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经在线访谈

 
冯乐平建言农业现代化:转变旧方式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会会长、北京乐平西甜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冯乐平在做客中国经济网2015两会特别报道时表示,未... 详细>>
本期嘉宾

冯乐平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会会长、北京乐平西甜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时间:2015年3月14日9:00

制作:产经部

访谈精粹
冯乐平:"互联网+农业"还需要漫长的过程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会会长、北京乐平西甜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冯乐平在做客中国经济网2015两会特别报道时表示,互联网技术应用到农业上还需要解决一些问题,比...
冯乐平:积极探索农民获得土地资本收益的新路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会会长、北京乐平西甜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冯乐平在做客中国经济网2015两会特别报道时表示,农村的土地是农民的准资本,通过转移的方式农民...
冯乐平:土地要流转到懂现代农业的人手中
“土地要流转到懂农业,然后懂经营,懂得新的商业模式、流通模式的人手中。”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会会长、北京乐平西甜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冯乐平在做客中国经...
冯乐平:"新农人"能给农村农业带来新活力
“未来推进农业的现代化,改变农业的生产结构,更多的还是要有新型的职业农人来参与进来。”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会会长、北京乐平西甜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冯乐...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经济网2015两会特别报道“四个全面”进行时,我是主持人郭枞枞。今天我们演播室里请来了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会会长冯乐平,您好,欢迎您。

  冯乐平:你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冯代表,不知道今年两会您的最大感受是什么呢?

  冯乐平:今年两会我觉得最大感受就是党中央对三农的政策没有变,特别是加快农业现代化,加快农业发展方式的转变,使我们的农业更加更强,农民更富,农村更美。
  主持人: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您最关注哪些方面?

  冯乐平:三农应该说是我最关注的领域,尤其是克强总理在报告中说的,惠农的政策只能增加,不能削弱,支农的资金只能增加,不能减少。

  主持人:可以说对农业有了更大力度的一个扶持。

  冯乐平:是的。

    主持人:今年两会您给我们带来了哪些建议呢? 

    冯乐平:三农的领域,我觉得我更关注未来农业现代化的推进,农村专业化专业合作社的发展。再有,就是转变农业生产方式、加快农业模式的转变,培育新型的经营主体,这是我最关注的。 

    主持人:您提到了发展现代农业,而且说是加快转变方式,既然要加快转变的方式,要转变这说明当中目前我们存在着一些问题和困难,您认为我国目前现代农业的发展过程当中,还有哪些问题和困难呢? 

    冯乐平:我觉得要是加快农业现代化的进程,主要我们目前存在的更多的困难,是小农体制,也就是以家庭承包为基础的这种生产模式。那么更多的加快农业现代化,我认为要从土地流转规模开始,加快流转速度。再有,加快农民组织队伍建设是很重要的,也就是说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建设。这个是加快我们农业现代化的一个,应该说一个基础。在加快农业现代化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更多的是建立农业的专业社会化组织。还有,就是把我们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尽快的培育起来。 

    主持人:除了您刚才说到的小农体制之外,人才的缺失这个算不算目前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呢? 

    冯乐平:您说得这个问题我觉得太好了。农村人才我觉得是面临着这样的现状,第一块是现在农村从事农业领域的人才,还是传统的像50、60岁以上的这些农民,甚至是妇女在从事的传统农业。那么未来如果说,推进农业现代化,我觉得改变农业的生产结构是很重要的。第一个就是,那么劳动力一定不是现在传统规模的这些50,60岁以上的这些农民了,更多的还是有新型的农业职业人来参与进来,这块如果说我们要做到与国际接轨,那么就是引进一些现行的新型农人,把他们吸引到农业的现代化建设中来。 

    主持人:那我们怎么去吸引这样一种新型农人呢? 

    冯乐平:我觉得是两块吧,第一块,应该就是打造环境,打造环境,是让这些新农人或者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参与到新农村的建设,参与到农业现代化,所以他们的进来应该说打造两个环节。一个是他来到农村,来从事农业,开始从事建设的时候,我觉得应该给他们提供几种保障。你比如说他们能够在这儿安定下来,能够在这儿有创业的一种基础,他们的资本能跟农民的资本对接起来,也就是说跟农业的三要素能够结合起来,这样才能够使他们在这儿留得住。还有一种环境,就是一种政策环境,那么这种现行的农业政策,应该和新的投入的这些新资本能够结合起来,给他们一种创业的一种动力,我觉得这个未来可能是我们吸引新型的从事农业领域的资本,来进入三农的一个保障。 
    主持人:您怎么去定义新农人这个词呢?您觉得什么才能算作是新农人呢? 

