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2月1日,国家质检总局批准《地理标志产品普洱茶》法规(以下简称《国标》)正式实施,规定只有原材料取自云南大叶种晒青茶,并在云南省内生产的才能叫普洱茶。从今年7月1日起,市场上流通的普洱茶都必须带有“原产地标志”,否则将不允许流通。

  根据《地理标志产品普洱茶》规定,广东普洱茶生产加工企业不能生产普洱茶,没有地理产品标志的普洱茶也不能上市销售,这对拥有我国最大普洱茶产销量的广东普洱茶商家来说无异于一个毁灭性的打击。据业内保守估算,广东仍有近20万吨、市值超过100亿元的普洱茶存货待销。

  150亿存货难寻出路

  广东每年出口量达6000多吨,远超普洱茶的“故乡”云南(2008年出口1889吨),居全国第一位。从2006年到2007年,国内出现一波爆炒普洱茶收藏价值的热潮,广东茶商们曾占尽先机。到2007年5月前后,普洱茶泡沫突然破灭,加上金融危机接踵而至,普洱茶行情一直低迷。当时便有业内人士估计,受泡沫破裂拖累,整个珠三角普洱茶“囤货”超过20万吨。通常每一饼普洱茶约375克,20万吨相当于近5亿片,按新茶市价约30元/片算,总值高达150亿元。

  广东南方茶叶市场茶叶办公室王万东认为,广东全省普洱茶实际存货量应该大大超过20万吨,因为省内有八大普洱茶市场,在上一轮“炒风”中,几乎任何一个门店都藏有价值不下数十万元的茶叶,恐怕要好几年才能消化。更多的“囤货”则压在为数众多的散户手中。这些散户多为企业主或投资客,看好普洱茶投资的高回报大量购入。

  云南产普洱茶悄然涨价

  昨天,记者走访广州芳村茶市看到,不少的茶叶档口仍然摆放着多个广东品牌的普洱茶。摊主大多表示,这些茶都是《国标》实施前进的货。对于广东产的普洱茶以后不能称为普洱茶,有摊主表示无所谓,“市场如此之差,《国标》实施不实施影响不大。”

  不过,也有普洱茶经销商向记者表示,由于《国标》的实施,云南的普洱茶企业今后将不会再有省外企业竞争,因此近段时间以来,云南几家著名的普洱茶生产厂家都是压货不出,静待涨价。记者在芳村几家大的普洱茶经销店也发现,大益、下关等大品牌云南产普洱茶每件已经悄然升价100元~300元不等。

  也有少数资本雄厚的广东茶商踏上新的征程,那就是“到云南去”。《国标》既然无法撼动,那就照着它指引的方向走,这也是企业在市场中挣扎的生存法则。四会市茶苑茶厂负责人曾伙桂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已不愿多谈《国标》的事,他已将企业搬到云南,在电话中表现出面对新挑战时的激动紧张和匆忙。然而,“到云南去”只能是少数资本雄厚厂商的选择,对于更多的中小厂商而言,苦等形势转变成为他们唯一的选择。

  大兴茶厂的陈汝钊说,“今年以来基本上就没生产过一粒茶,自己还有100多吨普洱茶压在手上。暂时还看不到出路,也只能看看再说。”

  行业声音

  广东企业、经销商、协会联手“喊冤”

  令广东茶商感到颇不服气的是,普洱茶的加工技术是广东发明的,并推广到云南等其他地区。据广东茶叶进出口有限公司高级农艺师郑沐坤介绍,1955年该公司成功研制出普洱茶后发酵工艺技术,为普洱茶大规模出口创造了技术条件。20年后,云南才将此项技术正式应用在普洱茶的生产加工上。

  “云南人的技术都是跟我们学的,如今却利用《国标》和原产地保护实行垄断。”找不到出路的广东四会市大兴茶厂负责人陈汝钊,对此表示出愤愤不平和深深的无奈。

  昨天下午,广东省茶叶行业协会的刘先生向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已有至少14家广东的普洱茶厂商及经销商与该协会联手,组织撰写申诉材料,向国家质检总局等主管部门“鸣冤”,同时寻求广东省政府的支持。国家质检总局收到申诉材料时表示“正在调查”,此后广东方面就一直没有得到回复。从今年2月起,广东普洱茶出口就几乎限于停滞,广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曾出面协调,结果也不见成效。直到《国标》正式施行,广东的申述仍然没有丝毫进展。

中国经济网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京ICP证0400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