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价之辩:谁曾制造高价谜局

  11月下旬以来,只用了短短10多天时间,一路飙升的糖价从每吨近8000元的高价。

  糖业链条5名代表的“对话交锋”

  糖价为何上涨: 成本上涨推动糖价不断攀升,今年全国缺口280万吨,低糖价时代终结,市场炒作进一步推高价格

  谁从炒作得利: 糖厂称主要是期货市场在炒,广西当地糖厂一般囤三分之一、卖三分之一、供期货市场三分之一

  如何稳定糖价: 还是要让钱去实体经济,而非去炒高楼市和商品价格;现行用农产品去反哺工业的做法不可持续

  11月下旬以来,只用了短短10多天时间,一路飙升的糖价从每吨近8000元的高价,一泻千里,回落到目前的每吨6300元至6500元。网友戏称,“糖高宗”摇身变成了“糖玄宗”。

  究竟是谁推高了糖价?谁又是真正的获益者?……早报记者从上海奔赴广西,分别与蔗农、糖厂老总、政府糖业管理人员、期货分析师等深入交谈,让他们跨越时空“虚拟对话”,得以厘清这些谜局,希望能借白糖的涨价样本,一窥农产品的成本链条,寻找稳定价格的办法。

  令人担忧的是,广西一些成熟的甘蔗无人砍收。防城港蔗农陈进清一语道破原因:“大家都拖着不砍,早砍少赚,很多人还想把甘蔗偷运出去卖个高价。”

  然而,给蔗农提供资助的当地糖厂又怎会答应?于是,一场围绕甘蔗的角力正在上演,而这又将影响到市民餐桌上的糖价。早报记者 卢雁 发自广西

  1. 蔗农和糖厂都说没赚到钱

  蔗农:一年下来,20亩甘蔗的净利润不会超过3000元

  糖厂:糖价涨100元,有48元给了农民,糖厂最多得35元

  陈进清:我种甘蔗已有6个年头,2005年一吨165元,今年一度涨到320元,但我还是赚不到什么钱。我那20亩甘蔗地,平均一亩产甘蔗6至7吨。

  曹芳武:如果认为糖价涨糖厂赚,那就大错特错了。甘蔗价占整个糖厂生产成本的55-60%,最好的糖厂也只能做到8吨甘蔗产出一吨糖,而今年广西收购甘蔗的最低保护价是350元一吨,对应的糖价就是4800元/吨。

  但是,根据政府规定,如果市场价低于4800元/吨,甘蔗收购价今年还是按350元的保护价来;但若高于4800元,每多卖100元,甘蔗收购价格就要提高6元。所以,糖价涨的话,农民也会跟着得益。

  所以一吨糖价每涨100元,最少有48元是农民的,但这100元里20%左右的税是糖厂交的,因此能拿到35元就了不起了。按照企业自己核算,糖价涨,农民得益比糖厂要多。

  陈进清:我赚不到钱,主要是这几年成本太高,第一年的成本尤其高,因为要买蔗种,一般种一年管收三年。现在种子一般在320-350元一吨,和甘蔗收购价差不多,一亩地最起码要放400-500斤蔗种。

  曹芳武:在广西,甘蔗种子都是糖厂提供给蔗农的。糖厂买少量回来自己培植,再在每吨种子价格上增加20-30元卖给农民。

  但这个差价是给外包农民的繁育费,而繁育成本非常高,绝不止这个数,一般每吨种子糖厂要贴20-50元。

  陈进清:一亩地还要用400-500元的肥料。

  曹芳武:肥料也是糖厂垫付货款给农民买的,我们每年用在农民肥料款这块有4000多万元。我们还自己加工复合肥,按每吨低于市价10-50元卖给农民。

  陈进清:现在请人砍甘蔗,一吨要100元,请人种是60元一天,而前几年,砍和种都不过每人15-20元一天。

  曹芳武:在良圻,绝大部分砍工都是糖厂帮蔗农到外地组织的,相当于团购,费用虽比其他地方相对低,但每年还是会涨。我们一般到相对不发达的云贵山区去找人,吃住都是糖厂提供的,每年接送的费用就要十几万元,直接送到蔗农的地头。

  陈进清:总之,一个榨季下来(差不多一年),我的净利润不会超过3000元。20亩地甘蔗全卖完是2万元,其中花在肥料上就是8000元,再扣除人工费、日常维护费,最多剩3000元。这还是糖价较高的年份,往年有一两千元就了不起了。

  关慧:原料蔗成本占糖价的70%左右,近年来甘蔗收购价随糖价水涨船高。2001-2005年,由于糖价保持在2200-2300元的较低水平上,再加上对蔗农的扶植力度小,农民种蔗积极性不高,造成2004-2006年甘蔗和食糖减产。受此影响,从2006-2007榨季开始,甘蔗收购价大幅提升,直接推动近几年我国食糖产量迈上新台阶。

  随着糖料种植的土地投入、劳动力价格、制糖辅料价格等成本都呈不断增加的趋势,估计2010-2011年广西甘蔗最低收购价在350元/吨或以上,食糖的生产成本将在4150元/吨。

