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中经创业榜]萝卜太辣的“萝卜经”

2017年08月24日 08:20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萝卜太辣在2015年北京科技嘉年华上举办活动现场。(资料图片)

  

  萝卜太辣起源套件和动力套件。(资料图片)

  

  上海某校萝卜太辣课程结课作品展示。

  (资料图片)

  隋少龙是个有意思的人。当这个不过20多岁,进过特斯拉、任职过苹果的年轻人毅然决然创业时,他给自己定下一个明确的目标——做不一样的机器人教育。不到3年,他带领的“萝卜太辣”团队在机器人教育市场上披荆斩棘,一举冲上STEM(即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数学Mathematics四门学科首字母缩写)教育的“风口浪尖”。

  揪住创造力商机

  好的教育应该激发人的创造力,让人知道怎么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生活中发生的大多数问题需要用多学科知识共同解决,机器人教育也是如此

  走进萝卜太辣位于北京中关村铸诚大厦的办公室,充足的光线和简单明快的陈设让人多了几分轻松随意。墙上随意粘上的即时贴记录着前一秒思想碰撞的火花。

  1989年出生的隋少龙说话语速极快,脸上总带着笑容。他大学时在美国密西根大学读航空航天工程。此后,这个成绩不太显眼,但喜欢动脑子、不断在进步的年轻人,成功进入斯坦福攻读机械工程硕士学位,主修智能产品设计,更成为斯坦福大学机器人大赛冠军队核心成员。

  隋少龙不是“学霸”。因为在他眼里,成绩很重要,但学习方法、解决问题的能力更重要。无论是进特斯拉电动车当电池工程师,还是加入苹果公司做机械设计工程师,“敲门砖”都是他的学习能力。

  提起进特斯拉的经历,隋少龙笑谈3通电话就搞定了。“第一次电话那边问的东西我根本不懂。我申请用一周时间去了解,一周后我比面试官懂得还多。”隋少龙所说的学得快,指能很快看透事件背后的逻辑链,直击关键点。而他正是这样一个人。

  到苹果做工程师是很多人的梦想。隋少龙却很快感觉到:被人尊敬不是因为个人价值,而是因为苹果这个平台。离开这个平台,我还能做什么?为了挖掘自己的最大潜能,他选择去创业。

  创业领域正是从高中就伴他左右的机器人。隋少龙说,自己是个很喜欢玩儿的人。从小喜欢做手工、下象棋,初中开始做发明梦,高中时代参加过机器人竞赛。隋少龙在斯坦福求学期间才真正认识到自己的幸运。

  当时隋少龙在带国内夏令营班,他发现学生们用的是最新款的iPhone,在学校里学的却是怎么焊一个收音机、做一个小榔头。“当时我觉得,学校应该教给孩子有时代特色的技能。学生对自己都不用的收音机会有多大兴趣?当我跟孩子们讲机器人、讲编程时,他们的眼睛闪闪发光。”

  好的教育应该激发人的创造力,让人知道怎么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如果我有孩子,一定让他学机器人!”心底的一个闪念让隋少龙嗅到了商机:机器人教育不正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吗?于是,他和两位志同道合者立志打造一家有研发能力的机器人学习公司,让孩子们在玩中学,并起名RoboTerra(萝卜太辣)。

  2015年2月,获得第三届中国创业创新大赛美国赛区第一名的萝卜太辣回国创业了,26岁的隋少龙成为萝卜太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大中国区CEO。“生活中发生的大多数问题需要用多学科知识共同解决,机器人教育也是如此。”隋少龙认为,STEM教育是对机器人课程更贴切的描述。

  萝卜太辣的机器人教育是在不断的游戏和挑战中完成的。“当学生初步掌握一个知识点,就给他们出个题目做挑战。”谈到孩子们的创造力,做技术出身的隋少龙也忍不住哈哈大笑,直说“脑洞大开”。

