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气“争夺战”:开发存在环境污染隐患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页岩气“争夺战”:开发存在环境污染隐患

2013年05月29日 14:16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页岩气“争夺战”

  编者按

  2012年底,国土资源部进行了第二轮热火朝天的页岩气探矿权招投标。

  比起半年前的热闹场面,这次参与角逐的各家企业已沉静下来,其中的上市公司也鲜有发布利好消息。而在页岩气勘探开发的实际投入层面,这十余家新中标企业尚没有实质性作为。

  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顾问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从一开始,这场招投标中就掺杂了太多的利益争夺和权利博弈。

  将页岩气定为天然气之外的“独立矿种”,意在打破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这三大石油公司的垄断。

  尽管这个动因中存在着合理性,但地方政府和一些企业却在此过程中使用了非常规的“战术”。其结果,也难免令反垄断的初衷大打折扣。

  中石油、中石化数位有关人士及专家均向本刊记者表示:在页岩气的技术、成本、环境影响等方面尚有诸多不确定性,而标准、规范也尚未确立的情况下,突然打开大门降低门槛让“外行”一拥而上,且把开发前景吹得天花乱坠,显得“头脑发热”。

  国家环保部也有官员向本刊记者表达了他们的忧虑:从能源战略的角度,页岩气开发是大势所趋,但从《页岩气发展规划(2011-2015年)》看,相关管理部门对由此引发的环境问题可能过于乐观。如果不能科学决策有序推进,再加上各种复杂的因素和非常规的冒险掺杂,可能会出现美国页岩气开发过程中出现过的生态破坏、地下水及地表水污染、空气污染等问题。加之中国页岩气资源丰富地区存在生态脆弱、地下水敏感及人群密集等多种不利因素,由此造成的影响尚无法估计。

  在这场页岩气的资源争夺战背后,交织着复杂的矛盾。

  竞逐页岩气

  页岩气和常规天然气的矿区本来就是重叠的,有的地方井打下去只是深浅不一样,开采的就是不同类型的气,地方政府和企业拿到页岩气的矿权,到时候采的是常规天然气,也没人知道。所以说,“独立矿种”的说法只是撕开了垄断的口子,带来的会是整个行业格局的改变。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刘伊曼、特约撰稿丁舟洋| 北京、四川、重庆报道

  “8号井那天晚上井喷了,好吓人!”“还紧急疏散了。”2013年5月6日,重庆市涪陵区焦石镇向阳村的几位村民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重庆人对“井喷”这个词分外敏感。就在十年前,开县的一口常规天然气井发生的那场井喷灾难夺走了243条人命。

  重庆地质上基本属于南方海相页岩沉积区,而海相地层多含剧毒气体硫化氢。虽然页岩气本身甲烷纯度高,一般不需要做脱硫处理,但钻井开采的过程中却会穿越许多复杂的地质层,这个过程中形成的裂缝可能含有高压的常规天然气或硫化氢。

  中石化在焦石镇打的第一口“焦页1井”所穿过的长兴组、小河坝组乃至开采页岩气的目标层位龙马溪组,都检测到了硫化氢的存在。所以,在这个涪陵大安寨页岩气产能建设示范区的所有井场宣传栏上,都张贴有“硫化氢防护知识”,井场外也都立有安全疏散的指示牌。

  根据涪陵区政府事后的通报,2013年4月14日23时左右发生在“焦页8井”的“气体溢泄险情”得到了有效控制,溢出气体被及时引入点火池烧掉,没有人员伤亡。涪陵区环保部门于15日凌晨2点30分赶赴事发地对空气进行全天候监测,也未发现硫化氢等有害气体。

  尽管页岩气开发存在着巨大的风险及不确定性,地方政府依然对这种新型能源的前景充满信心。

  压力之下的冒险

  中石化江汉石油管理局的几位技术人员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次气体溢泄并不算“井喷”,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也及时做了处理,令其完全在可控范围内,并没有构成事故。而具体的原因,是井打到700多米深的长兴组时遇上了高压气流,而这是非常罕见的情况,纯属“运气不好”。之所以发生溢泄,则是因为钻井队没有用泥浆,而是直接用的空气钻。

  “主要是成本上的考虑,空气钻每打100米,泥浆只能打30米。”一位技术工人说。

  自从8号井出事之后,该单位再也不敢用空气钻了。

  “我很不能理解,我们打井一般不用空气钻。而且到那个层位含气量已经比较高了。到哪个阶段应怎样操作,在合同里都有明确规定,而且也有相关规范。”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张抗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他也不否认,由于工期、成本方面的压力等原因,或许存在一些监管不严格的情况。

  2012年5月,中石化正式启动了涪陵大安寨页岩气产能建设示范区。到年底,“焦页1井”取得了重要突破,顺利打成且成功试产。到2013年5月初本刊记者到涪陵时,已经有十多个井台分布在这片丘陵山区,多个钻井同时开工,山谷里到处回荡着嗡嗡的钻井声。

  受到成本等压力困扰的并不只是中石化一家。中石油川庆钻探工程公司工程技术处副处长谭宾告诉本刊记者:页岩气比起常规天然气来说,单井产量是比较低的,美国几千口单井的产量也就2万至5万立方米,但是打井的难度和成本却远远高于常规天然气开发。

  “这要求我们打快打省。”谭宾说。

  谭宾说,中石油在四川南部的长宁-威远国家级示范区已经打了20口井,其中13口是直井, 7口是水平井。第一轮因为前期投入比较高,每口井的成本达9000万元左右。第二轮总公司要求大幅降低成本,以5000万元一口井总包给川庆公司,“我们压力非常大,直接就要求降一半下来,没有留给我们技术攻关的时限。”

  谭宾解释说,页岩气的开采不仅存在常规天然气开采过程中的漏、垮、喷、斜等风险,水平段的控制和压裂的技术要求更高,难度更大。因为不同地方的地质条件差异很大,所以更不能照搬美国的经验。

  中石油在打第一口水平井的时候,按照“美国经验”的钻井密度(1.2到1.3)去穿越储层,结果出现了垮塌,整口井和价值数千万的仪器设备差点全部报废。后来又跟美国专家合作,对页岩的特性进行了分析研究之后,选择了2.1的钻井密度,才获得成功。然而,更高的钻井密度又会带来其他问题,比如井漏风险、设备功率增大、工具磨损增加,等等。

  “我们只能说是刚刚起步,虽然取得了一些突破,但技术上并不算特别成熟。”谭宾说。

(责任编辑:施晓娟)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