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新掌门刘军立下千亿元军令状 慧聪集团能否逃出生天

2018年06月28日 07:24   来源: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贺 骏

  在小米、美团赴港上市万众瞩目之际,也许很难有人会想到,在港股市场还沉沦着一家中国最早的B2B电商公司——慧聪。这家公司成立于1992年,那时的雷军刚从武汉大学毕业、王兴还在福建读初中、马云在杭州成立了“海博翻译社”,间或背着麻袋去义乌进货。

  2003年12月,慧聪网在香港上市,创始人郭凡生自此有了“电商教父”的外号,另外一位“IT教父”叫柳传志。彼时,雷军还在金山给求伯君打工,王兴即将从美国辍学回国,马云的淘宝刚刚诞生半年。

  从这个节点算起,4年后,2007年11月阿里巴巴B2B在香港上市;后来,2012年6月阿里巴巴B2B在香港退市;再后来,2014年9月阿里集团在纽交所上市。如今,阿里系和腾讯系从线上到线下几乎打成一团,其中也有美团的一份。马上,雷军的小米将为他挣来一座真正的“金山”;即将,王兴也用大杀四方的美团证明自己不是十死,而是九死一生。

  只是,在所有的喧嚣中,几乎听不到慧聪的只言片语,甚至有些人都不太确定,这只“恐龙”是否还活着。

  慧聪不是没有后来,只是没有未来。更准确的说,没人在意他有没有未来。比他晚生三年的另一只恐龙“瀛海威”,早就不知所终了。

  “你说沉沦也行,用其它词也行,总之你怎么来形容慧聪都可以,咱们就是要实事求是”,6月24日,慧聪集团新任董事长刘军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慧聪 第一季谢幕

  作为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公司,慧聪一度是马云用望远镜才能看到的公司;如今,慧聪用望远镜都看不到阿里了。尽管郭凡生一直对阿里不屑,但实际情况是,除了短时间有过先发优势之外,慧聪早就连阿里的“尘”都望不到了。数据显示,截至6月25日,慧聪的市值是51.36亿港元(约6.77亿美元),相比市值5143.17亿美元的阿里,不及后者零头的零头。

  这样的差距在很多人眼中意味着绝望,但刘军看到的却是希望,“现在你买阿里、腾讯股票,撑死了再涨两、三倍。阿里市值已经5000亿美元了,还能到1万亿美元吗?可慧聪才50亿港元啊,涨到500亿港元,不算太困难吧?”

  作为董事长及股东,刘军在意的是慧聪的纵向成长,以及能给包括自己在内的投资人带来什么。公开信息显示,从去年10月份开始,刘军持续在二级市场增持。“我不排除未来MBO的可能”,刘军直言不讳,“我认为慧聪现有的股权结构需要调整,要引入BAT、小米、富士康、中国联通这样的‘巨人’,目前的第一大股东神州数码也要淡出一部分”。

  还是“职业经理人”的刘军,如此放言自然有他的底气。作为原颐高集团执行总裁,他与郭为、陈绍鹏、汤捷、赵伟国、冯军、刘迎建等诸多IT老人们“厮混”多年,不见外到喝酒时会时不时窜出些“他妈的”。颐高集团在浙江等南方市场的地位,相当于鼎盛时期北京的海龙、鼎好、太平洋电脑城。那时的刘强东还是租铺面卖光盘的小商户。

  事实上,打着“郭凡生”烙印的慧聪,早在7年前就开始“脱胎换骨”了。2011年慧聪的大股东就变成了神州数码,“志不在商”的郭凡生早就退出了公司一线,由CEO郭江(郭凡生侄子)具体操盘。无非是,今天的慧聪迎来了临门一脚。

  刘军 何方神圣

  2017年10月13日晚,慧聪网发布公告称,郭凡生辞去董事会主席一职,该职位由郭江担任。郭江辞去CEO一职,该职位由刘军担任。

  2018年3月1日晚,慧聪网发布公告称,公司名称由慧聪网改为慧聪集团。3月27日晚,慧聪集团发布2017年财报并同时宣布,郭江因个人身体等原因,辞去董事会主席等职,CEO刘军升任董事会主席兼CEO。

  从2016年因为债转股而成为慧聪网小股东,到慧聪网CEO,再到慧聪集团董事长,本想“赚一笔”就走的刘军,如今却“炒股炒成董事长”,担纲起了慧聪中兴的大任。“我是郭江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但一家公司做主的只能是一个人,最终我俩的决定是我留下。郭(凡生)叔也对我说,以后慧聪就姓刘了。我认为,好的公司是靠制度传承,而不是靠人传承,惠普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它姓‘制度’,而不是姓某个人。我的偶像是柳传志,我的榜样是段永平。柳传志的高度我达不到,而且也太累,我希望将来能够像段永平那样。”

  在企业圈中,段永平是出了名的“甩手掌柜”,经典案例是创办了小霸王、步步高以及OPPO和VIVO;在资本圈中,他被誉为“中国巴菲特”,经典案例是投资了网易、万科和苹果。

  以段永平为榜样的刘军,不仅是IT界的老炮,也是资本圈的高手,A股市场某些知名重组案例,背后都有他的影子。如果非要溯源的话,或许因为他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这位1977年出生于长春的“一汽子弟”,高中时期就已入党并担任吉林实验中学学生会主席、吉林省学联副主席。本科及研究生就读于浙江大学化工系,报考这个志愿的原因是“一汽少帅竺延风上的就是浙大化工系”。他曾任浙大校学生会主席、浙江省学联主席、浙江省青联副主席、全国学联副主席等,“全国学联主席是自清华、北大轮值的”。他曾获得胡楚南奖学金、竺可桢奖学金、光华奖学金等等,先后在SCI、EI上发表论文7篇,“当时全国和浙大能拿到的奖学金,我几乎全拿遍了”。

