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坚定信念:柳直荀转报郭亮的遗嘱

2016年06月14日 07:14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新华社记者 崔清新 华春雨

  革命先烈柳直荀1928年关于郭亮(原名郭靖笳)的遗嘱等问题致罗迈(即李维汉)的信(资料照片)。这封不足200字的书信折射出两位烈士并肩战斗的革命友谊和坚定不移的共产主义信仰。中央档案馆提供 (新华社发)

  革命先烈柳直荀1928年的一封关于郭亮(原名郭靖笳)的遗嘱等问题致罗迈(即李维汉)的信,如今珍藏在中央档案馆中。这封不足200字的书信折射出两位烈士并肩战斗的革命友谊和坚定不移的共产主义信仰。他们虽然都是英年牺牲,却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留下了赫赫大名。

  这封短信,头一部分是写给李维汉关于工作上的具体事宜,中间用波浪线划开,后一部分写着:

  “靖笳兄临刑时有遗嘱一道,现经长沙商人传出,特抄上或可转灿姊一阅也。

  灿英吾爱:

  亮东奔西走,无家无国,我事毕矣,望善抚吾儿,以继余志。 亮

  直荀 六月十一日”

  郭亮、夏明翰都是毛泽东的亲密战友。1919年5月,毛泽东等组织的湖南学生联合会正式成立,柳直荀是学联的领导成员之一。1920年秋天,郭亮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参加了毛泽东等组织的新民学会、马克思主义研究会。1921年10月,毛泽东任书记的湖南共产党支部成立,毛泽东着手在工人和学生中发展党员,建立党的基层组织,郭亮、夏明翰等都是在这个时期入党的,随后与毛泽东一起领导工农运动。

  1927年,北伐军中的右派正密谋在长沙发动反革命的武装政变。5月上旬,郭亮得柳直荀急电从汉口赶回长沙,组织湖南工农义勇军采取一系列防范措施,以备不测。5月21日晚,许克祥等国民党反动军官率兵1000余人分途袭击工农革命团体,制造了著名的“马日事变”。郭亮、柳直荀等凭借少数工农武装,分别在省总工会、省农协会进行了英勇抵抗,最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共产党人、工农群众及国民党左派百余人遭捕杀。危急时刻,郭亮急中生智,把从土豪劣绅处缴来的大洋投抛到墙外,利用敌人抢夺大洋之机率人突围出去,找到柳直荀等人商讨善后事宜和反攻计划。

  5月底6月初,经上级指示及一系列筹备部署后,郭亮、柳直荀等部署发动长沙附近各县农军进攻长沙,对敌人进行反击。这一举动震慑了敌人,据记载,反革命政权恐慌惊呼:共产党“希图大举”“十万农军向长沙进攻,并非虚夸之词”。

  1927年6月中旬,毛泽东与郭亮等召集由湖南至武汉向国民政府请愿惩办许克祥的共产党员和骨干积极分子近200人开会。毛泽东号召大家拿起枪杆子进行斗争,武装保卫革命。6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决定:组织新的湖南省委,毛泽东任书记。毛泽东随即赴湖南长沙,从事恢复党的组织关系,偕柳直荀等召集党员干部开会,谈“马日事变”后的形势,了解党的组织、工人纠察队、农民自卫军情况。毛泽东在谈话中指出,要用武力来对付反动军队,以枪杆子对付枪杆子,不要再徘徊观望。

  1927年8月,郭亮和柳直荀都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起义军南下到达潮汕地区时,被国民党军包围攻击,遭受极大损失。郭亮、柳直荀等被敌人围逼在一片海滩上,与主力部队失去联系。他俩跑到一只破舢板上奋力划离海岸才得以逃脱。

  1928年1月8日,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决定成立湘西北特委,由郭亮任书记,由于工作需要尚未启程,又改任他为湘鄂赣边特委书记。郭亮在岳州(现岳阳市)开设煤栈作为特委机关,恢复和发展党组织,发动工农开展武装斗争。由于他的努力工作,湘鄂赣三省边界的党组织得到恢复和发展。

  3月27日深夜,因叛徒告密,郭亮在岳州翰林街的煤栈内被捕。

  据《中共党史人物传》记载,是年3月28日深夜,敌人对郭亮进行了秘密审讯。

  “你是郭亮吗?”

  “我承认是总工会的委员长郭亮,你们就可以杀了,不必多问!”

  审讯者追问党的地下组织情况,郭亮回答说:“开眼尽是共产党人,闭眼没有一个。”

  回答激怒了审讯人,对方威胁他:“你不说,我会严刑拷问的!”

  “家常便饭。”

  “我要砍你的头!”

  “告老还乡。”

  这就是这位年轻共产党员在国民党“法庭”上的全部“供词”。

  国民党反动派因十分害怕郭亮在群众中的巨大影响,不及再审便在3月29日夜将年仅27岁的郭亮秘密杀害。故事开头的那封遗嘱,就是他被害前写给妻子的。

  翌日,凶残的敌人将郭亮的遗体摆在浏阳门外识字岭(这是“马日事变”后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共产党员和工农群众的刑场),将他的头颅挂在司门口示众。三天之后,又将他的头颅挂到他的家乡铜官镇东山寺的戏台上,妄图以此吓退革命势力。

  鲁迅得知此事后,愤然挥笔写道:“革命被头挂退的事是很少的。”

  几天后,铜官镇的陶业工人、西湖寺一带的农民和郭亮的亲属,在地下党的领导下,星夜从长沙将烈士遗体运回文家坝安葬。

  后来,毛泽东在延安谈起郭亮时,赞扬他是“有名的工人运动的组织者”。

  1957年,望城县人民代表大会决议,在文家坝修建烈士陵墓;烈士幼年读书的东山寺小学也更名为“郭亮小学”;他经常发表演讲的东山寺戏台已改建为“郭亮亭”……这些,都凝聚着人民对革命烈士的深厚感情和无限崇敬。

  柳直荀是毛泽东青年时代的挚友,是湖南农民运动的卓越领导人之一,对洪湖、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和红军的创建作出了巨大贡献。1932年9月,因肃反扩大化不幸被害,时年34岁。

  柳直荀的妻子李淑一,是杨开慧中学时的好友,后经杨开慧介绍与柳直荀认识并结婚。1957年2月,李淑一把她写的纪念柳直荀的一首《菩萨蛮》词寄给毛泽东。同年5月11日,毛泽东复信李淑一,并附《蝶恋花·答李淑一》词一首,其中“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表达了毛泽东对柳直荀的怀念之情。

  1979年,湖北监利县人民政府在柳直荀烈士殉难处——周老咀心慈庵修建了柳直荀烈士纪念亭,撰文立碑,以志其生平,永留纪念。

  两位年轻的革命者用生命诠释了自己坚定的革命信仰。因着这份对国家对民族深厚的感情,人民永远怀念他们。

  (新华社北京6月13日电)

(责任编辑:梁靖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