但是有些人是投机型的,如果时间拉的稍微长一点,是不是能够把投机性这种行为能够挤压出去?

    程恩富:对,如果采取我这个举措的话,投机性的购房就很难实现。因为总体房价根据我的预测,应当说如果国家宏观调控房地产的政策没有大的变化的话,应当说房价是会微跌,比如说跌5%到10%之间,就是10%以下,这个当然是指平均,每个省市的情况也不同,而且每个省市的繁华地段和近远郊住房的房价变动也不同。所以这个问题直接涉及到民生问题,涉及到我们讲的共同富裕,因为住房问题如果解决的好,对促进共同富裕,对提高居民幸福感是非常有利的。

    记者:这个议案里面共同富裕是包含几个方面?

    程恩富:我这个共同富裕议案主要是谈财富和收入分配的状况,当然你如果住房问题解决好,肯定对影响收入的分配结构,所以我的议案重点不是提这个,但是和这个是密切相关的,现在如果你投机性的,像我一个同学一下在全国买了六套房,他也不去住,像这种已经买到房子的人,也应当采取我刚才讲的措施。

    我刚才讲的措施不光是针对开发商,你已经买的房子,如果你长期不租,国家各地政府可以作出一个规定,比如说一年不租或者再长一点,你两年三年都不住的话,那么也要收闲置费,这个国外也有这样一个较为普遍的做法。这样你去投机,你不敢买,买了也没有必要,因为你买完以后不去住,你买六套怎么可能住呢,买两套我夏天还到哪儿去住上三个月或者冬天到哪儿去住,如果你是有四套、五套你肯定不会去住,这样一旦收闲置费,那你就不愿意去买了。一个是开发商造的房子,一个是已经搞大规模买了好几套甚至于十几套投机性住房的人,是个遏制。他们把房子卖出去、租出去,都有助于房价微跌。当然我不主张房价大跌,大跌也会损伤很多居民的收入,这个在香港过去有过教训,所以我是主张微跌的。

    记者:最近很多城市出现微调的政策,比如说上海、芜湖。中央还说坚持调控不放松,这个怎么看?

    程恩富:应当理解为总体不放松,但是每个省市实际上差别是很大的,所以应当还是从当地的实际出发的,这是一个总的工作原则。你要去问中央政府要不要放松,这个问题本身这样问就不对了,总的全国范围内大概是要强调调控。

    记者:能不能对2012年房价走势做一个预期?

    程恩富:房价应当说大城市总体上走势还是微跌的,目前已经在跌了,国家统计局说70个城市已经跌了。

    记者:二三线城市呢?

    程恩富:二三线城市即使微跌幅度不如大城市,因为它本来相对于收入来说,它的倍数本身就相对小一些,不像大城市前面六七年涨的很快。

    记者:那这样很多消费者就很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买。

    程恩富:所以我刚才一个政策建议,要有有关机构进行供求两方面的预测,而且今年你当地新开工多少房,能竣工多少房,这些数字都要透露,都要公开化。市场经济应该提供白色信息,不能搞黑色、灰色信息,大家都凭着感觉走,要不都去买,要不都不买,这个都不利,协调供求信息要透明,大家都非常理性,我开发商也知道房价有多少有多少人想买,我是不是今年开工就这么多,我开工竣工速度怎么样,我认为这项工作应当做的,政府应当自己做或者委托有关中介机构大学来做,全国都应当这样。

    记者:今年您还关注其他方面民生的话题吗?关于户籍制度,刚才过去1月份北京“两会”上,北京副市长刘敬民他说今年年内可能北京居住证制度有望出台。实际上在上海其他城市,深圳都已经开始实行了,所以想问一下北京出台这个居住证政策,牵扯的一些问题,还有给带来的一些幅度,还有一些落实的问题,落实就是很困难的。

    程恩富:关于户籍制度,总体上是要采取放开的一个方针。对于像上海、北京这样特大城市,它是一个流动人口都是6、7百万人口,如何谨慎的放开,也就是贯彻中央讲的稳中求进的方法,既体现公民的平等性,又不是过快的影响比如北京、上海已有户口居民环境和生活质量,这里面有一个统筹协调的问题。如果是像有些中小城市,如果它一下子放开,对居民的生活、交通、教育,比如说小学入学等等,如果没有太大影响的话,那么我建议可以较快的放开。所以应该区别不同城市它的流动人口的数量。这方面重庆的经验还是值得高度重视的,我们也去调查过,他们对农村户口进入城市是采取了非常来去自由、非常优惠的政策,一旦农民愿意成为城市居民,就可以穿五件衣服,这五件衣服就是在医疗、保险、养老保险、教育等方面五个方面都和市民享受同等待遇,这样他们最近一两年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的人数是比较多的,也是比较快的。同时它们采取自愿的原则,你愿意转就转,你要愿意回去也可以,关键你在城市里面有没有一个工作,稳定的收入。至于住房他们廉租房是可以给这些人提供的,2000元以下月收入重庆都提供廉租房,廉租房几年还可以买下等等,所以重庆这方面工作搞的比较好,我觉得可以各地可以到它那儿取取经,然后结合各地的情况。

    记者:北京市比较谨慎的,副市长提的居住证,上海居住证满七年可以申办上海户口,但是北京现在连居住证在京沪广深,四个外来人口最多一线城市里面,唯有北京连居住证还没有。今年1月份北京给出这个信号,给人的感觉可能稍微想放松,但换成户籍还是下一步,还远着呢。

    程恩富:居住证应该立即就给了,因为它涉及到的问题并不复杂。像上海如果7年就能转称正式户籍,从公民平等性上讲是可以的,当然七年之内要有比较稳定的收入,该交的税收也得交,确实他是确实是稳定的收入,而不是到处打临时工,他收入不稳定。

    记者:比如像在北京买房子、买车先够都以五年交税来作为限制,上海是七年,广东省是五年可以申请常住户口。

    程恩富:如果你规定五年,上海规定七年,那么一旦人家申请到正式的户口,你自然就要享受市民平等待遇,否则规定了五年还不能享受,你的户口就没有意义,这是假户口。所以应该是规定五年就是五年,五年是不是每一件社会保障,医疗方面、教育方面都要完全一致,当然也可以适当做一点调整。

    记者:您觉得在户籍问题上,对比沪广深,北京可以有哪些改善?

    程恩富:我认为可能要放开一个是住房,就是可以快一点,第二就是读书教育方面应该享受的比较快,因为小孩子马上就要上学了,不能等很多年。至于别的方面,养老这方面看你这个城市总的承受力怎么样。总的来说我认为还是应当在五到七年之内和市民一视同仁。

    记者:您是觉得如果北京实行居住证制度的话,五到七年还是相对合适一点?

    程恩富:应当是可以的,财力本身也是允许的,同时也要有公平性,人家为你城市干了五年到七年,你还不给一个正式的身份,不享受市民的待遇,这也不行。但是他要有相对稳定的工作,这个是一个前提。

 

 

    程恩富代表:全国楼市调控政策不能“一刀切”

 

    针对近期芜湖、上海等地频刮楼市“微调”风,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程恩富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楼市政策不能“一刀切”,应从本地实际情况出发。另外,政府可以委托调查机构或者大学对楼市供求两方面进行统计,使信息、数字透明化,让开发商和置业者理性地处理这个问题。 

(责任编辑:韩茜)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