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民航的建设和发展:从民航大国向民航强国迈进

2009年07月20日 09:56   来源:中国民航报   

  (中国民航大学退休教授,两航起义人员:周其焕)

  1948年,我进入了中国航空公司。第二年,即1949年11月9日,我参加了“两航起义”,回到了新中国的怀抱。我起先从事飞机维修工作,1956年以后一直从事飞机和飞机设备的教学科研工作,并参与了某些规划工作,上世纪90年代起还参与了国际民航组织新航行系统的两个专家组活动,亲身经历和体验了新中国民航事业60年来的发展和变迁。

  上世纪50年代初,新中国民航以有数的几架中小型飞机开辟了通用航空,当时曾以护林灭火、运送日报、农业飞播、喷药、灭蝗、工业航测、航摄等为主要任务,为后来扩展到大型飞机和直升机参与的巡逻救灾、海上搜救、公安执法、医疗救助打下了基础。1952年“八一”开航,为新中国民航的运输航空开辟了道路。此后,新中国民航遵循着飞机、机场、空中交通三位一体、协调发展的步调,至今已在国际民航界享有安全和先进的盛誉。作为一个民航人,我无论出差或旅游,都喜欢乘坐民航班机。

  60年前,我刚到航空公司时,从一个维护C-46、C-47和DC-4飞机的外场机械员开始做起,经历了最早由活塞式发动机推动的飞机。那时,报务员用电键向地面电台发报,驾驶员手摇定向仪天线来定向。而如今,由先进的涡扇发动机推动的大中型客机早已取代了原来落后的机型,原来由驾驶员、领航员、报务员、机械员等多人完成的任务,现在只要正副驾驶员俩人分担就可以了。从前,驾驶员登机前要带上一个飞行包,里面装着航图、航行计算尺或计图盘,而现在只要携带一个“电子飞行包”即手提电脑就可以了。

  我国民航早期受西方封锁而向前苏联学习,我曾参与赴苏引进伊尔-18飞机,改革开放后参与了去美国引进波音737、757、麦道MD-80、大力神C-130等飞机,并兼任课堂翻译。目前,中国民航的机队已步入国际先进行列,包括波音、空客系列客机在内的各种新型号都有。

  从前,机场跑道旁只有风向兜和T字布,塔台设备就是望远镜和信号枪,空中交通尚处在雏形阶段,真正意义上的航路和空中交通尚未形成。而现在,空中交通已形成繁忙航路的交织穿插,机场规模虽大,但仍感跑道起降容量不够。

  我作为飞机和飞机设备的理论教师,后期兼任规划和科研工作,在技术上必须充分掌握并与时俱进,所以对整个民航技术上的进步,具有较为全面深入的了解,对新中国民航60年来的发展形成了如下认识:

  从飞机设备来讲,当代飞机上各种信息感测和综合利用的自动化越来越多,一方面向驾驶员提供了足够的感知信息,大大提高了其对空中飞行态势的觉察能力;另一方面增强了机上自主和安全操纵能力。以往驾驶员全部靠手动操纵飞机,而目前只需手动设置,靠自动化和电脑按预设指令操纵飞机。越是大飞机,自动化程度越高。

  从陆空配套的支持系统来说,通信方面全面采用了自动转报系统,建设了大功率单边带台和VHF对空台,开辟了独立的气象定期通报和飞行情报服务以及航路数据链。飞机上已采用了卫星通信,导航方面使用了全向信标台、测距台和仪表着陆系统;采纳了区域导航方法,不再用逐台飞行的折线航路,改用城市对之间的直飞航路;国际航路上采用越洋编组航路和跨极航路,一切已和国际接轨,继而引入卫星导航,并在所需导航性能(RNP)的基础上规划了进入基于性能的导航(PBN)。

  监视方面,尽可能地布局二次雷达的无隙覆盖,使得空中交通管制从程序管制过渡到雷达管制;采纳了自动相关监视和试行广播式自动相关监视,从看不见的空中航位推测变成了雷达屏幕上看得见的飞行动态信息。总之,民航的空中交通在经历了指挥调度和实时管制两个阶段后,实现了对空中交通的全面管理。

  从旅客服务设备来说,以往飞机对大气是开放的,飞高要吸氧;对信息是封闭的,一到空中,和地面不能通信。现在都是增压机舱,对大气是封闭的,对信息是开放的。国际航班上都有空中电话,旅客可以向地面通话,甚至可通过卫星连接终端用户或因特网。最早客舱内只有集中广播,而今客舱内已有座椅上各自的音频和视频,可各人随意选择视听节目甚至玩电子游戏。中国民航也是首先实现电子客票和计算机订座的国家之一。

  从机场的变化来说,跑道一再加宽加长,机场不断扩建和新建,从单跑道到多跑道,实现了在雷达监视下的平行跑道起降。机场现在都被称为航空港了,从早期简单的候机室、候机厅扩建为目前大片多层的候机楼,也有两个以上候机楼组成的候机区,每个区都有自己的多门位卫星厅、自动廊桥、步行履带和各区间的穿梭交通车连接,比火车站、海港码头还要热闹。许多机场还修建了到市区专用的轻轨和高速公路。从机场容量来说,单跑道机场高峰小时可以每两分钟起降一架飞机,如此高的流量,今非昔比。

  去年4月底,我从深圳返回天津,适逢天津候机楼东迁新址,诺大的候机楼的现代化程度设施难以言喻。而西侧的老候机楼,只做货运区了。现在,天津机场已扩建成双跑道,并与空中客车装配工厂连接,且划拨出了专用试飞空域,可谓航班飞行和飞机生产出厂共用。回想1950年的天津机场,只有4根木柱支撑的塔台和3个铁皮拱形屋顶的休息场所,真是令人感慨万千。

  回顾我走过的历程,见证了新中国民航事业的发展和变化。中国民航正在从民航大国向民航强国迈进,我们期待着下一辈去创新建业。

(责任编辑:李晶)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