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郭台铭跌落神坛 富士康市值数天蒸发上千亿元

2018年06月27日 07:59   来源:法治周末   

资料图。

  工业富联就像A股市场上的贵妇人,乍一看去,冠冕堂皇,要多华丽有多华丽,似乎一切皆有可能。但将华丽的袍子掀开,其实工业富联啥都不是,就是一个重资产的硬件代工企业而已

  曾高飞

  作为最近上市的新股,工业富联(富士康)堪称表现最差的一只股票了,仅屈指可数的4个涨停就被打开,接下来连续4个暴跌,离发行价只有一个跌停板的距离,数天市值蒸发了上千亿元,跌掉一个宁德时代,将独角兽概念股、网络概念股、工业智能概念股、台湾地区企业在内地上市第一股等概念糟踏得“一地鸡毛”。

  凭借工业富联在内地IPO重返台湾地区的首富郭台铭做梦都没有想到,原来A股一点都不好玩,富士康那样偌大的企业,掌控起来都能游刃有余,一经上市,则成了一匹脱缰野马,没法儿驾驭了。

  同样是独角兽企业,比起医药界的“华为”——药明康德和电动能源领先的宁德时代来,工业富联的股市表现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5月8日上市的药明康德,捕获了16个涨停板才罢手;6月11日上市的宁德时代,也收获了8个涨停板。工业富联的涨停板个数只有宁德时代的二分之一、药明康德的四分之一,创下了最近两年新上市企业的最差表现。估计在独角兽企业概念股中,工业富联肯定是垫底差班生了。

  出身豪门,血液是好血液,概念是好概念,工业富联到底撞了啥邪门,居然长成了新股中的一个“股价侏儒”呢?

  在上市之前,很多股民都看好工业富联。支撑其成为潜在绩优股的理由有一箩筐,如台湾地区经营之神郭台铭掌舵、世界最大代工企业富士康、苹果概念股等。在上市之前,郭台铭也是动了很多脑筋,将工业智能化、网络化、平台化等颇具含金量的流行概念都堆砌在工业富联身上,以期助推股价一飞冲天。

  诚然,如此多的好概念,换成其他企业,只要沾上其中之一,就能变成站在风口上的猪。可工业富联咋偏偏“硬而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挺,挺而不久”,患上“阳痿”了呢?

  形成原因或许多种多样,但归纳起来,无外乎内因和外因两种。

  从内部看,工业富联的规模堪称庞然大物,业绩堪称独领风骚。实际上,这既是优点,又是缺点。无论包装成啥样,工业富联都挣脱不了重资产的本质,想要跳起来找个支点,难度确实有点大。这种属性的企业股票,在A股市场上,市盈率一般都在20倍以内,可工业富联目前就已经30多倍了。从长远来看,仍有继续下探的空间。况且,盘子一大,活跃性就差,一般情况下,庄家缺乏兴趣,很难炒起来,对其敬而远之。

  从外部看,工业富联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上市就碰上数年来的最差时机,错失了天时地利。当前的股市整体惨淡疲软,这让工业富联难以超凡脱俗,置身事外。特别是工业富联不幸躺枪,被神经质总统特朗普的嘴炮流弹击中,好好的苹果概念竟然成了股价毒药,此间一点风吹草动,都让工业富联草木皆兵。

  让工业富联股价遭遇滑铁卢的,还有工业富联披在身上的那件“皇帝新装”。

  为了卖个好价钱,工业富联将自己包装得富丽堂皇,又是工业智能化,又是网络化,又是赋能的平台化。如果是其他企业,只要有其中一个或两个概念,作为新股,股价肯定扶摇直上了。殊不知,由于A股市场在惨淡经营,理性的股民早就炼成了一对火眼金睛,轻易地看穿了工业富联“皇帝新装”下的套路,不愿被当成韭菜收割。

  工业富联就像A股市场上的贵妇人,乍一看去,冠冕堂皇,要多华丽有多华丽,似乎一切皆有可能。但将华丽的袍子掀开,其实工业富联就是一个重资产的硬件代工企业而已。如果无法挣脱这个本质,工业富联要在股市上有上佳表现,那是相当困难的。事实上,工业富联根本无法挣脱这个樊笼束缚。所以,工业富联的股价让股民大失所望全在情理之中。

  其实,工业富联在A股市场遇冷,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并且早就有了预兆。从打新那一刻开始,就有相当多股民对其抱着十分不看好的心态。据统计,打新后,工业富联被弃购的新股高达333多万股,折合金额高达4000多万元,成为A股市场有史以来被弃购最多的一只股票。

(责任编辑:刘朋)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