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内时政更多新闻 > 正文
中经搜索

中铁建工:“智造”天津V1赛道 平整度误差不超3毫米

2018年11月09日 15:55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11月11日,由FRD与V1汽车世界联合举办的P3中国原型车耐力系列赛的收官赛,将在天津武清V1国际汽车园赛道上轰鸣,林志颖车队等将在此亮相。此前不久,由中铁建工集团上海分公司承建的天津武清V1国际汽车园赛道刚刚交付使用,德国专家试跑了几圈后大加赞赏,“感觉真的太棒了,这就是我想要的赛道。”“这是全球质量和设计最好的赛道之一。”

  高质量赛道的背后,有着中铁建工人突破国内外技术壁垒不断创新的感人故事。

  突破技术壁垒研发核心材料

  “你们用我们德国的沥青,价格要比市场上贵一倍。如果不接受现在的价格,下次来我们可要涨价。”这是德方沥青厂商的话。

  中铁建工集团上海分公司天津武清V1国际汽车园赛道工程项目经理李振宇介绍,目前国内通过国际汽联认证的G2级以上的汽车赛道一共有7条,天津V1赛道是由上海F1赛道设计的同一德国设计院设计,为国际G2赛道,通过国际汽联认证,可举办除了F1级别以外的所有国际汽车赛事,还可以用于汽车制造商测试汽车。赛道建成后,将对京津冀汽车产业发展颇有裨益。在这个关键项目上,德方希望全部进口德国原材料来修建,但昂贵的价格让承建方望而却步。

  李振宇告诉记者,建设赛道最核心的材料就是沥青混合料,国内最好的沥青铺高速路,骨料磨光值≥42%,而赛道专用的混合料,骨料磨光值≥55%,赛道要求的摩擦系数更是达到65%-85%远远高于高速公路要求的45%。项目自2017年2月15日进场后,就面临各种原材料需要进口的难题,其中沥青因用量大。高昂的代价催动李振宇将目光转向国内市场。调研过后发现,我国仅有1家企业能生产同等沥青材料,但价格和德国厂商不相上下。面对这一情况,项目部一咬牙,“我们自己研发吧!”

  德方给出了沥青的性能指标后,李振宇带领团队,一连找了若干家沥青厂商,才在河北黄骅找到了一家有能力合作研发的厂商,厂商和项目部开始了携手研发专用沥青的历程。

  沥青混合料指标要合格,里面还需要加特定的有一定橄榄石含量的辉绿岩,李振宇和团队又一连走访了国内多省市多家矿山、厂家,最终在一处矿山上找到了符合要求的辉绿岩,用来试生产的沥青混合料达到德方的指标。专用沥青混合料研发出来后,一下子为项目节约了3000余万元。

  赛道边,有若干U型槽,用于渗透雨水。如果采用德方指定的,1米就要1000多元,而国内同样的最好的不到700元,但需要定制。考虑到成本,项目部又找到了一家厂商,参照标准研制出了符合赛道需要的U型槽,送到北京国家检测中心检验合格后,用到赛道上。5公里多的U型槽,一下子又省了上百万元。

  随着项目部持续不断技术创新,让原本需要全部进口的原材料,都能够实现国产替代,也让这条可以举办顶级赛事的中国赛道国产化了。

  赛道平整度误差不超过3毫米

  “4米水平尺测量误差不超过3毫米,这是德方对赛道的平整度的严苛要求,相比之下,国内高速公路平整度的标准是3米的水平尺误差不超过4毫米。这种精度上的要求对我们来说又是一个挑战。”李振宇说。

  怎么才能实现控制3毫米以内的误差,又能保证赛道的压实度呢?项目技术团队想出一个巧妙的施工方法,采用8台压路机同时摊铺沥青。

  3台6-8吨的压路机在前面呈品字摊铺,3台1-3吨的压路机紧随其后,2台1吨的压路机再碾压一遍。为了精准控制误差,从技术上限定振动和碾压的遍数,连压路机的停放位置都做明确要求。

  摊铺沥青时,德方专家作为监理一直驻守现场紧盯施工的每一个细节。摊铺时,德方专家想自己调试压路机,被项目部施工人员立即拒绝,“不行,参数我们是严格设置好的,不能随便动。”德方专家却并不理解。项目部一再坚持自己对参数的科学设定,双方一时僵持不下。好在,技术上的沟通最终达成,项目部对沥青实现完美摊铺,实现了误差在3毫米以内。

  这种精度要求,紧紧是项目施工难度的一个缩影。据介绍,天津V1赛道集成了高科技,分为灰土层和结构层,里面均需要铺设管线。其中结构层厚度为1米多,又分了五六层,每层里都有不同的管线和结构。赛道长度为2.935公里,但里面的管线有200余公里。管线数量大、种类多,将用于污水、雨水、高压、低压、弱电、视频、转播、测速等,上下交错,施工难度大。为此,项目部成立了BIM技术团队建模,避免了管线的碰撞。因为一旦其中一根管线出问题,需要统统拆掉重新铺设,损失将会很大。

  最终,那么多管线,一根都没有出错。

  编制赛道施工标准培育新人

  任何项目的施工建设,人都是最重要的因素。

  项目部一共有14人,但真正做过赛道工程的,只有两个人。大多数都是刚工作满1年的新人。面对困难,项目部迎难而上。凭着曾经参建过赛道的经验,李振宇带着技术部人员,耗时3个月一起编制赛道工程施工细则,细化细节施工技术。细则出来后,大家利用中间的停工时间学习。

  项目总工徐魁也是一名新人,一开始因和甲方的沟通方式不同,甲方注重走流程,徐魁偏重谈技术要点,双方很难谈到一起。面临这种情况,甲方就找李振宇说:“你们这个人我不要了,赶紧给我换掉。”可是,人才本来就不好找,哪里去换?李振宇只好使用缓兵之计,“换人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手续,等等吧。”同时,李振宇也给徐魁表现的机会。

  虽然沟通方式不畅,但徐魁做起事来,往往一诺千金,甲方要求第二天完成的事情,只要他答应了,就一定能完成。就这样,渐渐地,徐魁开始赢得了甲方的好感。逐渐地,甲方有什么事情,都先找徐魁负责。项目结束后,甲方又打算在成都建设赛道,指定徐魁要当成都赛道的技术主管。

  一条顶级赛道的建设,不但为建设团队增添了业绩,也带出了一支技术过硬的人才队伍。目前,团队一部分人前往南京建设新的市政工程,一部分人前往高淳建设斜拉索桥工程,开始了新的建设征程。(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栾笑语 通讯员 张秀 杨策弘)

(责任编辑:符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