  奈何,这位政坛和学界的“双料潜力股”,最终选择了商业。对此,刘军称是因为看上了“地产+电脑”的暴利,而当时在杭州开电脑城的初创公司颐高集团就兼具这两点。浙大的校友们爱抱团,颐高集团董事长翁南道一上来就让刘军担任总裁助理,不久后又升为副总裁、执行总裁。在刘军的“执行”下,颐高在全国40个城市开设了60多家大中型IT卖场,刘军也成为IT厂商与房地产商的“双料座上宾”,同时也享受到了初创公司的成长溢价。

  谈起地产,刘军至今最佩服的还是绿城,“在开发理念上,如果说宋卫平是大学生的话,我就是幼儿园”。不过,同样位于杭州的阿里,彼时并未入他的法眼,“那时阿里的形象还是‘网上卖假货的’”。

  刘军+慧聪 向何处去

  了解了慧聪和刘军分别从哪里来,下一个问题就是,“刘军+慧聪”将向哪里去?

  在刘军的规划中,慧聪集团不会退市后再上A股或美股,而港股投资者又不像A股韭菜们那样对“故事”感兴趣,因此提高市值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业绩提上去。“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慧聪集团要分别实现100亿元、200亿元、500亿元、1000亿元的营收目标,做不到我主动下课,”在4月18日召开的慧聪集团管理会议上,刘军立下了如此的军令状。

  这份军令状的刺激之处在于,2017年慧聪集团的营收仅为37亿元,如果2018年实现100亿元,则意味着涨幅达到170.3%,难道“恐龙”要变成“飞龙”吗?“目前看,今年实现这个目标没有问题,不久后我们就会公布具体数据”,刘军表示,“我个人觉得,只要业绩起来了,慧聪市值到1000亿港元,没有任何悬念”。

  事实上,刘军之所以敢“夸下海口”,是因为看到了慧聪的慧根。慧聪之所以还没死,就是因为毕竟还积累了不少的会员,只是之前追求“面面俱到”,反而落了个“样样稀松”。“我刚接手时都懵了,业务示意图跟蜂窝煤似的。我说咱多大一个单位啊,竟然有47家子公司,60多个行业频道。要我看,慧聪基本错过了PC互联网,完整错过了移动互联网。说实在的,中关村在线每年都能有超1亿元的利润,慧聪网60多个行业都不咋挣钱,为什么?就是因为做得不够深。哪怕再复制出三、五个中关村在线,每个行业的利润5000万元到1亿元,光信息服务这块利润就有3亿元至4亿元了”。

  为此,刘军的第一刀就是做减法,“小米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专注”。在交易服务上,刘军把重点放到了三个“重度”垂直互联网上,分别是棉联、买化塑、中模国际,其中棉联定位于棉花B2B,买化塑定位于化工、塑料B2B,中模国际定位于脚手架B2B,金融服务则贯穿于交易场景中。值得一提的是,慧聪集团还是金谷银行的股东。

  “我们要做产业互联网,这几个行业阿里腾讯看不上,太low,但我们干。产业互联网只要做深了,每个行业都能挣钱。棉联和买化塑的交易量起来的很快,中模国际的利润率则非常高”,刘军表示,“不要小看建筑模架这个业务,这个行业虽然小众,但利润率很高。我们把大量脚手架小B汇聚在一起,做脚手架产业园,相当于土地众筹,已经在郑州、贵州开建了,我们负责找客户、仓储、翻新、物流等。”

  在刘军的规划中,这三大垂直平台的目标是成为所在行业的今日头条,“交易量上去之后,信息广告的价格也就上去了,阿里就是如此”。此外,在信息服务上,中关村在线和慧聪网也有潜力可挖。目前,京东、天猫是中关村在线的前两大客户,中关村在线作为老牌科技媒体,每天有800万的科技用户访问量,还有大量商业模式可以拓展。

  让慧聪集团更“性感”的则是“兆信股份+慧链”,他们承担着刘军对慧聪的终极规划——数据服务商。“慧聪集团的产业互联网,在以交易服务为场景、信息服务为支撑、数据服务为基础的闭环中,每个环节都会生产大量数据,兆信股份在整个过程中承担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刘军指出,“兆信股份过去是打码的(防伪码、标签以及二维码等),中国打码市场容量是500亿个,兆信一家就能打200亿个。不过,光打码还不行,技术含量太低,如果把区块链应用到防伪溯源上,那就不一样了”。刘军透露,在区块链溯源上,兆信股份已与同仁堂、宏济堂、德州扒鸡、佳沃股份、露露集团等达成合作,后续还有茅台、郎酒……

  当下,刘军在业务和资本上的合纵连横正在全速推进。因慧聪而浮出水面的刘军,不仅要为慧聪“开挂”,也要为自己再度“开挂”。“雷军是40岁重新出发,我也算是40岁重新出发”,刘军颇有些“军军”相惜。

  不论是雷军还是刘军,都用自己的履历证明了“选择比能力重要、创业比打工重要”。刘军几乎在用一己之力把慧聪扳到“生存—生意—生态”的正轨。“慧聪集团做到1000亿元营收,最长5年,快的话3年就行。做到这些没啥难度,做就是了。”

(责任编辑:王婉莹)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