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浙江:干在实处走在前

2019年08月28日 07:54   来源:经济日报   记者:黄平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编者按 2018年,浙江绿色发展指数、万元GDP能耗均居全国各省份第三位,旅游业总收入超过万亿元。浙江从“千万工程”到美丽乡村建设,从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到“大花园”建设,“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重要生态文明思想深刻改变着浙江,让浙江在生态环境保护中赢得绿色效益,在生态文化繁荣中提升绿色品质,在生态治理和谐中获得绿色福利。

  衢州:打造“山海协作”升级版

  “山海协作”是习近平同志主政浙江期间,为更好解决浙西南山区和东部沿海地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推动省域一体化高质量发展而实施的一项系统工程,是“八八战略”的一项重要内容。

  作为“山海协作”受益者、探索者和推动者,地处钱塘江源头的衢州市近年来坚持把区域开放作为最大的改革,不断打开思维格局和时空格局,以开放促创新,以开放促转型,做好“融杭接沪”大文章,打造山海协作升级版。

  杭州和衢州,一个依山,一个靠海。然而,今年3月开工的杭衢高铁(建德至衢州段),将杭衢距离从75分钟缩短至41分钟,实现两地同城化。

  “打通杭衢合作升级版,必须打通有形和无形的大通道。杭衢高铁为有形,山海协作升级版是无形。”衢州市委书记徐文光说,建设无形大通道,要以创新合作为重点,着力推动“三个转变”,从单向扶贫输血向双向合作造血转变,从传统产业梯度转移向创新成果转化落地转变,从以往市县分散单独协作向市域一体对口协作转变。

  近年来,杭衢之间山海协作范围涵盖了人才、旅游、体育、科技等33个领域。杭州先后为衢州柔性引进专家、博士硕士等400多名“千人计划”高层次人才,填补国内高新技术空白10多项。

  高铁线路—高铁枢纽—高铁经济,随着杭衢高铁这一有形大通道的打开,杭衢实现了融合发展的战略转变。去年10月,衢州正式加入杭州都市圈,加速融入杭州创新生态圈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

  “有形+无形”贯通了杭衢两大通道,而“飞地+高地”则让两地的区域协调得到统筹发展。

  位于杭州未来科技城的衢州海创园,是衢州建立的首个“飞地”,也是浙江省第一个跨行政区建设的创新“飞地”。

  与传统的合作模式不同,跨区域建设创新“飞地”,创业创新在杭州、生活休闲在衢州,研发孵化在杭州、产业落地在衢州,新区域大合作格局为“山海协作”升级版开辟了一条新通道。

  截至今年7月底,衢州海创园招商引资项目178个,基金项目95个,引进硕士博士60人,海归人才24人,高质量创新创业团队12个。

  去年10月,衢州海创园二期项目正式开工,总建筑面积约13万平方米,将在2020年底完成建设,为衢州正在打造的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慧旅游、智慧政务等数字经济、智慧产业发展提供了空间。

  据了解,杭衢双方坚持平等互惠、山海并利,杭州首提“飞地”待遇均等化,入驻衢州海创园的企业可享受杭州余杭区人才、项目、金融等政策;为衢州海创园入驻的高层次人才提供子女入学、医疗服务等便利;杭州未来科技城管委会将衢州海创园纳入统一的招商推介平台……

  “让高层次人才工作生活在杭州、创新贡献为衢州,真正把高端人才招引进来,把创新成果落地转化,对衢州创新发展、动能转换意义重大。”徐文光说,以衢州海创园为窗口,衢州市面向海外招才、选才、纳才,同时完善引才、用才、留才的政策机制,形成了“海外—杭州—衢州”直通型“引才链”。

  徐文光认为,山海协作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生态文明思想和“八八战略”的重大举措,是统筹区域协调发展的有效抓手,是新发展理念特别是协调发展理念在浙江的生动实践。这种协作模式抓住了社会主要矛盾、解决了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衢州将加大力度推进山海协作升级,推动区域高水平开放,更好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

  安吉余村村口竖立的“两山”理念纪念碑。 (资料图片)

  临安:美丽乡村数不胜数

  临安是杭州第10区。2017年9月,临安撤市设区,成为杭州最年轻的区。

  两年前,当天目山镇徐村村民听说要和周围3个村共建“天目山村落景区”时,曾将信将疑。徐村除了交通便利,从山水资源到产业禀赋并无特色。

  如今,3A景区“天目山村落景区——天目月乡”已建起游客中心、乡村大食堂,影视文化公司等纷纷入驻。过去,徐村唯一的葡萄园全年也只接待近千名游客,现在每天的游客人数已轻松破百。

  在临安,像徐村这样的美丽乡村数不胜数,构建起一张全域景区化的建设蓝图。近年来,临安以“浙西生态大屏障”为目标,以村庄整治和农房改造为突破口,率先全域推进“村落景区”建设,打造“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升级版。

  临安区委书记卢春强说,对临安而言,撤市设区大大加快与杭州主城区的一体化发展步伐,培育新的发展优势,激发新的发展活力,在更高起点上推进新型城镇化,全面提升区域发展水平。

  位于太湖源头的指南村,是上海、杭州、苏州等地城市居民周末休闲的旅游胜地,村内200余栋农舍掩映在300余棵古树之中。然而,几年前的指南村还是个私搭乱建的“低颜值”村落。

  “由于早期村里缺少规划,房屋建设管理不规范,农民建房一拥而上,很多明清古建筑以及古树被住房团团包围,影响了村落发展。”指南村党支部书记郤华锋告诉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任性建房不仅影响村容村貌,也成为邻里纠纷的导火索,更削弱了政府的公信力。

  为破解农村建房管理难题,临安创新出台了带图审批、带图施工、带图验收,建筑放样到场、基槽验收到场、施工过程到场、竣工验收到场“三带图四到场”模式,有力助推乡村振兴战略。2018年以来,全区共审批农房6250户,100%带图审批、100%审批档案齐全、100%带图施工,实现农村新增建房零违建。

  美丽乡村有了底色,如何进一步“增色”,把村落精雕细琢成个性鲜明的景区?