    冯乐平:新农人吧,我觉得一个是,我们现在农业农村农民,他是传统的两大工程。一大工程是来改造和培育现在的新农人,改造和培育就是我们现有的这种农民结构,比如说50、60岁以上的这些农民,转变观念这个很重要,转变他们的生产观念,生产结构的观念,我觉得这个就要从培育和培养开始。 

    那么新农人我现在还有一种理解,就是新型的愿意从事这种农村农业领域的这种现代化的,具有互联网思维模式的这种新人,他们可能更加能够给我们农村农业带来这种新的活力,新的经营理念,一种全新的这种商业模式。所以我觉得未来的这种新农人吧,我觉得两块,我们把传统,五六十岁的这种传统农民加大培养,加大培育。然后我们再创造好的环境,来吸引我们具有互联网思维的这种年轻的,这种我说未来的应该是白领和蓝领的管理人才,到我们农村来,然后从事我们农业的生产,然后推动我们整个农业面貌的改变和加速我们农业信息化的提高。 

    主持人:这当中还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您说到了,我们需要把传统的农民进行培养,来让他变成新农人,那么在这个培养的过程当中,目前有没有一些问题呢?就是说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一些困难,我们怎么才能够把他们培养成为新农人呢? 

    冯乐平:我觉得首先是他们自身意识的培养,我觉得现在已经意识到,我们如何能够适应一种新常态下的农业结构的调整,新常态下的这种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那首先我们是要有让传统的这些农民像我们这样,我们一定要用这种现在的市场需求来改变自己,那么市场需要什么,是完全改变了我们过去的一种销售模式。你比如过去我们是坐在家里,我们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那么今天看来有一些,包括我们的生产模式,现在发生了根本的转变。而且我们的消费群体也在变,现在像大众消费、像功能消费,像生态消费,一些体验消费,还有娱乐娱教的一些消费正在呈现在我们面前。那么这种说句实在的,我们就要从思想意识上转变,那么这种转变过程是需要政府来出钱,用现有的这种培训机构来培训。还有一种,是需要他们自身的一个转变,这个转变的过程,实际上也是新农人成长的一个过程。 

    主持人:其实说到农民,对于农民来说,土地就是最重要的了,我们只有科学合理高效的来利用土地,才能够给农民一个最大的收益,所以我们国家现在也一直在引导土地流转,一个有序的流转,您认为土地有序流转对于我们现代农业发展有什么影响呢? 

    冯乐平:土地有序流转,应该说这两年中央都比较重视,土地有序的流转能实现几个步骤。第一个步骤,我们以家庭承包经营制,因为家庭承包是我们30年来一直在坚持的,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农村基本上是以家庭承包为基础的这样一种生产模式,有序、适度流转,我觉得是把握了节奏,那么这种节奏,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农村农业这种新常态,那么我们面临这种新常态呢,这个节奏,比如说我们大规模的流转,我们大规模的把土地流转过来,我们就要考虑,你比如社会的资本现在进入农业领域比较多,那么大规模的流转会带来什么?比如可能我们土地的利用,我们整体的规划设计还没有跟上,那么就势必造成,比如说我们规划不到位,我们大规模的流转还能带来什么呢?可能我们会有一些土地的荒芜,就会发生这种现象。现在中央提出适当规模,我觉得第一是把握节奏,第二还要推进土地流转的这种速度,也就是稳中还要求进,稳中求进,缓中求稳,我觉得这是中央总的基调和把握的速度上,我觉得是较适度,我觉得适度规模,适度规模流转,也就是有计划,有规划,然后还要有序,稳步的进行土地流转,让这些土地流转成什么呀,流转到能够懂农业,然后能够懂经营,然后还要懂得什么呀,还要懂得这种新的一种商业模式,就是流通模式,让这些人来做农业,我觉得这个适当流转会更加有好处。 

    主持人:那另外,我注意到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表示,改革是意在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激活被长期压抑的土地资金等生产要素和农村产权,让农村沉睡的资金活起来,您怎么来理解这个农村沉睡的资金呢? 

    冯乐平:说起农村沉睡的资金,我觉得呢,你说现在农村农业农民靠什么来致富,我们觉得原来我们就靠这种生产规模的种植,再加上我们这种有效的商业模式,流通模式,今天说到沉睡的资金,对于农村来说,沉睡的资金,沉睡的这种土地,但是怎么唤醒它,它是我们农民的一个准资本,资本的转移方式,这个土地这么多年来能给农民带来最大的效益是什么?就是说在我们这种沉睡的这种土地上,能够创造,能够给农民带来更多的土地资本的收益,那么这种土地资本的收益今天来说是什么样的这种政策,这种激励的机制,能唤醒这种沉睡的土地呢?那么现在陈老师讲的非常好,然后我们也觉得这次国务院也是关注到了这些专家提出的这样的这种建议。 

    国务院今年提出了,在全国土地入市有33个试点,我们大兴应该说作为我们北京的试点之一,我觉得这个试点更多的是探索一种,让农民来获得土地资本收益的这么一条路子,我觉得这种路子的尝试,可能未来会使我们农民获得土地资本上的收益。 

    主持人:怎么能够获得这个土地资本上的收益呢? 