  2. 稳定糖价的战争:不准外地人高价收甘蔗

  蔗农:每个糖厂定向收购一片蔗区,政府设卡严查高价往外卖 政府:放开收购市场就会混乱

  陈进清:这两年糖价高,外地有的糖厂去年出500元/吨收购。但在广西,每个糖厂对应的蔗区划分得非常明确,相当于糖厂定向收购,我们不能往外运,逮住就要被罚。

  甘羽翔:每家糖厂都有一个传统的、不成文形成的蔗区,但每年都有偷偷来收购甘蔗的贩子,非常活跃,因为外地一些糖厂吃不饱,就让二道贩子去别的蔗区收购……因此,我们这的政府在榨季时期,派了很多人在路上设卡。这里当然也有政府利益的问题,如果甘蔗旁落,这个税收就不是算我们的了。从这里看,这似乎与市场经济有点矛盾。

  曹芳武:在种植中,糖企毕竟已经付出服务期的代价,如果最终给其他人抢去,这就是典型的不劳而获。这样的话,糖厂第二年就不愿给蔗农服务了,那农民马上就会不种,就没有了甘蔗,没有了糖,国家怎么办?

  大家都去抢购甘蔗,成本更高,就要走向无序化。所以现阶段,我认为广西这个办法是最好的,当然,随着发展,会催生更规范的管理制度。

  陈进清:现在价格那么不稳定,也不知今年的保护价是多少,我们那里的蔗农现在就是拖着不砍甘蔗,谁早砍就少赚。

  甘羽翔:放开收购,本地糖厂的原料就保证不了,因为甘蔗总量没有增加,这样市场就会混乱,老百姓就会选择观望,等价格高时再砍。像去年就出现甘蔗一开始都不肯砍、最后没有人收的情况。

  曹芳武:现在每年,各地政府组成榨区指挥部,召集下属糖厂签责任状、交抵押金,规定你不能去别的蔗区抢甘蔗,否则就要处罚。

  陈进清:我用货车帮别人偷运过,没被抓住,实在不行,塞给关卡的人一两百块钱也能通过。

  甘羽翔:具体执行的人很可能被“收买”,每年多多少少总有流失。

  陈进清:没有蔗票就不能砍甘蔗。蔗票就是从糖厂发出来的,不给你票,就没人收你家的甘蔗。

  曹芳武:糖厂没办法,每天榨量都是固定的,多收的话会坏掉。

  陈进清:(反正)你要票就要打电话给他,我没给过啥好处给他,但我听说也有地方有人给好处。

  曹芳武:主要还是和企业管理有关,我们每年也会接到两三起举报。

  3. “糖厂没参加这轮炒作 全国缺口280万吨”

  糖厂:主要还是期货市场在炒,现价市场跟着期货走 政府:糖厂、做流通的、做贸易的都会囤糖

  陈进清:我们希望糖价上涨、再上涨。

  曹芳武:这两年全国糖厂每年至多生产1100万至1200万吨,缺口200万吨,造成供需紧张。

  关慧:目前可以确定,2010-2011年全国糖的缺口仍高达280万吨,决定了届时国内糖价不会低于上年度,下榨季低于4500元/吨的糖价或许很难见到。随着种植成本的不断攀升,糖价已基本告别低价位时代。

  曹芳武:主要还是期货市场在炒,现价市场是跟着期货走的。囤糖的当然也有,但糖厂一般不敢,因为市场不是可以由你一家企业来主导。所以每家糖厂囤现货的量不会大,一般都是一两千吨,仓储成本太大。

  甘羽翔:糖厂其实是被动的,甘蔗收购价是政府定的,食糖卖出价是跟市场走的,现在是囤三分之一,卖三分之一,期货市场三分之一,就看你每个厂的销售策略。囤可以,但基于你对后市的判断,就跟赌钱一样。不只是糖厂囤糖的问题,做流通的、做贸易的,都会囤糖。

  曹芳武:糖价往上涨其实很正常,我们认为一个榨季里波动500元左右是正常的。但一下子涨几倍是不正常的,有许多投机在里面。只有糖价涨,甘蔗才能涨,农民才会继续种。

  姜山:你不能指望价格长期被低估,还有农民愿意去生产。

  在以前,我们强调压制农产品价格,长期以来,农产品一直处于非正常价格区间,没有跟上CPI的增长幅度。从未来角度考虑,要考虑如何在GDP增长和农业之间形成平衡,不能一直寄希望于农产品价格去反哺工业,这是不可持续的。

  关慧:在全球货币宽松政策进一步加强的大背景下,农产品不断受到资金的青睐,国外糖价屡创新高。

  甘羽翔:要控制价格,还得多种甘蔗,提高产糖率,市场供应加大。

  姜山:现在平抑糖价,一是把政府库存拿出来,但要看是否会被市场上的资金囤掉;二是长期手段,国家应考虑抬高农产品收购价格,这将使离开土地的农民重新回来。未来产业政策的调整,还是要让钱去实体经济,而非去炒高楼市和商品价格。

中国经济网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京ICP证0400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