  “用最多4个能控制角度的电机,做一个机器人,没有轮子还要能直着往前走。”这是隋少龙给初中到大学的学员出的一道挑战题。“我只想出4种做法。”让他惊喜的是:回收到的解决方式有100多种。

  学完了标准化课程,孩子们的创造力喷薄而出,设计出的机器人有的翻着跟头走,有的跨着步走,有的抡着胳膊走……让隋少龙大呼过瘾。

  练就“三合一”绝技

  教育市场上难以找到既有工程类学科底子,又能给学生解释控制器怎么工作,还会写程序的老师。萝卜太辣尝试将软件、硬件、课程三位一体无缝连接

  萝卜太辣创业的2015年,是国内的机器人发展元年。随着机器人、智能制造概念兴起,家长们开始有意识地培养孩子这方面的兴趣。

  机器人教育市场不算大,但鱼龙混杂。卖玩具的、做编程的……许多人自称从事机器人教育。在这样的市场中如何做出特色并最终胜出?“刚回来时,尝试过很多,也踩过很多坑。”隋少龙坦言,创业之初没少走弯路。

  斯坦福的学弟学妹们给他提供了最初的资源——对机器人教育感兴趣的中学校长们。隋少龙带着买来的开源硬件、自己写的课程,第一次登上了上海华师大二附中的讲台。

  2015年6月,萝卜太辣在上海开了第一家培训班,与留学中介合作,为学员做背景提升。对十来岁的孩子来说,会写程序是一件走路带风的事。出国读书,简历上除了志愿者、辩论队,加上一些C语言编程、机器人这样的项目,很容易得到招生官的青睐。

  “痛点”不期而至。STEM教育是一种“跨界”教育,第一道“坎儿”是师资。国内各级学校专任教师约1550万人,在校生总人数2.6亿,这意味着每位老师要教50到70个学生。STEM教育要求教师跟学生高频互动,对师资的要求更高,需求量更大。

  现实情况是,教育市场上根本找不到既有工程类学科底子,又能给学生解释控制器怎么工作,还会写程序的老师。搞技术的不会教学生,搞教育的老师不懂技术。这成了阻碍萝卜太辣扩张的一大瓶颈。怎么办?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去理工科高校招兼职实习生,但能胜任这一工作的理工生也是稀缺资源。是放慢脚步积累师资,还是剑走偏锋另辟蹊径?

  权衡利弊后,萝卜太辣选择利用新技术来“闯关”。他们尝试将软件、硬件、课程三位一体无缝连接。以学生为中心,把老师从原来的知识传输者角色变成教学的辅助者。2015年底至2016年初,在不断打磨中萝卜太辣推出了自己的智能学习产品。

  个人学习档案、闭关式学习法、零基础学习编程……萝卜太辣将自主研发的微控制器“萝卜芯”作为智能核心组件,多种多样的感应器与萝卜芯以及课程相配合,与CastleRock云学习平台相辅相成,实现了硬件与软件的互联互动,完整开发了智能硬件模块在云技术下与课程模块相结合的教育方案。

  萝卜太辣自此拥有了自己“三位一体”的教育平台,并根据学生年级设计出不同难度的项目。比如,初中学了力学,相关知识点被整合到相应级别的机器人项目中,让学生在电机、舵机、各种传感器的海洋里从零开始,利用课堂所学搭建属于自己的机器人。

  云端的软件平台CastleRock记录下学生编写的每一行代码,清楚地知道每位学生花多长时间写了什么样的程序,遇到哪些问题,犯了哪些错误。而系统就像一位全知全能的老师,第一时间指出、纠正错误,比在课堂上举手问老师反馈更迅速。随着用户量增加,沉淀时间越长,课程打磨得越好,交互设计越发巧妙。

  这个“三位一体”的“撒手锏”成为萝卜太辣的核心竞争力,也让隋少龙更有底气。“现在做机器人教育的机构很多,讲市场占有率,我们是第二梯队,但在产品的落地性上,我们是第一梯队。”隋少龙所谓的落地性,指的是产品设计的好坏,用起来感受怎样。