    冯乐平:你说这个也是我关注的问题,你比如说,这次国务院提出的在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上,能够让它入市,那么怎么来入市呢,比如说像过去的一些土地资本的招拍挂,我们引进社会的开发商来做,那么我觉得我理解那应该是这样一种形式,你比如说我们把土地的这种集体建设用地,让农民自己来开发,来实现,让农民自己来入股来开发,来实现他土地资本的分红,也就是红利,我们农民可以获得这个土地资本上的收益,也就是说把开发的资本让农民自己来实现,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种途径,也是未来我们农民增收的一个点,那就是能够实现农民一种在实现资本土地资本上的收益,也是唤醒沉睡的土地这样一个有效的途径。 

    主持人:刚才我们一直都在提到新农人,您认为新农人能不能对唤醒沉睡的资金起到一个作用呢? 

    冯乐平:这个新农人对我来说,我是蛮期待的,我觉得这种新农人的这种进入农业农村领域,应该说我期待是他能够给我们带来一种新的理念,那么这种理念比如说你的生产模式,新的生产模式什么,就是我们现有的土地,红线不能突破了,我们在现有的这种土地资本空间,让它发挥更大的这种收益,实现你比如说我们现在北京的农业吧,你比如我们庞各庄的西瓜生产,那就可以转变它的生产方式,我们原来那个西瓜在是地下爬着长,现在我们可以转变成的生产方式是什么?让它可以竖着长,让它可以上树,让它可以立着长,这是一种方式的转变。还有一种,新农人可能会给我们带来一种新的经营理念,管理模式的一种新的经营理念,那么这种理念我是觉得那就是互联网的理念,比如说过去,我们家的产品就是这么好,我们庞各庄的西瓜真是就不用出了家门,大家已经订完了,那么到今天来说,新形态、新形式,我们就需要改变我们原来传统的营销模式。你比如,我们可能更多的运用互联网的一种模式,比如说我们一些电商,我们跟天猫、跟京东、跟一号店来合作,甚至我们自己来建立我们的APP的模式,这种终端的销售模式,这应该是新农人,或者新型的农业生力军给我们带来的转变。再有一种转变呢?你比如说就是,我们自己可以跟这些专业公司来建立,那么这种理念的转变也是新农人给我们带来的一个变化。 

    主持人:你刚才提到互联网,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大家也非常热热烈讨论的就是互联网+,您认为互联网+运用到农业方面您怎么去理解呢?  
 
    冯乐平:互联网+,我们作为代表,大家也在说,说互联网+,可不可以说互联网企业,互联网农村,我觉得未来提到互联网,它首先是,应该说是一种生活模式和消费模式,那么怎么使我们农产品从我们生产者跟消费者实现通道的对接,我觉得这个方法上,实际上就是开通道,开端口,让我们在网上能够实现这种购买,然后更加便捷的我们能够让消费者能够看到我们所有的产品,是如何生产出来的,那你比如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农业物联网的实现,那我们就带来了很多新的模式吧,农业物联网,它就是能呈现给我们消费者的,你比如这种我们的产品是投入品,是如何实现的,我们的生产产品是怎么长出来的,那么我们的产品整个的采收过程是什么样的一种管理体系,让我们的消费者都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而且也可以实现了我们从田间到舌尖的这种安全的把控,有效的对接,所以我觉得未来的新农人,可能会给我们带来这种新型的主要是商业模式的转变,还有改变我们传统的一些生产模式生产方式和一些销售领域的,还有流通领域的一种模式。 

    主持人:其实这个互联网一方面能够让我们农产品更好的走出去,但另一方面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挑战,比如说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能不能跟得上互联网这样一种快节奏的发展,您这块怎么看呢? 

    冯乐平:互联网用在农村我觉得还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因为这个鲜活的农产品,尤其是我们这些易碎的农产品,如果实现互联网的或者电商的销售模式,我觉得还得解决这么几个问题。一是我们自己有供应的这种专业的物流体系,这种物流的体系我们自己一定要建立。那么还有一种,就是我们委托第三方,这种现有的物流模式和我们线上的网络,还有我们线下的实体来对接,才能够实现这种生产和消费的有效对接。那么这种互联网的模式我觉得,一是我们试用的过程,还有我们认识的过程。再有一个,我们重新建立一套这种。 

    主持人:适合农业的体系。
 
    冯乐平:适合农业的,对对对,适合农业的这种物流形态,物流形式。 

    主持人:今年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还提到,要实施惠农政策,要让农民增收,您觉得怎么样才能让农民享受他们的权益,真正的让他们提高收益呢,您能不能结合您平时工作当中遇到的一些实例,谈谈您的感受? 

