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滴滴宣布夜间暂停服务,连央视都看不下去了

2018年09月12日 11:09   来源:环球时报   

  昨天,某财经媒体撰写的一篇名为《滴滴消失的第一夜:司机走投无路乘客也无路可走》的文章,刷爆了网络。

  该文章称,自从滴滴为了进行安全大整治,公布了23点到次日凌晨5点停运的整改措施后,很多乘客晚上都打不到车了,反而是黑车司机都乐坏了,而曾经正经的滴滴司机看着这一幕则心如刀割。

  不仅如此,这篇报道中的一句“不管是官方还是民警,都低估了平台停运对出行效率的影响”,更让不少人以为滴滴深夜暂时停运是官方要求的。

  然而,央视新闻《1+1》栏目的最新报道,却揭露了事情真相……

  

    ▲ 图为某财经媒体撰写的“滴滴消失的第一夜”的报道截图

  原来,央视采访发现,虽然23点到次日5点滴滴停运的事情,确实让很多人夜里因为没车坐而发愁,可滴滴的这个措施不仅政府不知情,而且政府部门的专家也无法理解滴滴为啥要这么做。

  央视采访的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就表示,他无法理解滴滴为啥要选择“夜间停运”。

  他说:“至少我很难从安全角度理解夜间停运,因为不管是从人车的合规化、预防性的安全保障角度来看、还是从安全应急状况下与公安部门这种联动,其实都不能解释或者难以理解这种夜间停运。如果真的是从安全角度考虑这个问题的话,我感觉反而反映出对自己的这种安全状况没有充足信心,因为我们传统的出租车和一些其他平台都是24小时营运的,是这样。”

  

  不仅如此,央视还发现滴滴的这个做法已经涉嫌“违规”了。  

  因为根据2016年11月1日开始实施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一条的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暂停或者终止运营的应该【提前30日】向服务所在地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书面报告,说明有关情况,通告提供服务的车辆所有人和驾驶员,并向社会公告。”

  因此,国家发改委的程世东主任也表示:“虽然我们这个暂行办法里边没有写的很具体,不太非常好的界定,但是严格来讲我个人认为还是算是有一定的违规,因为暂停一个时间段或者暂停某一个城市性质上应该是相同的,如果是这次暂停深夜影响还小一点,如果把暂停时间段换取早晚高峰的话对整个行业发展和对社会影响就非常大,就明显会违反我们的规定。”

  

  另一方面,央视的调查不仅发现滴滴选择“深夜停运”中的“古怪”,还发现在白天正常运营的时段,滴滴公司也并没有真正落实其整改措施。

  滴滴的客服人员更向“以车主身份咨询”的央视记者表示:即便没有“人证”和“车证”的司机,也仍然可以注册开快车……

  

  因此,央视节目主持人白岩松就表示滴滴这种“停深夜车”却在白天继续“给没有资质一些司机来派单”的做法,是“不同寻常”的。

  白岩松还引用网友的话质问说,目前网上出现的各种各样“给大家的感觉好像滴滴深夜车是极其不可缺少的”的报道“这是不是一种有意或者无意地在形成一种舆论逼宫”?

  尤其是,央视发现滴滴其实只是暂停【4天】的深夜车服务。可下面媒体的报道却无一不在给人一种仿佛滴滴永远不会再提供服务的“恐慌感”……

  

  白岩松还进一步透露说,就在滴滴暂停深夜车后,网上还随之出现了一个调查,问大家是否“怀念滴滴不打烊的日子”,结果是“会66%”,“不会24%”。

  

  白岩松说:“显然这样的结果对滴滴是有利的,难怪有一种声音说这是不是很聪明的一种公关行为,让大家呼吁你赶紧重新回到生活当中来。”

  不过,不论是白岩松还是他采访的发改委的程主任,都认为这一情况所反映出的真正问题,其实是“垄断”。

  其中,发改委的程主任就表示:“我觉得这是一家独大带来的问题,一家独大对市场来讲不仅仅影响着其他市场主体,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也影响着我们市政府监管,因为对我们监管也带来一定难度,因为没有替代的平台,所以说我们需要未来的话更多考虑独家垄断的市场状况如何监管,如何防止利用这种垄断市场地位做出一些垄断市场行为,以及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称和雄厚资本实力打压或者抑制其他市场主体的发展,我觉得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而白岩松则通过数据展现了成立于2012年的滴滴是怎么在过去几年一步步吞并国内的其他竞争对手,走到今天这个垄断地位的,并认为政府应该“去减少可能垄断给我们带来的危害。”

  

  最后,白岩松还表示媒体的监督也很重要,“而不是写软文”。  

  耿直哥综合央视报道

(责任编辑:李方)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