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南迦峰秘境寻踪

2018年01月14日 07:34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朱 丹

  南迦帕尔巴特峰南坡营地。 朱 丹摄

  圣洁的雪山是世界上最神秘最有魅力也是最危险的区域之一,南迦帕尔巴特峰尤其如此

  翻开巴基斯坦地图,你的目光很快会被北方那一片密密麻麻的三角形标识所吸引。这片面积有限的土地,孕育了星罗棋布、密度惊人的高山。统计显示,巴基斯坦拥有全球14座“最高峰”(8000米以上)中的5座,其境内还分布着108座7000米以上高峰和同等数量的6000米以上高峰。这些自然奇迹大多数位于巴最北部的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地区,是当地人引以为傲的宝藏。

  我和同伴一起,在慎重考虑天气、安全等因素后,深入充满神秘感的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并有幸一睹巴基斯坦第二、世界第九大高峰——南迦帕尔巴特峰的真容。

  到达南迦峰之前,我对这座8126米高峰的全部印象定格于两个称谓:“裸体之山”和“杀手峰”。前者描绘了它突兀的地理位置,当巴境内其余4座8000米以上高峰在中巴边境附近“群舞”时,唯有南迦峰一枝独秀,周围不存在能与其比肩的高山。后者则直观体现了攀登难度,由于登顶路线复杂艰险,南迦峰的攀登死亡率极高。作为非专业登山者,我们将海拔4300米的南坡营地定为终点站。

  从山脚下乘坐小型无窗四驱吉普,是接近南迦峰的唯一途径。我和另外两人刚被“塞”进后座,司机就一脚油门,带我们“颠”上了一条碎石铺成的崎岖盘山路。车行一侧,壁立千仞,触手可及;另一侧,不足一米之外,便是万丈深渊……衬着发动机的轰鸣,我们反复从座位上被抛起、摔下、与车架碰撞,发出无法自控叫喊的同时吸入大量沙尘。大家一边死死抓住车内扶手,一边互相挤作一团寻求生理与心理上的支撑。靠悬崖一侧的人紧闭双眼,靠山壁一侧的人不停大喊:“都往我这边靠,让重心保持在内侧!”相比之下,司机气定神闲,仿佛行驶在普通公路上。这个淳朴的当地大哥告诉我们,他自童年起就在山间游走,成年后开车时便专心开车,从没有其他想法。干净纯粹、心无杂念,我想,只有这样才能安然通过危途吧。

  近两个小时后,这段惊险旅程终于画上了句号。然而,更大的挑战即刻降临:因为进山道路过于狭窄,吉普无法通过,只能换乘马匹或徒步。

  沿山崖开凿出的羊肠小道上,马队载着一行人奋力攀爬。悬崖边晃动的马蹄,转弯时离心作用下向外侧甩动的身体,还有不时被马儿踹入深谷、瞬间消失的碎石,都让我胆战心惊,甚至开始质疑这次登山的意义。然而一番思想斗争后,信任最终战胜了所有负面情绪,我相信忠诚勇敢、任劳任怨的胯下坐骑,也相信为我牵马的引路人,因为他对我说:“我们和马,都是大山的孩子,我们敬畏山神,山神也会保护我们,别担心,很安全。”

  三个多小时的骑行中,山间景色逐渐丰富。近处,茂密的原始森林间,小溪潺潺流淌,悬崖谷底中,依稀传来地下冰川的鸣响。远方,云海缥缈划过,南迦峰初露真容,纯洁的雪峰映照在阳光下,发出神圣耀眼的光芒。

  当我们最终抵达南坡营地时,正值黄昏时分,炊烟袅袅,牛羊成群,雪山怀抱里的高山草甸犹如一条绿色绒毯,抚慰着疲惫旅人的心。待最后一缕日光从南迦峰雪坡上慢慢褪去金色,周围一片恬静祥和。此时此刻,凡尘琐事皆可忘,此情此景,宛若梦幻仙境。

  一路上付出的努力都值得,历经艰险而不虚此行。南迦峰秘境寻踪,终生难忘。(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朱 丹)

(责任编辑:秦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