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若要红旗飘万代,重在教育下一代丨金记者长征日记

2016年09月16日 23:12   来源:经济日报微信   

9月11日 星期日 福建长汀 阵雨

  今天,记者来到了福建龙岩长汀县。大街上、山谷中、学校里……随处可见的红色旧址和宣传画让记者感受到了闽西大地上浓浓的红色基因。

  ▲中复小学的小学生从小就接受红色教育,孩子们都要学着唱一首红歌、讲一个革命故事、书写一首革命诗词、画一幅红军长征画,还要当一次小小讲解员、打扫一次观寿公祠。

  长汀为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是红军故乡、红色土地、红旗不倒的地方。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长汀是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央苏区的经济文化中心,被誉为“红色小上海”。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老一辈革命家在长汀从事过伟大的革命实践。党的早期领导人瞿秋白、何叔衡在长汀就义。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闽西,就没有共产党和红军的发展壮大,也不会有长征的胜利。不仅是因为闽西为党和红军提供了大量的粮食衣服、军需物资,更因为大量闽西子弟踊跃参军,抛头颅、洒热血,为长征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韭菜开花一杆心,剪掉髻子当红军”“郎当红军莫念家,专心革命走天涯”。当年,这样的扩红歌声响彻苏区云霄,10万闽西儿女在声声山歌召唤下踊跃报名当红军,涌现出一幕幕母送子,妻送郎,兄弟争当红军的感人场面,汇聚成为红军的主力大军。据史料不完全记载,闽西籍红军将士约2.8万人,约占全军的三分之一。在长征血与火的洗礼中,大批优秀闽西儿女倒下牺牲了,1935年中央红军到达陕北时,闽西籍将士只剩下不到2000人。也就是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每走1里路就有一名闽西儿女光荣牺牲。

  ▲长汀县南山镇中复村被誉为长征第一村,图为红一方面军红9军团长征出发地——观寿公祠。

  ▲长汀南山镇中复村红军街,是红9军团红军长征走过的第一条街,如今已经成为著名的淘宝街,从事互联网创业企业47家、108人,电商年销售额近2000万元。

  钟开衍是中复村人,他的父辈包括父亲在内有4名烈士,但他从未见过他的父亲。1935年,其父钟奋然随红军踏上长征路的时候,他尚在母亲赖二妹的腹中。钟开衍告诉记者,母亲产下他之后,除了上山砍柴,打短工含辛茹苦养活他外,大部分时间就是坐在自家大门的门槛上,痴痴的等待丈夫的回来,终生没有再嫁。

  这一等,就是30年,她家的门槛也在她苦苦的等候中坐出了一道深深的凹槽。然而1963年,赖二妹等到的却是丈夫早已战死沙场的消息,她含着泪带着孩子给丈夫修建了衣冠冢,棺材里放的是赖二妹每年给丈夫做的一套新衣裳,一共30套。那是她30年无尽的思念和比海还要深的爱啊,丈夫的衣冠冢就建在离家不足50米的小山坡脚下,墓门与家门遥遥相对,赖二妹依然每天坐在门槛上,她要陪丈夫好好说说话以解相思之苦。她的情、她的爱、她的青春、她的美丽就这样融化在坚贞不渝的思念与守望中,直到她永远合上双眼的那一刻。

▲长汀杨成武将军纪念馆外杨成武雕像。

  在长汀、在闽西,这样感人的故事不胜枚举,几乎家家户户都是烈士后代或者烈士亲属。红色基因就这样根植在这片红色的大地上,根植在很多闽西人的心中。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各种思潮的冲击,很多年轻人对历史逐步淡忘甚至遗忘了。为了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龙岩市采取了大量措施进行宣传,一些当地人也自发行动起来,加入了宣传红色文化的行列中。

  长汀人钟宜龙的亲生父母、养父养母等至亲先后为革命捐躯,所以他对革命烈士有着特殊的感情。1951年后的两年里,他带领当地的村民、党员干部将遗落在山间里的松毛岭战役红军遗骸一块一块的捡回,将一千多位的英烈遗骸集中安葬在隘头岽,并建起了一座两米多高的无名烈士墓,让这些为革命做出了巨大贡献的英雄们得到了安息。

  ▲1934年9月23日,松毛岭战斗打响,红一方面军红九军团红二十四师和敌人鏖战7昼夜,为中央红军战略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图为松毛岭烈士纪念碑,其后的山峰即为松毛岭。

  退休后老人也没有闲着,他开始着手收集、整理、研究家乡的革命史,他走访了当地幸存的老红军、五老人员整理出《1928年-1934年长窠头村参加革命工作的人员名单》,撰写了《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的长窠头村-土地革命时期红屋区红杨乡革命历史史略》。同时,把全村参加苏区工作的人员及烈士名单打印了200多份,在全村发放,每户一份。每年他还在村里作长窠头村革命传统教育报告。

  “若要红旗飘万代,重在教育下一代”。今年初,已经87岁高龄的钟宜龙在家里办起了红色家庭展。老人说“当代社会信仰缺失,各种问题不断出现,就是要从小孩子抓起”。老人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拿了出来,装修了房子,收集资料,制作展板等,就是想通过让孩子们了解历史,了解先辈们的付出,从而让下一代找回缺失的信仰,把红色基因传承下去。

  红色旧址是红色基因传承的重要载体,但是记者了解到,在闽西地区,由于古田会议重要的历史地位,中央、省市都投入了大量资金,其会址的保护和开发做得非常好。然而有些旧址则由于资金的缺乏而保护不到位。如连城县的新泉整训旧址,6个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散落在大片民居中间,连车都开不进去,参观者寥寥,一派寂寥又落寞的景象,让人不禁唏嘘。

  红色旧址记录了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历史,也是老区人民支援革命建设的见证,理应得到很好的保护。而且由于老区大多经济落后,应该由中央承担起保护的责任,在资金上予以倾斜和支持,这样才能保护好这些红色旧址,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编辑/乔申颖

  来源/经济日报(文、图:记者 薛志伟)

(责任编辑:王炬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