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是合理诉求还是漫天要价?

2013年09月12日 19:48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长春9月12日电(记者 朱小燕)3年来,郗某某和前夫亲眼目睹了这片曾居住着上万户居民的棚户区的消失,也看到周围邻居陆续与政府谈妥了补偿安置条件,甚至有些已经回迁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楼房,但他们却一直在自己的破旧棚户房里与政府“死磕”……

  “陷入坑中”的棚户房

  和许多“钉子户”一样,郗某某也在自家门口竖起一面小红旗。从远处看,随着房屋四周地面被不断填埋加高,他家的这座棚户房好像陷入了坑中,在四周杂草荆棘的掩映下,只露出部分房顶和这面迎风招展的小红旗。

  房门已经朽烂,外侧钉了铁皮,内侧粘了胶带,胶合板依然从里面爆裂绽开。墙角堆了一堆捡来的木质家具,一些已经劈成柴,用来烧火煮熟食。煮熟食是他们多年来经营的买卖。

  进入屋里,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两只鸡和一条狗在屋子里溜达。一个近半米口径的大盆放在中间很是显眼,里面堆满了去了毛的死鸡,一群苍蝇围在上面嗡嗡乱飞。前两天刚下过雨,屋里的地面竟比外面还要泥泞,走在上面明显黏脚。靠墙的土炕约一米宽,上面除了混为一团的衣服和被褥,还堆放了乱七八糟的杂物。

  3年来,他们俩为了房屋征收补偿,就在这个破旧棚户房里与政府讨价还价。

  谈不拢的补偿安置条件

  据介绍,郗某某与丈夫已经离婚,但仍住在一起。郗某某说,她向政府提出的条件很简单,一是要求产权调换3套70平方米楼房,并确保其优先挑选;二是不交任何房屋差价款及其他费用;三是政府一次性给予40万元,以补偿其熟食经营损失。

  据辽源市西安区住建局副局长周威介绍,郗某某家的房本面积为55平方米,后来他们又盖了42平方米的违章建筑,加起来共约97平方米。根据辽源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法有关政策规定,以及他们现有房屋面积的情况,郗某某与丈夫离异分户后,最高可调换两套回迁房,但要按规定补交房屋结构差价款,增加的面积要缴纳购房款。

  周威介绍,目前辽源棚户回迁房共有35平方米至70平方米5个户型。按照原始面积有照房每平方米缴纳100元、无照房每平方米缴纳300元的房屋结构差价款,合理增加面积每平方米缴纳750元购房款计算,他们只要缴纳2万多元钱,即可获得一套55平方米、一套45平方米的房子。如想扩大面积,可以对照不同户型,按照每平方米750元至1880元的不同档缴纳相应购房款,但根据他们的情况,不应超出两套70平方米的回迁房。

  “他们要3套70平方米房子和40万元补偿款,按规定是不能满足的。”周威说。

  郗某某却认为自己的条件“一点也不过分”。动迁之初,他们的条件并不高,只要两套房子。但此后发生了一些“变故”,导致他们把价码越抬越高。首先是女儿患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已拿不出房屋差价款;其次,拆迁导致其熟食买卖停产停业;此外,她家还丢失了不少财物。他们认为这些都应该由政府赔偿。

  周威告诉记者,关于郗某某所说女儿生病的事,为了给她争取一些救助政策,他们曾向郗某某要过相关病历证明,但被郗某某拒绝。而郗某某所说丢失财物,既没有确凿证据,也不应由政府赔偿。关于熟食经营,根据郗某某提供的营业执照,其经营场所不在此棚改区域内,且有效期已过期近10年。

  “如果我们答应了他们,既对其他征收户不公平,也违反我们的征收补偿政策。”周威解释。

  “我们的后半辈子,就靠这套房子”

  据了解,郗某某的这所棚户房位于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丘下社区。动迁之初,这里曾住着近1万户居民。棚户区多数房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很多早已成为危房、险房。棚户区内公共基础设施匮乏,居民吃水难、行路难、如厕难,居民要求棚改的需求和愿望强烈。为此,辽源市政府于2010年将此处列为棚户区改造重点区域,并在政府主导下计划建设74.5万平方米的回迁安置房。

  为使房屋征收工作顺利开展,辽源市西安区从全区调党员干部200多人,组成专门房屋征收工作队分组包片进行房屋征收工作。为了做通他们的工作,周威和同事们从动迁之初至今,入户几十次进行政策宣讲和沟通,但两人态度始终非常坚决,不给谈判留余地。

  周威说,随着征收工作进入尾声,如果他们坚持不搬离,该地区棚改进程将受到影响,部分拆迁户也不能按时回迁。“不能为了个人的无理要求,影响他人的安居梦。”周威说。

  周威告诉记者,根据他多年从事房屋征收工作的经验,如果在房屋征收工作中,制定了统一的标准而不能认真执行,出现了越闹便补偿越多的现象,无疑会纵容个别人穷尽可能手段以索取不合理的高额补偿,并可能助长诱发更多人对抗规则的不良风气,这也是当前房屋征收工作的难题之一。

  郗某某告诉记者,她知道政府的规划和这片地的价值,所以她有足够的耐心与政府“谈下去”。

  “如果政府不满足我们的条件,我们绝不搬走。我们的后半辈子,就靠这房子了。”郗某某坚决地说。

(责任编辑:屈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