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成本上升,火锅料洗牌开始“玩真的”

2017年12月22日 16:31   来源:中国食品网   

  成本上升,火锅料洗牌开始“玩真的”

  对火锅料行业而言,随着气温下降,市场逐渐进入全年最旺的时期。然而具体到各个企业,则呈现出几家欢喜几家愁的态势。

  一些原本发展不错的中型企业,市场份额出现了明显下滑。与之相对的是,前几年便做好市场布局的大企业,产能已经释放出来,强者愈强的趋势更加明显。

  “整个行业的蛋糕并没有变大,每个厂家争夺的就是存量,看谁切得多。”福建升隆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特忠称,这个旺季,火锅料行业进入了真正的洗牌期

  批发商:淘汰加剧,“做丸子的少了2/3”

  11月中旬的福州,经历了一次气温大跳水,白天街上穿短袖长袖的人还不少,晚间一场大风过后,冬天的寒意就真正来了。通常天气越冷,火锅料市场越旺。那么,福州的火锅料市场旺了吗?

  福州马尾水产市场的一家商铺里,老板李先生一直忙着开单,安排送货。这家店从李先生父辈就开始卖火锅料,可以说见证了这个行业的发展。他回忆,海欣食品刚起步时,“老板骑自行车过来送货,当时就是我们帮忙卖的”。

  不过在他开出的订单中,火锅料产品并不多。“这三年,丸子类下滑很厉害。以前我们一年做2000来万元,今年估计还不到1000万元。”他裹了裹身上的薄棉袄,叹了口气说:“最近几年,这个市场里做丸子的减少了2/3。”

  李先生所说的2/3,包括经销商和厂家设的办事处。前些年,火锅料市场高速增长时,福建不少厂家直接在批发市场设立了办事处,但今年少了很多。附近门店的一位经销商张先生表示:“这个市场里,安井销量比较强势,其他厂家很多都下滑了,包括本地老品牌。”

  李先生的名片背面,写着“经营火锅料、烧烤系列、面点类、酒店产品、水产冻品一手货源”。虽然“火锅料”排在最前面,但他表示,自己的重心已经转向餐饮和水产了,“如果不做其他品项,专做丸子根本撑不住”。

  至于为啥不愿意做丸子,李先生表示,主要还是生产的厂家太多,吃的人却在减少。“以前人们去吃麻辣烫、火锅时,还会点丸子,现在很多人要么不吃,要么少吃。”作为一批商,现在的辐射范围越来越小。并且随着厂家下沉渠道,现在许多二批商的销量比一批商还高。“利润越来越低,现在市场杀价太厉害了,一箱货我们也就赚一两块钱,有时候连搬运费都赚不到。”说完,他继续埋头写单子。

  张先生则表示,消费升级趋势下,经销商有些“高不成低不就”,低端产品既不好卖又没利润,而高端产品还不走量,真正爆发需要时间。“这个时期确实很不好做。”他感叹道。

  生产商:“涨”声不断,人工、环保成竞争分水岭

  近几年,人工、原辅料等各项成本的上涨,成了老生常谈的话题。今年整个行业对“涨”的感受都很明显,再加上国家对环保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多重压力下,硬件差的企业生存更加艰难,原本高标准投建的企业则享受到更多的竞争红利。

  “今年成本方面,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都在普涨。”福建升隆食品有限公司(简称“升隆”)总经理张特忠举例称,“鸡肉三个月前每吨8000多元,现在11000多元;鱼糜涨幅不大,但也有10%左右;纸箱涨得较厉害,有50%左右。”

  “我们企业人均工资比去年涨了20%。”张特忠表示,因为各地工资水平差距不大,现在内地很多人都不愿跑这么远来上班,对企业来说,人工成本增加了,但还是招人难。

  国庆节前后,不少企业负责人在朋友圈里发招工帖,不只薪酬提高了,中介费也很诱人。例如安井,“招普通工人,介绍费2000元/人,介绍100人即可获得20万元”,丰厚的中介费引来众多业内人士转发,关注度很高。

  “我们全国的几个工厂,用这个办法招到了几百号人。现在这个补贴已经取消了,费用太高,时间长了扛不起。”无锡安井食品营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颜凯东介绍,今年上半年,安井整体业务比较平淡,所以当时计划和储备做得比较保守,但9月份之后,市场突然爆发。前期库存不够,当时有段时间用工确实比较短缺。

