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首页 > 宏观经济 > 地区经济 > 正文
中部崛起:挺起中国的"腰板"

2005年07月04日 08:04
沈则瑾
 
    编者的话

    由中央多家新闻单位共同进行的落实科学发展观大型主题系列报道,从今年3月与读者见面之后,受到广泛关注。从今天开始,新一轮报道又将刊出。这次,我们首先推出“中部崛起”系列。

    记者在中部6省采访,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各地争相崛起的激情和干劲。也深深感到中部崛起,体制机制创新和加快改革开放步伐是关键。而如何借鉴东部快速发展的经验同时又避免东部在发展中出现过的问题;如何走出集约型、节约型的经济发展模式;如何走新型工业化之路、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如何实现“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的发展目标;如何在承接产业转移过程中坚持高举自主创新旗帜,这些都需要以科学发展观统领。我们希望通过这组报道,能够向读者展示出中原大地上这幅振奋人心的画卷。

     6月的艳阳里,记者冒着暑热,连续十多天奔走在我国中部湖南、湖北和安徽三省。用脚丈量过这片富庶的土地,才更能用心去体会“中部崛起”四个字的分量———中部是中国的“腰”,腰板挺直了,才能立得正、站得稳,支撑起一个硬朗的中国。

    “中部崛起”,“腰板”从此有了挺起来的着力点。

    东西奋进之中,中部盼望崛起    

    2004年3月5日,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明确提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这好似一阵春风吹醒沉寂已久的中部。

    这些年先是东部得风气之先,一路扬帆远航;再是浦东龙头高昂,令世界为之震撼;接下来西部大开发,阳关处处有故人;最后是东北振兴,猛虎发威重下山。只有中部,这个中国的粮仓和现代工业的摇篮,经济整体发展出现明显趋缓势头。

    一位研究中部问题的专家对记者说,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湾三大区域GDP近年占全国的比重直线上升,在1996年基础上平均上升了1%以上,而中部逐年下滑,2001年至2003年,六省GDP年均增长率分别低于东、西部1.8和0.4个百分点,占全国的份额仅为22.5%。 

    眼见着中部地区“三农”问题越来越严重,产业结构转换越来越困难,大量人才、资金和资源被拉空现象越来越突出,中部越来越处于一种后发状态的焦灼中。专家惊呼:“中部正在‘塌陷’”;百姓期待:“政策阳光”该轮到中部了吧。

    其实,国家对中部地区发展问题早已高度关注,国务院在2003年开始部署我国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战略研究工作时,就将中部区域研究纳入规划专题。  2005年3月5日,又是一年春风绿,还是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温家宝总理提出国家要从政策、资金、重大建设布局等方面给予支持。一次次与机遇擦肩而过的中部,该怎样切实抓住这次机遇激发发展活力?

    能抢得先机,为什么要后发制人?

    “中部崛起”之初,有过一场没有决出胜负的“龙头”之争,现在,口舌纷争无人再提,但在争相推出各自崛起战略时放出的豪言,还是透着十足自信万般雄心。

    湖南提出加快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农业产业化和“长株潭”经济一体化,实施湘西大开发战略,兴工强农富民,把农业大省建设成经济强省。省委副书记余幼军相信,3到5年内,目前在中部地区还不十分突出的湖南将在中部崛起中走在前列。

    湖北要建设现代农业,更要坚定不移地走工业兴省之路,以县域经济和武汉城市圈为重点,推进区域协调发展,力争3年有明显变化,5至7年有大变化,经济社会发展走在中西部前列。省委书记俞正声说,“中部崛起”口号力度胜过几个具体政策。

    安徽去年开始实施“861”行动计划,加快八大产业基地、六大基础工程建设,确保2007年实现人均生产总值1000美元。省长王金山说,“中部崛起”安徽理应率先突破:黄(山)梅(煤)戏要唱起来,沿江的明珠(钢铁、建材、汽车、石化)要亮起来;江淮大地要转起来(资源转化);县域经济要活起来。