    冯乐平:让农民实际的增收,我觉得这次克强总理的报告提的很好,那么第一个是他产品的增收,那么还有一种获得资本的收入,再有一种那么就是这种让农民入股分红的一种模式,入股分红的一种模式可能是我们进来来北京,创造出的一种新的模式,你比如说我们现在农村在由于专业合作社的发展壮大,农民会纷纷的加入到合作社中来,他们只是负责生产,然后这个农民专业合作社用这个组织载体,把农民组织到一起,然后我们统一的打品牌,打市场,有效的实现与市场的对接,这样我们农民可能更能获得产品高于15%,或者20%的一种收益。那么再有一种让农民实现这种分红的收益,就是刚才您说到的,土地适当规模流转,我们可以让农民把土地进行入股,跟农业的现代化企业实现合作,或者叫对接,让他们一个是有土地出租的收益,那么还有一种,还有一种就是让他们获得在这片土地上能够实现一种工资收益,既有了产品收益,又有了分红收益,还有了这种工资收益,我觉得长期有效的保证农民收入不减,我觉得这块是我们未来要做的。 

    主持人:其实这也是应了我们习总书记提出四个全面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最后我们想来聊聊食品安全的问题,因为这都是我们老百姓非常关注的一个话题,现在我们食品安全问题可以说是屡屡曝出一些不好的事情,那我记得您曾经说过一句话是,这个食品安全它不是检出来的,而是种出来的,所以在源头就要开始把控,您是怎么来做到这样一个源头把控的呢? 

    冯乐平:您说这个问题是我们这些代表关注,也是我们持续关注的一些问题,食品安全,尤其是今年两会中总书记说了,我们“四个全面”,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这是一个战略目标。这样的话就是未来比如说我们怎么能够实现这个小康社会的建成,那么我们首先是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安全我们提到几种,我更关心的,你比如说公共安全、网络安全,那么我更关注的是食品安全,这个食品安全有人都在说,说这个食品安全我们屡屡发生食品安全的事件,到今天来说,我说应该建立两种机制。第一个要建立一种长效的管理机制。那么这种长效的管理机制那是由政府来出面,那怎么加大融合的管理,还有一种就是建立一种长效的监管机制,那么就是要从我们国家的顶层要建立,各个部门联手协动的监督管理机制,这种监督机建立起来以后,我觉得我们作为我们农业产品的这种生产者,它一定从源头就开始,我们安全的产品不是检出来的,我认为是种出来的,提到种出来的,那就是比如说我们所有的蔬菜瓜果一定是他有效的,有一个生产的流程,那么这个流程就是在什么样的时期,我们投入什么样的这种,像农药是基本不让使了,我们那个地区,基本的农药,他完全是有机的管理了,比如什么时候要投什么样的东西,你比如说我们现在一些生物制药,一些有机的产品投入和有机肥的投入,这都是我们保证农产品安全的源头。 

    主持人:但是这样会提高我们的一个成本,那我们成本高了,我们拿什么去竞争呢? 

    冯乐平:尤其是我们北京的农产品,你比如说他的人力成本,那么更多的是他的投入品,比如说我们的西瓜,我们就要生产有机的西瓜专用肥,我们是配方施肥的,这种有效的增加了。你比如说我们一亩地原来投资是三千块,现在可能就投资四千块,这种生产的投入品提高,就给我们带来刚才您说的那个,就是加大了我们生产成本投资的提高,我们靠什么来实现,生产投资高了,劳动力成本高了,我们怎么才能增收呢?我们就是减少中间环节,实现点对点的供应,实现田间到舌尖的供应,我们只有用这样的方法,才能够保证我们的收入不减。 

    主持人:我们希望以后老百姓吃到的东西都能够是这么安全的,习大大他还提到一个词叫做“成长的烦恼”,那么这个是他在APEC会议期间跟外国领导人来讲我们“新常态”的时候提到的,其实意思就是说我国经济现在正处于一个转型升级的过程当中,那么肯定会遇到一些困难和烦恼,那您在农业现代化发展的过程当中,有没有一些成长过程当中的烦恼呢? 

    冯乐平:新常态下叫做稳中求进,还要什么呀?还要稳中也得带点速度,我们不是稳,就不求发展,但是稳中还要有提速,稳中还要有保证我们的质量,那么在这种形态下,我觉得安全是我们未来要抓紧的,一定要做到实处的,比如说公共安全,食品安全,还有一些网络安全,这都是我们在新常态下,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在面临的一些,叫烦恼也好,叫我们要适应这种新常态吧,我就觉得要面对这些。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您作客我们的节目,也希望您能给我们带来更多更好的建议,来助力我国现代农业的发展,谢谢,更多消息请持续关注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