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祝宝良:全球经济复苏与贸易增长间的关系已丧失

2016年01月05日 13:33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5日讯 今日,“2016年中国经济预测发布与高端论坛”在北京举行,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首席经济师祝宝良在论坛上发表演讲,他表示,全球贸易增长跟全球经济增长现在基本上同步,贸易出口额甚至低于GDP增长速度,全球经济复苏跟贸易之间的关系已丧失。

  以下是演讲全文:

  谢谢中国科学院预测科学研究中心,每年都来参加会议,受益匪浅。我花几分钟的时间把报告做一个评价,我觉得主要观点基本上是差不多的,我也多次说过。

  第一,我们预测中心用的方法非常科学。因为我们也说放在数学院下面,很多预测方法都是前沿的,我们多次跟汪寿阳老师交流过。

  第二,这次报告预测的非常全面,从世界经济到国内宏观经济,还包括主要商品的预测都做了分析,预测的结果跟社会上差不多。

  第三,把国内国际的不利条件和非常有利的因素都做了分析,这些问题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都做了阐述,我觉得结果是很清楚的。

  我们预测还要有假设条件,条件是什么,杨翠红研究员没有讲。比如说2016年我们主要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它是什么情况,财政政策更多的用在什么地方呢?中央强调内外减税,刚才陈老师也讲了,可以放在医疗卫生和教育上,条件没有说的太清楚。所以在预测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们的假设条件是什么,我觉得可以把这个明确一下,否则会引起很大的歧义。

  在预测当中有几个问题我们可以讨论,总量上我没有什么太大的争议。预测到外贸进出口的时候,你们特别讲到了人民币汇率贬值可能对外贸出口带来很大的好处。国际经济形势也有所好转,在这个看法上我们要慎重一点。最近人民币汇率贬值,主要的还是利率评价造成的,能不能给外贸出口带来很大的促进作用。我个人觉得现在有疑问,为什么呢?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最近全球的经济复苏跟贸易之间的关系已经丧失掉了。

  怎么解释这个问题呢?07年以前,我们解释中国经济快速出口的过程当中,我们应了所谓的三角关系,美国人借钱消费,欧洲人搞福利消费,中国大量的出口。中国在出口的时候使用大量的源材料从资源富裕国出口。07年以后,问题就出来了,它不是从美元贬值出来的,而是从美国的刺激贷款危机去杠杆出现的问题。

  问题出现以后,我们认为这个三角关系基本上就断掉了,美国不再大规模的消费,中国的出口就受到很大的影响。所以从2012年中国经济就开始下行。中国经济下行以后,两年以后大宗商品价格暴跌,2014年年底大宗初级商品暴跌,原材料出口国也不行了。

  在这个过程当中美国又在进行产业化,进行国际贸易规则的制订。这样以来,原来的三角关系就断掉了,全球的贸易增长跟全球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以前是出口贸易量跟GDP大概是三倍,现在我们看到它跟GDP基本上是同步了。如果考虑到价格因素,贸易出口额甚至低于GDP增长速度。

  第二个特点是全球经济增长很慢,很多国家是靠消费拉动本国的经济。中国这两年贸易出口结构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刚才我解释因为前面的关系突然断掉了,不用太多的消费品。这样以来,如果世界经济保护人民比贬值以后,对我们投资品的出口受到非常大的影响。因为看世界经济增长很快,复苏了,但是投资增长很慢。所以人民币汇率贬值很可能是由于汇率平价、利率平价造成的,而不是由于国际收支平衡造成的,这个问题我们还可以争论。

  给我们一个政策建议,人民币汇率贬值到底对中国经济是好处,还是坏处。我个人的看法现在对中国带来的影响要大于带来的好处,就是大量的外资流走了,反应在我们投资上是有问题的,可能对我们的出口短期和中长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是短期对我们资本的流出,影响我们的投资,影响股票市场,最后影响到我们的财富效应,影响到投资,这个影响可能要远远大于它对出口的影响,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们还是要继续研究判断,这是一个很大的结论。

  还有一个问题,在房地产方面,我们预测的时候对明年的房地产投资是7.5%的增长速度,是不是偏高。因为我们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实际上去产能的问题,我个人也觉得房地产的产能太大。房地产投资调整还没到位,我们也可以再讨论。房地产对中国经济的影响非常大,前不久我看到国家统计局的局长做过中国房地产到底对中国经济影响有多大的研究。现在我们的麻烦事在这里,我们只提出投资增长速度出来,房地产投资到底形成了多少固定资产,这个数字没有,因为我们只看到一线城市在涨,投资也在涨,实际上它形成的量是非常小的,全表现在价格上。所以你会看到我们的价格又涨了,投资很快,因为是大城市,一线城市,主要在土地上,如果把土地成本扣掉,看到房地产投资还可以,它对经济增长拉动的作用是非常小的。

  上次统计局的局长做了非常详细的研究,把房地产的投资怎么变成固定资产,扣掉多少房地产土地价格,包括房子,他们做了详细的研究。当时那个研究对我的启发很大,我感觉到中国的房地产,如果说我们看到了即使房地产投资增长了,明年可能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是非常小的,所以对这个问题我们要深入研究。

  如果明年的房地产投资,按照一些不变价或者是考虑到PPI下跌因素,如果房地产投资7.5%,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就不用太担心了。一旦房地产有比较好的销售,投资也比较快,产能过剩的问题就没有那么严重了,毕竟去库存、去产能压力会小很多。

  所以我觉得争论的焦点,还是昨天《人民日报》出了提问供给侧和需求侧改革,两个报告我都参加过起草,把内容基本上给大家讲出来,还是讲到了压力,我觉得稍微有两点区别。

  简单讲一下我们的结论,当然我们的结论,当时我们在谈预测的时候,把所谓的三去一不一降作为主要问题,在我们的报告里面讲到了。我觉得预测结果跟你们差不多,当时主要是两个假设,如果MR增长速度维持在13左右不变,这个时候中国经济是下行,还是上升,主要看中国货币政策。如果我们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是2.5左右,我们的GDP可以达到6.5,如果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扩大到3%,我们可以拉上去0.2个点到6.7左右,主要看财政政策的变化,我们没有细分财政政策到底放在哪里,是减税,还是用来扩大财政支出,减税的效果慢一点。因为现在我们也在说中国的财政政策扩张以后,它的财政成熟效应,很多人讲低于1。什么意思呢?你用钱扩支出,用于基础类建设,投入1块钱可能产出8毛钱,你如把这1块钱直接用在扩大消费上,考虑到消费倾向一个0.8,再加上乘数效应可能比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还要高。

  如果用在减税上,我减完税,现在这个减税的效应不好估计。一般来讲对于小微企业减税的效果非常明显,对大企业减税的效果没有那么明显。所以我们主张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对50万以下的小微企业全面减税。实际上这些政策下来,可能我们的财政政策大一些,这是我们报告里面不一样的地方。

(责任编辑:李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