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内时政更多新闻 > 正文

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明确融合发展方向 “10种业态10大路径”前景无限

2019年11月19日 05:37   来源: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熊 丽

  近日《关于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印发,明确提出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两业融合”的概念,这是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是新时期工业化与信息化“两化融合”的准确表述,也为深化“两化融合”找到了正确方向和实施路径,将深度影响我国产业融合进程——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5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25年,形成一批创新活跃、效益显著、质量卓越、带动效应突出的深度融合发展企业、平台和示范区,企业生产性服务投入逐步提高,产业生态不断完善,两业融合成为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

  两业融合怎么融?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学者。

  新时期“两化融合”新方向

  “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是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所长黄汉权表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随着信息技术快速发展和经济服务化趋势不断深化,产业交叉渗透、融合共生现象不断涌现,融合新业态新模式快速成长,产业融合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特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研究员李广乾表示,《实施意见》首次提出了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两业融合”的概念。“两业融合”是新时期工业化与信息化“两化融合”的准确表述,集中反映了新一代信息技术作用下“两化融合”的深刻内涵和本质属性,为深化“两化融合”找到了正确方向和实施路径。

  当前推进“两业融合”还面临着不少短板。李广乾分析说,我国制造业主要从中低端产业起步,这些年来虽然在产业规模、经济影响方面已经位居世界前列,但高端、核心技术和产业仍然比较薄弱。现代服务业特别是研发设计、创意和高端品牌建设等方面还需要提高。

  “以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移动通讯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正在重新构建信息化发展面貌。”李广乾认为,面对这种形势,我国除了华为等在移动通讯领域取得领先地位外,其他多数领域仍然受制于人。同时,计算机、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以及工业软件等领域,长期处于被动局面,成为“两业融合”最大障碍。此外,高端人才也比较欠缺。

  “《实施意见》出台,将有利于激发两业融合发展活力,加快我国产业转型升级,助力打好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攻坚战,推动制造强国建设和高质量发展。”黄汉权说。

  探索新业态新模式新路径

  《实施意见》梳理提出了10种发展潜力大、前景好的典型业态和模式,包括推进建设智能工厂、加快工业互联网创新应用、推广柔性化定制、发展共享生产平台、提升总集成总承包水平、加强全生命周期管理、优化供应链管理、发展服务衍生制造、发展工业文化旅游以及其他新业态新模式等。

  李广乾认为,工业互联网平台是其中最为关键的内容。未来,工业互联网平台既是“两业融合”的典型业态和模式,更应该是“两业融合”的基本方向和主要依托。当前,全球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都还处于初级阶段。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起步不晚,但面临问题很多,特别是在工业软件方面非常薄弱,必须采取特殊政策措施,加强工业软件自主化建设。

  在实施路径上,针对制造业重点行业、服务业重点领域,《实施意见》提出了加快原材料工业、消费品工业、装备制造业、汽车制造等重点行业双向融合发展的10项可能路径。

  对此,黄汉权认为,两业融合发展包括制造业服务化、服务业制造化两大方向。推动两业融合,必须鼓励企业根据行业领域特点,结合自身情况,进行自主探索和选择。

  例如:在推动消费品工业和服务业深度融合方面,注重差异化、品质化、绿色化消费需求,推动消费品工业服务化升级;在提升装备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水平方面,推动装备制造企业向系统集成和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型;在完善汽车制造和服务全链条体系方面,加快汽车由传统出行工具向智能移动空间升级……

  “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和水平后,在互联网、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支撑下,由企业主导、市场驱动的必然产物,具有主体多元、路径多样等显著特征。鼓励探索新业态新模式新路径,符合产业融合客观规律和发展趋势。”黄汉权说。

  释放各类主体融合潜力

  《实施意见》明确提出,在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的过程中,要发挥多元化融合发展主体作用。这些主体既包括产业链龙头企业、行业骨干企业,也包括专精特新中小微企业、平台型企业和机构,以及其他各类主体。

  之所以专门对企业主体作出规定,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两业融合是科技革命、产业变革和消费升级的必然产物,两业融合的业态、模式是在市场竞争中不断催生、经过检验逐步形成,发展路径需要企业结合实际不断探索、自主选择,推动两业融合发展必须发挥企业主体作用。

  黄汉权分析说,不同类型主体融合发展作用也不尽相同。例如,华为等产业链龙头企业,主要发挥其产业链引领作用,通过技术、产品、服务等领域持续创新,带动配套、服务企业协同发展,实现全产业链高端跃升;宝武钢铁等骨干企业,主要发挥其行业示范作用,通过先行探索提供系统解决方案,引导业内企业学习借鉴,避免走弯路;专精特新中小微企业,主要发挥其贴近市场、机制灵活等优势,探索新业态新模式新路径,通过融合培育形成一批“小巨人”和“单项冠军”;网易、小米等平台型企业,主要发挥其整合资源、集聚企业优势,构建以平台型企业为中心、众多企业参与的产业生态圈。

  “融合发展虽然是企业自主行为,但也需要政府营造良好发展环境。”黄汉权指出,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我国对制造业、服务业采取相对分立的态度,往往就制造谈制造、就服务谈服务,在政策措施和管理体制上也有明显差异。两业融合实践探索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对传统的管理体制和政策体系提出了新要求。

  孟玮表示,下一步,国家发展改革委将会同有关部门,抓好《实施意见》的贯彻落实,着力解决一批制约两业融合发展体制性机制性障碍,强化政策性创新,加大对各类市场主体的支持和引导力度。(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熊 丽)

(责任编辑:冯虎)

精彩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