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时政 > 国内时政更多新闻 > 正文
 
曾 山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06年03月27日 10:30
    江西是中国苏维埃运动的发源地。在这场伟大的苏维埃运动中,涌现出一批江西英杰,曾山是最杰出的代表之一。新中国建立后,毛泽东曾多次讲过:“在江西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曾山同志是有功的。”“由于相同的遭遇,我就特别同情农民的痛苦。”  

    曾山原名曾如柏,乳名洛生,学名宪璞,1899年12月12日出生于江西吉安县永和白沙锦原曾家村。曾山诞生的那个年代,正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社会矛盾和阶级矛盾尖锐复杂的时期,清王朝正日益走向衰败、走向灭亡,他的青少年时代是在苦难中度过的。   

    曾山幼年随父断断续续念过二三年私塾,大部分时间帮助母亲在家种田,上山打柴,做家务劳动。1915年,家乡闹了一场大水灾,为了减轻荒年给家庭带来的负担,他进赣州“裕丰泰”店铺学丝线手艺。在5年的学徒、帮工期间,曾山特别卖力,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辛苦不说,店主还不给工钱,只管吃饭,而且每餐只有一样粗菜。  

    1921年,年满20岁的曾山又回到了家乡。为了维持生活,他一面种田,一面设案卖肉。由于损害了当地豪绅的屠宰专利,被罚牌照税24块银元,把他的小本屠宰经营搞垮了。曾山万般悲愤。   

    正在他走投无路之时,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了。他的哥哥曾延生带着中国共产党交给的使命,从上海回到吉安发展党的组织,在家乡白沙创办了群众革命团体“觉群社”,并通过这个组织发动农民对土豪劣绅开展斗争。曾山在哥哥的帮助下,积极参加觉群社的革命活动。1926年10月,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走上职业革命家的道路。   

    随着党领导的工农运动的蓬勃开展,曾山开始秘密组建儒林区委,发动群众张贴标语,散发传单,欢迎北伐大军进驻吉安城。1926年底,吉安三区农民协会成立,曾山积极领导农民清算公堂账目,焚烧契约,抗缴地租,开展禁烟禁赌,公审处决土豪劣绅等斗争,大长了农民的斗争勇气。   

    1927年秋,曾山根据党的指示前往广州,进入了叶剑英领导的教导团,并于12月参加广州起义,为建立广州苏维埃政权进行了英勇的斗争。广州起义后,他回到吉安继续开展革命活动,用两个多月的时间,先后建立起敖城、官田、八都等16个地区的党支部,还秘密成立了中共永福区委会,并担任首任区委书记。  

    1928年农历四月初,曾山领导了声震吉安西部山区的“四九农民暴动”。他率领700多名手持大刀、长矛的贫苦农民向驻守在官田天平山的匪军展开围攻,缴获4支枪,杀死土豪1人。暴动后,农民军路经横江镇,又将横江警察所烧毁。官田“四九暴动”,使曾山成为赣西地区农民运动的传奇人物,威名由此远震赣西南。   

    “四九暴动”后,赣西特委指派曾山担任中共吉水县委第一任书记。在吉水,曾山以“杂货店老板”的名义开展革命活动。1929年春,中共赣西特委召开第一次党代表大会,曾山被选为特委委员。同年10月,赣西革命委员会宣告成立,曾山被任命为主席。11月,赣西苏区召开了苏维埃代表大会,成立了赣西临时苏维埃政府,曾山任主席。  

    1930年2月上旬,毛泽东率领红四军来到赣西。2月7日,在吉安陂头召开了红四军前委、红五军、红六军军委和赣西特委的联席会议,讨论了政治、土改、党的组织和苏维埃政权建设等重大问题,史称“二七陂头会议”。曾山以赣西特委代表身份出席了这次会议。会上,在讨论土地分配办法时产生了分歧,曾山和赣西特委代理书记刘士奇等人极力主张按人口平均分配土地,得到毛泽东等多数人赞同。   

    “二七会议”还决定将原红四军前委扩大为红军总前委,成为红四军、红五军、红六军、赣西南、闽西、东江等苏区的指导机关。毛泽东为总前委书记,曾山为五常委之一。会后召开了赣西县区苏维埃联席会议,将赣西临时苏维埃政府改为赣西苏维埃政府,曾山任主席。这时,国民党唐云山独立十五旅进犯苏区,曾山率领地方武装,配合红军主力,在水南、值夏一带,一举歼灭了来犯之敌,取得了首打吉安的胜利。不久,成立了相当于省级政权的赣西南苏维埃政府,曾山为主席。

    从1925年参加“觉群社”到1930年的5年间,曾山迅速地成长为一名赣西南地区农民运动的领袖,红色苏维埃运动的先锋。他后来回忆说:“在旧社会里,我找不到生活的出路,看到周围一带的农民遭受土豪地主的剥削和压迫,由于相同的遭遇,我就特别同情农民的痛苦”。“曾山同志是能干的苏维埃主席。”   

    在党史和军史上,江西的苏维埃运动是彪炳史册的。由于朱、毛红军驰骋闽赣大地,所到之处苏维埃运动蓬勃发展,当时有闽赣苏维埃运动“两面旗”的美誉。福建苏维埃运动的旗帜是张鼎丞,江西则是曾山。  

    曾山担任赣西南苏维埃主席后,又由于他是总前委常委,按照总前委的规定,总前委常委必须随红军行动。为此,他日夜跟随红军行军打仗,辅佐总前委书记毛泽东处理繁忙事务。当红军总前委随红四军打到广东南雄时,接到中共中央5月底在上海召开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的通知,曾山被派往上海参加会议。这次会议贯彻了“左”倾冒险主义路线。但是,曾山从上海开会回到赣西南苏区后,抵制了“左”倾冒险主义错误,坚决支持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并积极发动群众,领导第八次攻打吉安城的战斗,取得了在吉安天华山歼敌邓英部一个主力团的胜利。   

    1930年上半年,革命形势正处于重大转折关头。全国红军已扩大到10万人,红色根据地已发展为15块,革命战争顺利发展,红军开始由游击战向运动战的战略转变。而此时,国民党新军阀蒋、冯、阎之间又爆发了空前规模的大混战,数月之内,江西、湖南一带除南昌、长沙等大中城市外,都无强敌,形势有利于革命的发展。然而,这年6月至9月,“左”倾冒险主义路线统治下的党中央,却错误地估计了敌我力量的对比,通过了《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几省的首先胜利》决议案,发动全国总暴动,命令红军进攻全国各主要城市,最后“会师武汉,饮马长江”。  

    1930年6月,毛泽东率红四军进入闽西长汀休整,同时将红四军与红六军、红十二军合编为红一军团。正当他们要进一步推进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时,“左”倾冒险主义统治下的党中央却派代表到达闽西,命令红一军团攻取南昌、九江,最后夺取武汉。 
来源:中国经济网综合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