  “我们在山西、安徽都有定点的季节工,这些人每年麦收结束后就会来,有一二十个,已经连续来了五六年,算是老员工了,但今年只来了两个。旺季到,季节工不足,今年缺货肯定很严重。”奇新食品总经理陈宜乾告诉记者,他所了解到的好几个福州火锅料企业都非常缺工。

  “我们全年招工都没有停,现在也缺工,但没那么厉害。”张特忠表示,“介绍所太商业化了,哪个企业给的佣金高就往哪儿送人。如果员工流失的话,这些人会整批走,所以我们只部分依靠介绍所。另外还会让内部员工介绍家人、朋友、老乡过来,这样效果更好。”

  除了人工,环保成本大涨也是今年的一大特点。以燃料为例,以前有不少企业都用燃煤甚至木柴,现在改为天然气,成本上涨了不少。“平摊到产品上,每吨货的成本增加了100元左右。”漳州兴威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魏建枝表示,有的企业以前污水处理设施配置不高,现在就是一大投入。利润下降,成本大涨,很多企业撑不住,面临生存危机。

  “这个时候,规模企业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张特忠分析,“尤其是一些前几年布局的新厂,环保、能耗、效率等方面配置的标准都比较高,现在别的企业要增加成本才能生存,它们却不需要再投入。”

  这一观点得到了颜凯东的认同。“安井作为上市公司,环保、税收等已经很规范,国家加大环保督查力度确实对规模企业利好。”

  设备商:优化细节,帮助生产企业节能增效

  各项成本上涨,加上政策引导产业进一步规范,生产企业可以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那么,设备商的日子怎样呢?生产端高昂的人工成本,能否通过提升设备自动化来缓解呢?

  “今年效益还可以,销量有20%~30%的增长,主要是大中型企业客户。”在金翔食品机械有限公司(简称“金翔机械”)总经理祝华园看来,自家公司的情况与行业趋势一致。金翔机械主要销售鱼丸机和蒸线,这两款产品今年销量都不错。

  不过祝华园坦言,设备商的利润明显下降了。“今年成本上涨比较高,不锈钢涨了30%左右,人工涨了15%左右,但设备价格却没怎么变。”

  鉴于生产企业招工难、用工缺口大,祝华园对设备做了许多改进,比如选用更好的材料,改变传动方式等。“我们的鱼丸机以前很多部位用的是焊接,现在直接用模块铸造,成本提高了,但结构更加牢固,清洗也更加方便;原来是人工加油,现在改为自动加油,更加方便节能,安全性也更高。”他表示,当前主要还是在设备细节上做进一步优化,来帮助生产企业节能增效。

  至于全自动化,祝华园表示,火锅料行业目前还做不到。除了进一步优化设备,还有就是尽量把原来每个环节的设备衔接起来,改善生产流程。

  魏建枝被不少业内人士称为“技术超人”,每推出一个新品,他还会自己研发出配套设备。他认为,目前火锅料生产的前端原料处理环节没法做到自动化,只能在后端优化,形成完整的生产链条。

  产品:中端增量大,高端仍处培育期

  前些年,每每谈及火锅料产品,很多人都会感叹“价格烂、品质差”,那么今年有什么变化呢?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看来,常规产品的价格还是一塌糊涂,不过中端产品销量增长明显,高端产品仍处于市场培育期。

  “福州鱼丸是全国知名美食,但你看看现在市场上卖的什么价?”陈宜乾做鱼丸已经30来年了,谈及现在福州鱼丸的状况,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件产品出厂价是100元,其中原料成本占六七十元,其他成本如人工、设备折旧维护等是透明的,要想赚钱只能从原料上省了。其实原料多投入一块钱,品质就会好很多。比如,原来一吨产品的原料成本是7000元,如果能做到9000元,品质差距不只一点点。”

  他分析,今年市场接受度最高的是中端产品。“做低端的,今年日子肯定很难过,因为原料价格稍稍变动,就到了成本底线,该节省的都节省了,没得改,并且消费者也不愿意吃太差的产品。至于高端产品,等待市场爆发尚需时日。”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介绍,当年鱼极品牌被海欣收购时,就有好几千万元的体量,到现在增幅却不大;安井推出的“丸之尊”,声势浩大,销量并不大。张特忠也表示,升隆的高端品牌“丸之初”推广压力非常大,不过这个属于种子业务,即便没什么利润也要慢慢培育。

  据了解,升隆为“丸之初”火锅品牌专门成立了事业部,即便旺季其他产品断货,也要力保这个系列不断。“现在这个系列已经可以维持部门的运作,高端产品必须要花时间来培育。”张特忠表示。

(责任编辑:施晓娟)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