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李雪松:美联储加息回收流动性对中国影响进一步凸显

2016年01月05日 13:42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5日讯 今日,“2016年中国经济预测发布与高端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院副所长李雪松在会上表示,美联储加息回收流动性的影响将进一步凸显,通过对其它脆弱新兴经济体的影响,导致金融风险加剧,有可能再次传导对中国的影响,需高度关注。

  以下是发言全文:

  谢谢中国科学院预测科学研究中心的邀请,非常高兴参加我们的发布会,这是我们预测中心发布第十一个年度报告,我对这个报告的发布表示祝贺。因为我们这次报告刚才祝宝良主任谈到,我们这次报告内容非常全面,从宏观经济、GDP的增速、物价变化、投资消费、出口、收入这些宏观指标,一直到工业、农业、房地产、物流、大宗商品一系列的问题进行了非常细致深入的分析,得到很多信息,也是非常有参考价值的。我觉得这是我们预测很大的特色,这个特色也一直坚持,并且现在越做经验越丰富,跟各个行业的需求越来越贴近。这个报告也集中了我们预测中心以及高校集体研究的智慧和成果。目前中国现有的科研评价机制上做出这样的集体成果是不容易的,我们团队在组织方面要做出很大的努力。所以对我们的成果表示祝贺。

  下面我想谈几个方面的看法供大家参考。

  第一,2016年中国经济需要关注两个方面的重要问题。一是在2014年以来,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影响下,2015年美联储在加息之前这一年多时间里面,加息预期对新兴经济的影响已经得到了很多释放。包括对巴西、俄罗斯货币的影响,对大宗商品的影响已经得到了很大程度的释放。但是2016年进一步美联储加息,特别是美联储将收回在金融危机期间,几次量化宽松所释放出的流动性,美联储扩大资产负债表释放出的流动性,在2016年将得到一部分回收,回收的影响对于整个美元和全球资本流向的影响,可能会对新兴经济体造成新一轮的冲击,这些冲击也不可避免的会影响到中国的资本流向,影响人民币的汇率。美联储收回流动性的影响,在2016年可能比加息的影响更加凸现。加息影响预期已经有很大程度的释放。但是回收流动性的影响会进一步凸显出来。它对中国有间接和直接的影响,通过对其它脆弱新兴经济体的影响,会导致金融风险的加剧,有可能再次传导对中国的影响,这是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

  二是需要继续关注中国通货紧缩的压力。2015年CPI在1%到2%之间运行,核心CPI也在1%到2%之间运行,但是中国GDP平均指数,2015年第一季度到第三季度是负增长,它是综合考虑了消费、投资、进出口各种价格的综合影响。如果只看中国的消费价格指数,好像还没有进入通货紧缩。但是考虑到中国消费在经济总量中的比重只有51%左右,还有49%左右是由资本形成率和净出口率组成的。中国的消费率在51%左右,所以消费价格指数作为通货紧缩的代表,并不全面。如果用PPI衡量,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也不全面,因为它主要代表了投资品的变化和初级产品,以及中间投入品的变化为主。

  这样的话只看CPI和PPI都不能全面准确的判断中国通货紧缩的状况,这样一个情况跟美国不同,美国它的居民消费率比较高,再加上政府的消费,整个消费率在80%左右,所以消费价格指数可以作为通货紧缩和通货膨胀较好的衡量指标。在中国短期内更多的关注GDP评监指数的变化,2015年已经陷入通货紧缩,2016年预计GDP评监指数会维持小幅负增长的情况。在通货紧缩的压力下,要求我们要防范通货紧缩和债务的恶性循环,因为中国目前企业的杠杆率比较高,企业违约的风险在上升,银行的不良资产和不良率在上升,所以我们要关注通货紧缩对中国的影响,我们要关注这两个问题。

  第二,我们在经济政策方面,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11次会议上,都对2016年我国主要经济政策做了非常深入的定性,以及指出发展的方向,指明政策的趋向,适度扩大总需求,着力加强供给性结构改革。要求我们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力增效,稳健的货币政策要增加它的灵活性。

  2015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在一般预算收支方面,积极的财政政策已经做的比2014年更加积极,2015年月度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长率平均比较高,虽然财政收入有明显的放缓。但是财政支出的增长率每个月都在两位数,有的月还很高。所以财政支出已经在一般公共预算方面很积极。但是我们对积极的财政政策算一个总帐,除了一般预算支出比较积极以外,还要考虑到土地出让金收入的下降对经济的紧缩效应。还要考虑到地方投融资平台的规范,对经济短期的阵痛。所以把增发国债,财政赤字的2015年1.62万亿财政赤字的扩大和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长较快,财政政策的积极效应和财政政策的大的广义财政中土地出让金收入2015年预计下降1.4万亿到1.5万亿元,地方投融资平台规范效应营改增减税,它对经济的刺激扩张效应,把扩张的效应和紧缩的效应累计起来看,积极的财政政策确实亟待加力增效,亟待2016年有更大的力度。使得2016年积极的财政政策考虑到各种广义财政政策的效应要变的积极起来,这样我们经济增长可以维持6.6%到6.8%左右的水平。所以积极的财政政策将是2016年政策发力的重点,财政赤字率至少上升到3%左右,同时其他的一些准财政措施要跟上,在经济应对这一轮通货紧缩,需要积极的财政政策做出更大的作用。

  而在稳健货币政策方面,要配合积极财政政策发力,实施结构宽松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在应对通货紧缩方面,这一轮中央并没有提出要大幅度放松,是因为我们实体经济利润率大幅度下滑。实体经济利润率下滑的情况下,过多的放松货币政策,货币和流动性并不能够进入到实体经济中去,而会进入到股市、债市、房地产市场,因此,2016年要靠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货币政策加以配合,来保证我们适度扩大总需求是必需的、必要的。在适当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性的结构性改革,供给侧与结构性改革,更多的从中观和微观层面通过去产能、库存、杠杆、将成本,这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任务着力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更多通过国有企业的改革,通过僵尸企业的清理,通过财税金融政策的配合,使得我们这几大任务有明显的推进。特别是对于僵尸企业的清理需要抓好它的落实,需要做好破产清理。

  对于其它的企业三角债问题要加快推进兼并重组,对于僵尸企业破清理过程中,可能影响就业稳定问题,各级政府要做好就业保障工作,也需要财政出钱做好保障工作。我们对于僵尸企业的清理,如果再不清理,确实已经是难以为继了,企业的债务违约风险大增。2015年中国债市、股市都经历了大转折,特别是股市经历大的波动以后,债市也非常红火。但是它隐藏着一些潜在的风险值得高度警惕。所以2016年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推动需求侧改革,要防范企业违约风险的爆发,要抓好金融改革、金融稳定、金融监管和防风险之间的关系,使得中国的经济经过调整,在调整中要维持好对经济一定的刺激力度,使得经济风险不能过快的暴露,经济增长不能过快的下降,要保持6.5%以上的增速,因为中国未来长期的潜在增长,也要将走L形的增长。中国经济要想很快的反弹,除非是强刺激,但是目前这显然是得不偿失的。但是也要防止过快的下滑,要维持一个L形的增长,较长的时期能够顺利的在“十三五”末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责任编辑:李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