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苍山蒜薹上市,开秤平均每公斤7.2元,创历史新高。图为蒜商正在收蒜薹。本报记者 郑燕峰摄

  开秤7.2元/公斤,苍山新蒜薹创历史新高

  在18日举行的山东苍山2010大蒜、蒜薹产销新闻发布会上,苍山县县长王晓军说,苍山去年蒜薹最高价才每公斤6.1元,今年一开秤就达到均价每公斤7.2元的高位,创出了历史同期最高水平。

  从5月18日开始,山东苍山县26万亩蒜薹开始收获,平均亩产达到600公斤,约有1.5亿公斤新蒜薹陆续上市。

  5月19日,山东苍山县雨过天晴,阳光明媚。王秀会一早就到地里收蒜薹。“今年价格好,准备抓紧卖。”

  “往年小满前后是蒜薹的收获季节,但今年天气冷,晚了十天半个月。”王秀会用手比画着说,“今年蒜薹明显矮,以前一分地能收100斤,今年也就80斤。”

  王秀会是山东省苍山县卞庄镇南芙蓉村人,种了一亩半地,今年能收750多公斤蒜薹。扣除成本,他预计蒜薹能比去年多赚1000元,去年他的蒜薹收入是4500元。

  蒜农王秀会也认为,今年蒜薹价格不会低于7元/公斤。理由是,今年春节冷库出库蒜薹每公斤到10元了。

  王秀会的蒜薹都是被经营冷库的蒜商收走的。他说:“我们蒜农决定不了价格,价格是冷库决定的。他们往外调得高,价格就上去了。今年春节出库蒜薹每斤5元,收购价就不会低于3.5元/斤;收购价要是调到4元,就会跌价。”

  一个人忙了一上午,王秀会收了100多公斤蒜薹。下午他要抓紧卖掉。20日,他准备再雇4个工人收蒜薹,“不然蒜薹老了就来不及收了”。在当地,这样的工人一天要80元,还要管饭。

  蒜薹集中上市也就四五天的事,王秀会还担心价格波动太大。他记得,前年开始收蒜薹时2.4元/公斤,过了两天就变成0.3元/公斤。

  对于收购价格高的原因,王秀会认为,主要是天气原因,另外就是种地成本太高了。他算了一笔账:一亩地肥料500元、地膜、农药、浇水费用300元,人工费从种到收要30个工,每个工每天七八十元,还有种子钱,一亩地花费在2000多元,比去年提高了几百元。

  在一旁的66岁的蒜农刘朝典认为,这个价格也不高,他说,其他蔬菜都好贵了。

  蒜薹收购价与销售价倒挂

  山东的苍山和金乡都是我国著名的大蒜之乡。苍山大蒜是蒜薹专用蒜品种,而金乡县种植的则是杂交蒜。苍山蒜主要靠蒜薹卖钱,杂交蒜主要靠蒜头卖钱。

  苍山蒜薹质量好,从产量上讲,一亩苍山蒜最高能产1000多斤蒜薹、将近1000斤蒜头;而一亩杂交蒜能产2000斤蒜头,由于品种差异,苍山蒜薹入库储存可以储存到春节后,而杂交蒜薹储存到中秋节就不大行了。

  苍山蒜薹收购价高,一般是恒温库储存到春节销售。

  眼下正是蒜薹集中上市的日子,除了蒜地里拔蒜薹的蒜农,田边地头,公路两边前来收购的各地客商络绎不绝。

  新蒜薹上市以来,不仅吸引了苍山县冷库积极收购入库,也吸引了寿光、莱芜、莒县、潍坊等地客户争相前来采购。

  苍山县正常使用的蒜薹冷藏库总库容达1.8亿公斤。今年苍山新增库洞80多个,新增库容2000万公斤。

  “开收了,开收了。三快二?质量好吧?先少收点。”5月19日上午,坐在办公室一边看着大蒜网上的各地价格,一边电话了解着各乡镇蒜薹的价格,陈玉峰说:“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谁都怕过几天价格波动,担心赔钱,可又害怕过两天价格又高了。”

  “价格上不上下不下,烦死人了。”陈玉峰认为,价格疯狂的原因主要是减产,“去年全国蒜薹有10亿产量,今年估计6个亿吧。”

  “普遍的倒春寒天气让全国蒜薹产量比去年减产40%。苍山、金乡、平度、丰县这些主蒜区中,苍山县虽然减产但由于种植面积比去年有所增加,加上蒜薹质量最好,价格也就高。”