  从最初进高中做面授到如今云平台教学,萝卜太辣不断更新软件、硬件、充实更多知识点,通过视频、动漫等多种形式提供更好的学习体验;通过深度学习分析,结合学生学习行为数据,对编程界面做细节上的修正。

  凭着自主研发的系列课程、机器人硬件套件以及独立云学习平台,萝卜太辣在机器人教育市场中脱颖而出,隋少龙也因此登上旨在表彰30岁以下在不同领域作出卓越贡献的30位青年才俊而设立的福布斯“30 Under 30”榜单。

  “两条腿”快步前行

  2017年6月,萝卜太辣开始谋求公立校和校外培训班“两条腿”走路,实现校内和校外同频共振。目前,萝卜太辣的课程已经通过50多家代理商进入700多所中小学

  2016年8月,萝卜太辣决定砍掉自己的培训班。一方面是因为做培训班需要很强的运营能力,这不是他们的强项;另一方面是因为“三合一”学习平台日益成熟,通过购买课程,任何人都可以在网上学习,课程可以辐射到更多地方。

  如今,萝卜太辣有4个产品系列60多个机器人项目,完成一个大约3个小时。隋少龙现在想的是如何把产品越做越好,让课程越来越有意思,同时实现团队规模可控。

  机器人教育门槛有多高?隋少龙总结,首先要能动手操作,其次是编程,第三是要有一套功能性的设备。每个关键环节都需要老师辅导。想降低师资门槛,就必须走萝卜太辣的路,即从软件、硬件、课程三个环节一起入手,实现硬件和软件的无缝连接交互。

  “如果有人想拷贝我们,首先要有一个可以做‘三合一’平台的团队,其次是要看它速度有多快。”隋少龙认为,“我们正在用比较新的技术来解决传统教育行业里的问题。”这是萝卜太辣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隋少龙把2016年8月前称为产品孵化期,这期间机器人课程不断完善;2016年8月到今年5月,通过与各地代理商进行合作,打通“最后一公里”,深入探索公立校市场;2017年6月,开始谋求公立校和校外培训班“两条腿”走路,实现校内和校外同频共振。

  目前,萝卜太辣的课程已经通过50多家代理商,进入全国10多个省市的700多所中小学。今年上半年,拥有40多名员工的萝卜太辣,正式实现财务状况的收支平衡。他们除了为8到18岁的学生、教师以及教育机构提供机器人教育平台,还面向专业机构提供包括教师培训、实验室建设方案和赛事举办在内的机器人教育整体解决方案。

  传统的教师培训是让老师学技术,耗时长、投入大,萝卜太辣的培训只需要教会老师怎样使用软件,半天即成。在北京房山的一所学校,老师就把38名学生带到学校机房上课,学生通过电脑自主学习,老师的精力则被解放出来教学生更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

  在校外培训部分,萝卜太辣选了三家培训班做试点,除器材费外收每个学生一个账号费。效果超乎想象。例如,与好未来摩比的合作仅一个多月,暑期班招生达130人。这些尝试证明了萝卜太辣课程质量的稳定性、阶梯化学习的可能性和快速铺开的可行性。

  未来,“技术流”的萝卜太辣会往何处去?“目前公司内部完成新一轮组织调整,刚刚获得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隋少龙表示,今后公司内部团队建设还要不断加强,能通观全局将软件设计、硬件、课程三位一体一起考量的产品经理也只能自己培养。

  隋少龙他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腰包”渐丰的萝卜太辣将全面展开与培训机构的合作业务,补充更多价廉物美的产品,在软件层面上设立社群,不断完善学生学习进度报告等;为打造更好的交互课程,新的改版势在必行……

  创业者言

  在创业中,学习的能力和速度特别重要。即使一个人做的事跟所学关系不大,但只要有较强的学习能力和速度就可以改善状况

  有一个好的团队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大家知道要做什么,能够发现这个市场背后的逻辑、关键点在哪。抓到这个关键点,解决这一个点,很多事都一通百通了

(责任编辑:吴晓薇)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