    “中部崛起”,凝聚起的是3.6亿人的力量。三省在已经过去的2004年,都取得了令人振奋的成绩。湖南当年GDP为5612.26亿元,增幅12.0%,为近8年来增速最快的一年;湖北为6320.48亿元,增幅11.3%,是1998年以来增幅最高的一年;安徽为4812.7亿元,增幅12.5%,是1998年以来首次跃上两位数的增长平台。

    华菱之路、武汉城市圈及其他    

    记者在中部漫游,时时被中部人的激情所感染,和他们一起分享着终于可以放手一搏的兴奋,在结构调整中的钢铁、汽车和高新技术等支柱产业,加速打造的城市经济圈,加速谋划的东向发展战略……

    湖南华菱钢铁集团2003年综合竞争实力居全国钢铁行业10强,2004年进入8强。副省长郑茂清告诉记者,7年前3个城市3家钢厂联合时,潜亏高达4亿元,谁都担心“绑”到一块“死”得更快。终于完成体制创新蜕变的华菱,尽管目前整体实力还不能和宝钢、武钢和马钢抗衡,但在细分市场上完全占据了产业优势。

    “1+8”行动是湖北正在建设的武汉城市圈,以武汉为核心,包括周边100公里以内黄石等8个中小城市,将发展成内陆地区最重要的经济增长极之一。湖北成立了武汉城市圈发展协调领导小组,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武汉城市圈建设的若干意见》。现在,9个市高层往来频繁、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同步推进,市场主体的对流加快。

    安徽实现奋力崛起的发展战略有二:一是实行比邻江浙的沿边地区大开发,加速融入“长三角”,成为安徽实施东向发展战略的前沿阵地和排头兵。二是加快沿江城市群崛起,成为安徽实施东向发展战略的脊梁。目前,沿江地区保持了快速发展势头,特别是马鞍山、芜湖和铜陵地区发展势头强劲,有些经济指标甚至超过“长三角”部分市。

    向南向东还是向中,这不是问题    

    自古有“得中原者得天下”之说,“中部崛起”在我们国家完善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中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但独步中部四处采访时,一个问题也时时萦绕心头,问自己,问采访的每一个人,中部怎样崛起?

    专家有自己的方略,要重点实施产业链战略、城市群战略、物流网战略和大市场战略等等,领导则强调要全面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连百姓都知道国家会有一系列扶持政策,只是不能坐等天上掉馅饼。 但各省之间怎样携手合力崛起?无人能答。记者采访时除了听说各省间相互封锁资源实行地方保护主义的事时有发生外,还看见各省基本“眼睛向外”,“湖南向南”,关注广东;江西、安徽积极融入“长三角”,主动对接;河南、山西则看好“环渤海湾”,接受辐射。 有人说,这是因为促进“中部崛起”的具体政策亟待突破,只有在中央支持下寻求互动,才能形成既“竞赛”又“协作”的长效机制;有人说这是因为中部六省之间产业趋同经济没有对接之故,应强化中部地区内部协作,在交通、流通、融通方面有所作为,才能在产业领域进一步合作。

    记者以为,向南也好,向东也罢,利用东南技术、人才、资金优势来求得中部自身发展,与“中部崛起”并无冲突。如何加速区域组合,为中部产业群创造一个能够实现优势互补,发挥整体优势的区域环境才是当务之急。

    中部有良好的自然资源和雄厚的科技实力,中部人思变心切敢于直面艰难崛起,中部完全有条件成为中国未来一段时期最重要的经济增长极。“中部崛起”,将让中国骄傲地挺直腰板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 

    图白天鹅在黄河三门峡水库库区飞翔(摄于2004年11月)。河南三门峡市是一个典型的资源型城市,然而,一段时间以来,优势资源在带来丰厚效益的同时,也使当地生态环境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这一切因为循环经济概念的逐步深入人心而在悄然改变。
 
来源: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