  世博会期间,来自苍山15个蔬菜生产基地的16个蔬菜品种将进入世博园区酒店和餐厅,日供各类新鲜优质蔬菜将达到120吨以上。

  一位收购商说,“你说蒜薹贵,但在上海市场,4元一斤人家也接受,他就敢3.5元一斤来苍山收,扣除运输成本,一算每斤赚4毛钱利润很可观。这时,你要出价3.4元收购,就很难了。老百姓都想卖个高价。”这位蒜商说:“谁让咱苍山蒜薹进世博了呢。世博会多高价格都敢收,虽然收的不多,但也起到了推动价格上涨的作用。”

  山东省农业厅一份行情分析报告说,上周,山东蒜薹批发价平均每公斤4.7元,而苍山新蒜薹的收购价已达到了每公斤7.2元,收购价竟与销售价出现倒挂。

  分析认为,价格创新高是由于天气异常——春季温度偏低,造成今年蒜薹减产50%左右,但质量好于上年,使得蒜薹采购商较多,出现抢购局面。

  苍山绿源保鲜食品有限公司经理陈玉峰说:“我也想压价,但大家就认这个价格。你抢我也抢,最后价格就上去了。”他举例说,前几天,金乡蒜薹价格从2.6元/斤跌到1.8元/斤,大家都抢,结果一下又到2.3元/斤。”

  由于质量不同,业内普遍认可,苍山蒜薹的价格要比金乡贵1元。

  “蒜薹这个价,就像6000点上买股票”

  苍山县长城镇蒜农聂克道对价格表示担忧:“我觉得价格3.6元/斤就跟人发高烧一样,让人不踏实。”

  面对前所未有的高价,苍山绿源保鲜食品有限公司经理陈玉峰感觉压力很大,坦言“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他说:“你要是觉得今年这个价格不能接受,那么2009年时的收购价是2.9元/斤、3元/斤,后期下降到2.3元/斤,但是大家也赚钱了。去年这个价格很多人不敢收,降了价才收了十来万斤。如果考虑通货膨胀原因,现在3元/斤的价格是可以接受的,可现实是,今年3元/斤收不到苔子。”

  陈玉峰原计划收满两个库洞的蒜薹,每个库在40万斤,不过现在价格太高了,资金压力很大,收满一库都很困难。

  “收蒜薹全部是现金。苍山经销商普遍资产不足。考虑到风险,县里农村信用社已经不放贷了,很多经销商开始向民间借贷,1分五的利息。”陈玉峰说,“不借怎么办?冷库装30万斤费用是两万元,装40万斤也是两万元,所以必须要装满。”

  他担忧地说,价格肯定会有波动,但吃不准的是,不知到底有多少社会资金在屯蒜薹。“这个价,相当于在6000点时买股票,有可能上到1万点,也可能跌倒1600点。”蒜商王振宇这样形容高位运营的收购商的处境。

  从田间地头收上蒜薹,装满车就要进冷库,降温到蒜薹“冻透了”,然后工人在冷库内装袋。蒜薹像人一样也要呼吸,每天工人们都要在冷库内为蒜薹开袋换气再重新装袋,只要不卖,每天这样的工作都要进行一次。

  陈玉峰算了一笔冷库的经营账:一个库洞需要7个工人,另外机房需要4个。“蒜薹进冷库后,每斤固定成本要增加至少0.7元,包括电费、人工工资、维修、袋子、药品等费用。另外蒜薹还有8%的正常损耗,再加上银行利息。出库后的运费等等。”因此,蒜薹未来出库,上市价只有超过5元,经销商才不赔钱。

  高鹏的父辈亲朋都在做蒜薹生意。他说,冷库比蒜农更惨,买进蒜薹存进冷库就是四个字:听天由命。因为对市场行情,只是猜测而不是预测。他认为,现在的经营方式比较原始,但也没有什么太先进的方式。

  他认为,高价位运营,蒜薹冷储企业一旦亏损对来年不易。今年赚钱了,老百姓明年一定会扩大种植面积,明年价格可能出现价低伤农。

  陈玉峰说:“谁做生意都想赚钱,因为风险大,银行也不支持冷库。应该看到,冷库蒜薹是后续蔬菜的补充。冬季菜价如果价格太高,就会影响到民生。”他希望政府能够平抑价格,对后期价格有帮助。

  山东省农业厅分析菜价高位运行的原因时认为,随着天气转暖和新菜上市,菜价必然下降。但生产成本提高、过多经销环节以及对通胀的预期,将对高价形成一定支撑,回归上年水平将难实现。

  本报济南5月23日电

中国经济网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京ICP证0400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