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钟南山称雾霾比SARS更可怕 治理需举国体制

2014年03月11日 13:19   来源:CCTV   

  去年“两会”期间,钟南山提出“雾霾比SARS更可怕”,引发热议。在这一年中,中国的中东部出现大范围的雾霾天气,越来越多的人适应了早上起来看空气污染指数、出门戴口罩、进门开空气净化器的生活。但我们对雾霾的认识增加了多少呢,除了关注微信微博上关于雾霾的搞笑段子,我们身体力行的为治理雾霾做了什么呢?2014年“两会”又拉开了帷幕,一直致力于雾霾研究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今年对雾霾有什么建设性的看法呢?

  为此,《小撒探会》带着这个全国人民普遍关心的问题专门采访了钟南山。

  我说过“雾霾比非典可怕”!

  《小撒探会》:您怎样理解网络上的一篇文章“钟南山院士说,雾霾比非典更可怕!”这句话是您说的吗?

  钟南山:我去年是说过这句话,我当时讲的时候是受到一些人的批评,但是我不觉得是错。从两个方面来看:从影响范围来说,雾霾对人的危害是相当普遍的,非典只是一部分人。从持续时间看,雾霾的波及是持久的,所以危害也是持久的,而非典顶多不到一年。

  《小撒探会》:现在公众对雾霾的认识会形成两个极端,要么极为敏感,要么完全不在乎。您认为公众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

  钟南山:我想在比较重的灰霾的情况下进行适当的防护是非常需要。污染指数它达到一定程度,确实不应该去户外活动。户外运动量增加,呼吸的量可以比平时高10倍,适当的防护这非常需要的。

  但无所谓的态度是不应该的,很多研究显示雾霾和癌症肿瘤都有一定的关系。急性的病很容易被人关心,比如流感甚至非典,但是慢性的病是长期的,就不那么容易关心,因为等到他意识到或者已经发展到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这跟抽烟一样。

  《小撒探会》:用温水煮青蛙一样。

  钟南山:对,他都不会感受到,所以觉得无所谓是非常危险的!

  没人知道高浓度雾霾对人有多大危害

  《小撒探会》:大面积的雾霾让很多人心里都很没底,它对我们的健康到底有多大的危害呢?

  钟南山:雾霾的危害国外做的比较多,在允许浓度,比如说世界卫生组织,或者国际的一些标准的允许浓度,或稍微高出点浓度,每增加10个微克的每立方米的PM2.5、PM10以后,对器官、系统的影响,他们研究这个的比较多。国外的很多资料还是值得参考的,比如欧洲、美国、日本等做的比较科学。他们特别关注到PM2.5,如果每立方米增加10个微克的话:肺癌发生的风险欧洲的增加18%,美国则增加14%;而肺癌的死亡率美国的从15%增加到27%,日本则可以增加27%。特别是对孩子的肺功能的影响,国外的资料显示PM2.5每立方米增加10微克,孩子不正常的肺功能可以增加3%。

  中国的情况就不同,比他们制定的标准高5倍、10倍,甚至有高20倍,所以在这么高浓度下对肌体的影响以及危害有多大?全世界没人知道。我在北京住了18年了,但上个星期我去北京开会,真的感觉到不行了,不舒服,开完会就得想办法回广州。中国目前的情况就是整个中东部,包括北京,从去年到今年雾霾并没有得到很多的改善,而且特定的时候还会有点恶化。

  《小撒探会》:您对雾霾的研究有没有最新的进展?

  钟南山:去年底东北的雾霾非常严重,沈阳的CDC测定了大概6个城市的情况,跟平时做对比,结果发现,特别对孩子影响很大,孩子的咳嗽率原来是3%,雾霾严重的时候可以到9%,孩子的哮喘发作率也是从3%增加到8%。沈阳的观察,不是说灰霾越厉害患病率就越高,它早期是直线相关,到了一定程度,比如说降尘到了200到500的话,它是一个频段,500、600以后又迅速地增加。所以我们应该说就是比较严重的灰霾天对人的危害是更大!

  我们观察了几年关于慢性阻塞性病人,发现雾霾天比较大,特别感觉二氧化硫浓度高的话,慢阻肺的病人患病率就更高了。

  如果举国治理雾霾,5年就能见效

  《小撒探会》:您曾经说过,说应该把大气污染的治理和政府的政绩挂钩,您现在仍然坚持这样认为吗?

  钟南山:现在实际上在很多省已经是这样做了。政府下了很大决心,中央和地方都下了,而且很多都立了军令状。雾霾的成因是煤炭、生物原料、钢铁水泥、汽车等等这些。与政绩挂钩是非常痛苦的,因为要改造,企业的改造、能源的改造、汽车无害化的改造等等都要花成本的,都会影响GDP。但从GDP和生态环境的改善业绩同时来看我觉得降低GDP的增长的需求,也是非常值得!全世界,我想全国的人民都会理解。

  《小撒探会》:对于雾霾的治理您有什么看法?

  钟南山:雾霾绝对是一个举国体制,各行各业需要同时行动。光是攻坚战解决不了,还需要持久战,这是一个主导思想。因为人人都是受害者,但是人人也是害人者,为了把全中国环境搞好,每个人会有些牺牲。这一点上我是乐观的,中国的体制,是全世界是没法比的,只要有些东西举国体制干什么,什么都干得到!英国伦敦差不多花了20几年,但中国不用,如果真的能够落实,5年大家会有感觉到的效果,虽然不能说达标了,但起码会感觉到。

  《小撒探会》:今年我们的“小撒探会”也有这样一张卡片,我们也想听听2014年您最期待的改变是什么?

  钟南山:2014年,我最期待的改变是,各行业、各阶层配合政府出台的大气污染防控措施行动起来!

(责任编辑:马常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