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售电“破冰”引关注 回报机制成发展关键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个人售电“破冰”引关注 回报机制成发展关键

2013年05月02日 10:16   来源:半月谈    毛振华

  从提出申请在自家发电,到设备安装,再到成功并网将多余的电量卖给当地电力公司,天津市民董强望着自家屋顶已经安装好的光伏板感慨地说,没想到短短几周,这一看似浩大的工程就顺利完成。

  与董强一样,近来全国多地陆续有居民向电力部门提出并网申请。业内人士也多看好此举,认为这或将是一场新的能源革命的前奏,对于我国改善能源结构、助推新能源产业发展、减轻环境污染意义重大。但记者了解到,由于市场回报机制尚未完全建立,这一新举真正推广开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破冰”之举引关注

  “我们家每天平均用电在7度到8度,未来所发的电可一半自用,一半卖给电力公司。”家住天津滨海新区的董强对分布式电源应用前景十分看好。

  他在不久前向天津电力滨海供电公司提出“自发电”并网售电的申请,并于4月初成功启动。记者在董强家中看到,他在自家联排别墅楼顶安装了一组3千瓦的光伏发电设备和一组1.5千瓦的风力发电设备。

  董强家的项目施工单位工程技术部部长张崇梅说,通常3千瓦光伏设备日发电量约为10度,1.5千瓦风力发电设备日发电量约为5度,项目总投资约6万元,“没有储能系统的话,光能、风能发出的电如不及时使用就会浪费掉。现在多余的电能上网卖给电力公司,既可以得到回报、避免浪费,又能提供给有需要的用户。”

  董强告诉记者,在居民自发电并网还没有放开时,建设离网系统必须安装储能电池调节电量,仅这一项就要比并网系统多出25%左右的投资,“当时并不是投资的好时机”。显然,他认为如今投资的好时机已经到来。

  今年初,国家电网公司发布了《关于做好分布式电源并网服务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为分布式电源项目接入电网提供便利条件,为接入系统工程建设开辟绿色通道”。中投顾问新能源行业研究员萧函认为,该文件对于我国分布式电源推广具有“破冰”意义。

  与当前的统一标准化供电方式不同,分布式电源位于用户附近,接入方式灵活,能源来源广泛,太阳能、生物质能、风能、地热能等都可以被用来发电。能源来源的广泛性与灵活性也正是分布式电源的最突出特点。

  最近两个月来,天津、山东、重庆等地都有个人就自发电并网提出申请。青岛市民徐鹏飞自建的“屋顶光伏发电”是我国首个家庭光伏“电站”,装机容量为2千瓦,预计每年可发电2600度。

  助推新能源产业

  随着位于中新天津生态城的我国首个智能电网综合示范系统的应用,曾经制约分布式电源发展的技术难题已经破解。国家电网天津电力公司交易中心电力市场处副处长邢立功说,智能电网建设的加快,为更多个人发电并网提供了可能。

  此外,居民自发电办理手续也已经大为简化。据天津电力滨海供电分公司营销部张金彦介绍,有业主委员会的,只需提供业主委员会及相邻居住业主的同意安装证明,公司就可在第一时间快捷受理并办理;未成立业委会的,需得到共有建筑物业主同意,并出具同意安装的证明。自发电上网售电电价执行的是统一标准,每千瓦时0.4118元。

  “如果进展顺利,分布式电源对于我国来说将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能源革命。”这是记者采访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从目前已有的探索看,它在解决新能源应用难上确实作用显著。

  据业内人士介绍,分布式电源建设是拉动海外新能源市场的关键引擎,欧美国家在光伏行业发展过程中便主要推广分布式光伏电站。

  萧函表示,个人发电并网对于新能源的推广普及有重要意义。尤其是在新能源行业整体萎靡的状况下,对于提升投资者信心有重要作用。赛迪顾问基础电子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王勇指出,分布式电源并网政策的制定和落实,对生产光伏组件等的新能源企业而言是一个利好消息。据统计,在过去一个月,淘宝网上与太阳能发电相关的产品成交指数环比增长了1.6倍。

  国内光伏分布式电站的规模化推广应用将推动光伏产业进入零售领域。特别是在完善的商业模式构建起来后,各类民间资本、海外资本,以及大型基金、私募基金等都有可能被吸引进来,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

  回报机制成发展关键

  邢立功认为,分布式电源对于缓解能源紧张有很大帮助,特别是在电流不稳的偏远地区,可以作为有益补充先行推广,鼓励因地制宜应用新能源。

  与鼓励个人发电相比,专家还建议让有条件的企业尝试自发电并网,这更具现实意义。行业研究机构正略咨询合伙人王能元认为,这对改善能源结构和节能减排、减少环境污染等很有帮助。

  不过,我国分布式电源的发展速度如何,能不能在较短时间内成为能源利用方式的重要补充,尚待观察。不少专家表示,目前分布式电源大面积推广还存在不少难题。

  一方面目前的热心探索者多为业内人士。青岛市民徐鹏飞是电力行业工程师,天津滨海新区居民董强从事变配电工作,从目前申请的其他个人看,也大都是行业从业者,申请的尝试意义大过实际价值。

  王能元认为,分布式电源在申请、建设、并网等环节需要相关专业知识,有一定的门槛。而且城市楼房多,受场地、邻居等限制,推广起来有难度。

  另一方面短期内投入产出并不合算。

  萧函认为,分布式光伏电站的投入成本较高,以目前的技术水平和并网电价,要10年以上的经营周期才有可能收回成本,一般居民和企业难有实力和意愿涉足,仅有一些经济实力雄厚、乐于推广太阳能的人士参与其中,其示范意义远远超过对经济效益的考量。

  此外,电网在大量接入分布式电源上也面临稳定性的考验。目前智能电网的发展才刚刚起步,要满足分布式电源的大规模并网尚需时日。

  事实上,分布式电源发展最根本的还是必须要有相对完善的回报机制。有并网申请居民表示,自发电并网应该像大型新能源发电项目那样享受额外补贴,但王能元对此有不同意见:“不能单纯靠国家补贴,在现有电能相对充足的情况下,提高回收电价并无必要。”

  从国外应用情形来看,只要合理的回报机制建立,分布式电源发展就具有广阔的未来。为此,一方面是要通过不断提升技术,降低成本,推广价格适宜、使用门槛低的产品;另一方面,是要随着电力价格逐渐上涨,使分布式发电变得有利可图,依靠市场为其发展提供基础性条件。(《半月谈》2013年第8期,记者 毛振华)

(责任编辑:施晓娟)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