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乌镇再迎“互联网时间”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智慧乌镇再迎“互联网时间”

2016年11月16日 07:07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上图 凭借支付宝钱包里的芝麻信用分,游客可以免押金在乌镇借伞。

中图 乌镇西栅景区,商家使用移动支付已经驾轻就熟。

  下图 工业无人机制造商埃洛克航空CEO王砚泽展示“摔不坏”的无人机,今年他把通航服务子公司迁到了乌镇。 经济日报记者 陈 静摄

  “我经常和游客推荐我们乌镇的自行车,不用身份证,拿手机就能租!”许长磊是乌镇一家餐厅的店主,他告诉记者,“从去年互联网大会到现在,镇上又多了好几个存取点”。如今26个智能自行车存取点已经覆盖小镇。

  乌镇“智能停车场”里,泊车机器人根据地面上的二维码定位,将一辆辆私家车严丝合缝地放进车位。“存车1分45秒,取车1分钟,不用留过道和开门空间。过去40个泊车位现在能放70辆车。”项目负责人陈武介绍说。

  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在即,作为大会永久举办地,千年水乡乌镇的古典面孔正被互联网涂抹上新妆容。粉墙黛瓦间的酷炫智慧范儿,也让人们对“互联网+”的明天充满期待。

  智慧生活渗入每个角落

  互联网+养老、互联网+社会管理、互联网+旅游……在乌镇,生活变得越来越便捷

  在银杏社区乌镇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二楼,67岁的冯培祥端坐在高清摄像头前:“这两天眼睛充血了,这个服务站离我家只有100米。”摄像头那边是杭州邵逸夫医院的童琳大夫,她和中心的全科大夫顾黎金一起商量着冯大叔的病情。

  “互联网+”给养老带来的新变化在这个中心随处可见。中心四楼是一排客服坐席,客服罗巧兰告诉记者:“每天要接到5至6个老人的电话,查地图啊,叫车啊,我们都通过网络帮忙完成;高龄老人家里还安装了紧急呼叫按钮,我们也负责监控这些按钮的情况。”运营这个中心的椿熙堂副总经理戴勇则给记者展示了一个小白盒子,这是装在独居老人家里的人体传感器:“实时检测老人的位置,万一老人长时间不动就会报警。”

  戴勇告诉记者,被称为“2+2”的乌镇智慧养老新模式,通过线上云平台和线下服务资源相结合,利用自动检测终端、健康管理APP、物联网智能居家设备等,对老年人健康状况进行持续跟踪,记录进个人电子健康档案。如今乌镇注册建档老人已经超过4200人。

  乌镇虹桥村64岁的田文荣给记者展示了自己微信里的运动记录,这几天都有两万多步。“要开互联网大会啦,我们要让乌镇更干净、更美好。”田文荣这两天最主要的工作,是在大街小巷寻觅“小广告”,“发现了就通过微信‘乌镇民情’公众号上报,会有人来及时清理”。从去年11月开始,被称为“乌镇管家”的2978名义务信息员,成为基层社会治理的一个个细胞。

  乌镇居民之外,古镇的“互联网味儿”也让游客们连呼方便。移动支付早已不是新鲜事,在西栅景区,不少地方都可以看到“景区智慧叫车”,扫描一下二维码,输入终点,就会通知附近的接驳车进行接送。乌镇景区信息化部总经理葛伟告诉记者,从今年4月开始,乌镇在景区50余辆游览车和150余艘摇橹船上,都安装了GPS及北斗双模定位系统,“手机扫码叫车,我们在全国景点中算是首例”。

  14日,记者抵达乌镇,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游客没带伞怎么办?手机没电了怎么办?1000把雨伞、500个充电宝正在100个“信用借还点”等着“帮忙”。在这些借还点,只要出示手机中的支付宝钱包,芝麻信用分达到600分以上,就可以免押金借用雨伞、充电宝。“我们在乌镇尝试建设全国首个信用旅游景区,未来包括婴儿车、拐杖、轮椅等也将逐步开展信用借还。”芝麻信用副总经理俞吴杰说。

  互联网基因“集腋成裘”

  互联网产业也在向乌镇集聚,80多个互联网高精尖项目在乌镇云集,互联网医疗、大数据分析、智能机器人、量子通信……各种项目纷至沓来

  工业无人机制造商埃洛克航空CEO王砚泽将手里的无人机高高举起又摔下,惊呼中机翼和尾翼随即解体。“没摔坏,这是无人机的卸力式结构,简单拼接后就能正常使用。”王砚泽今年将公司的通航服务子公司搬到了乌镇,他形象地将此举称为“朝圣”,“我们看重的是世界互联网大会给乌镇未来互联网经济发展带来的无限可能”。

  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到来,不仅改变着乌镇居民和游客的生活,也让互联网产业向这里集聚。乌镇的竞争力在哪里?

  有人将乌镇视为“吸铁石”。盈米科技的CEO陈聪向记者展示了公司研发的一款手语翻译手套,戴着手套比出手语,扬声器里就传来清晰的语音:“您要咖啡吗?”“这副手套目前可以识别聋哑人教学中的所有手势,还可以将它们组合起来。”在陈聪看来,自己将公司设立在乌镇,最大的优势就是产业链的集聚效应,“包括智能硬件制造、图像识别、数据分析,都可以找到上下游的公司。”去年,浙江省政府批复同意设立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试验区。此后,乌镇所在地桐乡市建立了“乌镇互联网产业园”,现在25家互联网公司已经完成注册并入驻产业园。产业园发展中心副主任孙元钦告诉记者,他们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加紧建设新一期园区,同时为互联网企业创造先行先试的环境。

  有人将乌镇视为“试验场”。在2.52公里的子夜路延长段,诺基亚5G车联网解决方案、百度智能无人驾驶汽车等一系列智慧交通方案,从“十一”后就开始在这里“演兵”。诺基亚大中华区物联网业务拓展总监李琨带记者坐上了演示车,前方车辆刚一制动,后方就收到报警提示。“反应速度只有20毫秒,而人类的反应速度要在500毫秒。”李琨告诉记者,选择乌镇的一大原因就是因为这条路。“在这条路上有5G基站,有3个全景高清摄像机、2台智能路测网关、10台智能跟踪球机……基础设施为试验打下了良好基础。”

  有人将乌镇视为“麦克风”。“如果要开牛奶屋,东栅景区旁边的仁惠桥附近是个好选择。”浙江大数据交易中心副总经理来磊指点着巨大的触摸屏,这是根据游客人流量、商家布局等大数据开发出的智能选址系统。来磊表示,如今交易中心已有128家会员单位、80个数据源提供商,9月正式挂牌上线后,第一笔数据置换的交易金额就达到200万元。“大数据交易是个新兴产业,自然希望能借助世界互联网大会巨大的传播效应。”

  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以来,6家众创空间在乌镇成立,80多个互联网高精尖项目在乌镇云集,互联网医疗、大数据分析、智能机器人、量子通信……各种项目纷至沓来,集腋成裘。从乌镇到桐乡,“乌镇效应”还在放大。截至2016年9月,桐乡全市共有互联网相关各类企业近560家,涉及信息服务、软件开发、文化传播、智能制造等方面,信息产业结构正不断优化,并为经济转型升级描绘出新的蓝图。(经济日报记者 陈 静)

(责任编辑:刘朋)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