  卢春强告诉记者,按照全域景区化目标,临安启动新一轮村落景区3年行动计划,通过“八线六景”建设,让散落的自然禀赋和特色资源“串珠成链、连片成景”。同时,出台了浙江首个村落景区建设地方标准,涉及环境、人文、经济等七大项28条细则。在规划引领下,各个村“该补什么、该建什么”都实施了项目化管理,任务一目了然,资金也有保障。全区303个建设项目,个个精准对照村落景区标准而设定,为的就是彰显特色。

  地处“杭州—黄山—千岛湖”旅游中心的湍口镇,地广人稀,拥有浙江4大古温泉之一的“芦荻泉”。几年来,经过商业开发,湍口温泉产业做得风生水起,2017年接待游客近14万人次。高虹镇是个“藏在深闺无人识”的传统乡镇,如今正变身以生态休闲养生为主题的“龙门秘境”村落景区。走进石门老街,古徽派建筑映入眼帘,土酒坊和老手艺重现街头。石门的老街文化、大山的高端民宿、龙上的金丝皇菊,为村落生态景区引来无数宾朋。

  乡村游如何长久是村落景区建设的重点。临安通过招商引资,吸引社会资本投入,组建了专业机构管理运作。通过引入物业化管理模式,为村落景区发展保驾护航。目前,303个项目已完成294个,完成率达97%。

  卢春强表示,乡村振兴,既要塑形,又要铸魂。在临安,吴越文化、钱王文化、浙西民俗文化等文化资源正逐渐得到保护和开发,成为新时代乡村文明的核心力量。同时,通过制定规则标准、个性化规划设计、社会化投资建设和专业化运营管理,乡村旅游的价值正在被重新发现、认识和挖掘。

  诸暨: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

  上世纪60年代,地处绍兴的诸暨枫桥镇,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的“枫桥经验”,多年来一直是社会基层治理的样本。

  如今,诸暨依然坚守人民至上这一不变的初心,围绕党建统领、人民主体、三治融合、四防并举、共建共享,不断推进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走出了一条通人性、接地气的基层治理模式创新之路。

  枫桥镇枫源村有个民主决策机制——“三上三下”。村主任骆根土介绍,“‘一上一下’是村两委从群众中收集议题,并上门下访征求意见;‘二上二下’是召开民主恳谈会,深入讨论完善方案;‘三上三下’是党员会议审议决策,再经村民代表会议表决通过后实施”。

  在党建统领下,坚持人民主体,实现自治、法治、德治的“三治融合”,是新时代“枫桥经验”的核心内容。多年来,诸暨始终注重村级自治,注重把决策权、管理权交给群众。除了“三上三下”民主决策机制外,诸暨还深化落实村级重大事务“五议两公开”制度、创新推行10项村民自治机制等,积极促进民事民议、民事民办、民事民管。

  目前,全市551个行政村(居、社区)全面完成村规民约、社区公约等自治章程修订。不少乡镇制定出台了村民行为约束“负面清单”和劝导式“正面清单”,探索推行村规民约积分制考评,排名靠前的村民,可优先获得农村建房指标等资格。通过强化“做得好、受褒奖”行为,将德治潜移默化地融入乡风民俗,进而形成个人意志服从集体利益的道德准则,成为乡村治理的无形助力。

  同时,诸暨通过借民智民力参与社会治理,实现了治理主体由政府包揽向多元化参与的转变。在村级层面,“5+X”村级社会组织标准化建设,使得农村社会组织“活”起来;在政府职能层面,“部门+志愿团队”合作模式遍地开花,公安局有“红枫义警”参与地方治安管理,建设局有社区志愿者团队入户推进“垃圾分类”。

  此外,诸暨还充分借助民力,组建了环境污染纠纷、物业纠纷、医疗纠纷、交通事故等13个专业调解委员会,精心打造“老杨”“江大姐”等一批群众认可度高的品牌调解室,建成市镇两级联合调解中心和29家诉调、检调和警调对接工作室,形成多层次、社会化、全覆盖的“枫桥式”矛盾纠纷大调解体系。近5年来,全市人民调解组织共受理矛盾纠纷近7万件,调解成功率达98%。

  如今,诸暨共有登记在册社会组织728家,备案社区社会组织2371家,参加人数达28万人,占全市常住人口的18.8%。这些组织与个人在公共事务中发挥着专业性、公益性和群众性的优势,其作用渗透至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成为基层治理的一道美丽风景。

  据了解,近年来,诸暨市借助基层治理“四个平台”和全科网格建设,搭建“人力+科技”智能化、网格化防控治理体系。目前,全市共有网格1203个、网格员4394名,工作内容涵盖矛盾化解、公共安全、违法监管等100个具体事项。同时将市场监管、综合执法等多个部门的服务管理职权和534名人员纳入“四个平台”,负责信息数据采集和事项办理,今年以来共采集各类数据13万条,办结率达99.2%,真正打通了基层治理“最后一公里”。

  “要以‘互联网+’技术手段促进农村治理向城市社区治理转变,加快推进‘智慧社区’建设。”绍兴市委常委、诸暨市委书记徐良平说,今年,诸暨市大数据中心成立,未来,大数据将为社会治理、经济发展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成为基层治理的强大助力。(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黄平)

(责任编辑:刘江)

【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浙江:干在实处走在前

2019-08-28 07:54 来源:经济日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