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内时政更多新闻 > 正文

抗洪中,他用生命践行“初心”

2019年07月12日 14:05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7月12日讯(记者记者 刘麟 通讯员 陈驰)当所有受困群众被成功转移后,他却永远地离去了……

  7月11日上午,雨终于停了,天空放晴。湖南省株洲市醴陵上洲社区的工作人员和居民们正清理着洪水留下的垃圾、淤泥,大家的脸上看不到战胜洪涝的喜悦,只有无声的沉默。在路过街边一栋民房时,所有人齐齐放下手中的工具,对着堂屋深深鞠上一躬——这是上洲社区书记张清月的家,7月9日晚,年仅46岁的张清月在部署抗洪工作时几近晕厥,送医后不幸离世。

  回想起9日送“老搭档”回家的情景,上洲社区主任张际告恍惚了数十秒。“他说胸口很疼,如火炙烤。”张际告悲痛地说,共事9年了,再苦再累,他从未听老伙计抱怨过,“这次,他是真的无法忍受了。他生前安排部署的抗洪工作还在继续,可人却不在了。”

  张际告告诉记者,不久前,张清月才做完心脏搭桥手术,医生叮嘱他要卧床休息4个月。7月4日,张清月提前一天出院,从长沙湘雅医院回到上洲社区的家中。7月6日,上洲社区接到汛情通知,张清月得知后,躺不住了,在家利用电话开始安排防汛事宜,大到人员疏散,小到上百个垃圾桶的收回。“7日,渌江水位猛涨,河水漫延到街上。他再次电话通知社区的所有小组的组长,不能有疏忽。”张际告说,8日,街上的积水已有一米多高,可很多居民不以为然,以为和往年一般,在家“洗洗脚”,水就退了,没有撤离。

  7月8日下午,上洲社区2.5公里长的主街,九成的路段已被淹没,积水齐腰,部分地段水深达到2米。“我劝不住他,他坚持来办公室,召集所有组长开会,一定要劝群众撤离。当时他不时捂着胸口,说这点疼能忍。”张际告说,8日晚,雨一直没停,深夜里,张清月还在问他社区的情况。

  7月9日早上7点多,张清月接到了社区群众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已饥肠辘辘。此时,张清月家里的积水已没过膝盖,断电了,车库门打不开,张清月迈着肿得已看不见脚踝的双腿,徒步涉水,半路拦了一辆摩的就往办公室赶。中途,遇积水路段,摩的过不去,是张际告开着皮卡车将他接到了办公室。“物资补给还没到,不能让大家饿着,去把周边商店的发饼、面包、牛奶等买来,给居民送过去。”办公室里,张清月焦急地对五一组组长张建华说。上午9点,物资补给送达,居民的吃喝问题解决了。但因为涨水,有100多名居民需要转移,调度工作再次开展起来。社区专干陈洁见到张清月脸色苍白,劝他回去休息。张清月却告诉她,整个社区18个组中有15个组在渌江边,他放心不下。

  9日上午10点多,河边组居民朱阳生向社区求救。洪水已淹没他家的一楼,两米多高的水位让一家子只能上二楼避险,而他的儿媳、女儿都是孕妇。“让我去,老朱家二楼窗户有防盗窗,要破窗才能救人。”张清月的这一要求被社区其他工作人员拒绝。他试图下水行走,但步伐踉跄,差点倒在水中,最终被社区其他工作人员强行架回了办公室。工作人员驱船破窗救援朱阳生一家成功后,立刻电话告知正在等消息的张清月,让他放心。

  邓桂香家门口出现滑坡,坡度高达8米;老刘一家在二楼受困,手机快没电了……留守办公室的张清月一刻也没闲着,一直捂着胸口在指导值班的组长们,如何营救遇险居民。“我在上洲社区工作了11年,认识所有居民,也熟知社区的地形地势。”

  7月9日中午12点多,社区所有受困群众被成功转移,张清月才缓缓松了口气,但他的脸上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张际告在送他回家时,边开车边流泪。“他说胸口很疼,如火炙烤。”张际告说,共事9年了,再苦再累,他从未听老伙计抱怨过,“这次,他是真的无法忍受了。”回到家中吃药后,张清月的身体情况未见好转,意识也渐渐涣散,家人立即将他送到湘东医院。

  心跳40、心跳30、心跳20……“你叫什么名字?”医生高声呼喊着张清月。9日晚7点40分,“我叫张清月。”说完最后一句话,张清月闭上了眼睛,永远地离开了。

  噩耗传回长洲社区,居民们都不敢相信。居民彭云兰悲伤地哭泣着说,这些年,社区的线路改造、水质改造,都是张清月没日没夜带着大家完成的。“张书记前不久还跟我们说,已拉拢到资金,可以为社区建活动广场了,可他‘不守信用’”,答应的事,还没有做就走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清月18岁的女儿苗苗紧紧地握着父亲留下的手机,不停地擦拭,“从医院回来后,我撒娇让爸爸关掉手机,卧床休息,但他不肯,还说等抗洪结束,再请假休息。抗洪还在继续,爸爸却永远地走了。”苗苗说,爸爸从小教育她要做一个正直向上、有责任心的人,他用自己的生命践行着共产党人为民谋幸福的“初心”,爸爸的叮嘱,她会铭记在心,并立志成为爸爸所希望的那种人。

  张清月生前热情接待群众

(责任编辑:张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