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华能董事长:电价降一分钱 企业减负上百亿元

2018年03月08日 09:28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代表委员热议电价与清洁能源

  电价降一分 企业减负上百亿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胡春艳

  “电价降一分钱,发电行业要让利上百亿元,受益的是实体经济。”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华能集团公司董事长曹培玺算了一笔大账。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大幅降低企业非税负担”,其中首次明确了降低电价的量化指标,“要降低电网环节收费和输配电价格,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10%”。

  不少代表委员热议,降电价对降低企业成本、为企业减负方面,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下降10%意味着什么?曹培玺说,2017年全国用电总量是6300多亿千瓦时,“一般工商业电价每千瓦时8毛多,降低10%就等于每千瓦时少收8分钱”。他透露说,降电价给电网带来巨大压力,“把利润全部让出去,还要亏损”。

  他谈到影响电价的主要因素在于煤炭价格和发电量。从2016年起,煤炭价格暴涨,每吨上涨300元。中国每年煤炭消耗量大约40亿吨,其中20亿吨用于发电行业,“成本激增,整个行业普遍亏损”。

  但他认为,这是国家深入供给侧改革结构性改革过程中电力行业应作出的贡献,“我们的利润降下来了,用户花的电费少了”。

  “去年通过降费、降价和市场交易,我们总共降了737亿元。”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舒印彪在小组讨论时说,“今年一般工商业电价再降10%,我大概测算了一下,通过降费降价,全国大概再降800亿元”。

  与此同时,近年来我国下大力气化解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再淘汰关停不达标的30万千瓦煤电机组。”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清洁能源生产国和应用国。然而,清洁能源持续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艰巨的消纳压力。近年来,弃风、弃光、弃水“三弃”问题突出,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大学副校长张凤宝通过调研,发现当前制约清洁能源消纳、造成“三弃”问题有4个主要原因:

  首先是供需增长不匹配。其次,网源发展不协调。与大型清洁能源基地开发配套的电网送出项目的规划、核准相对滞后。第三是系统调节能力不充足。目前,我国清洁能源、新能源集中的西部和“三北”地区,抽水蓄能、燃气等灵活调节电源比重仅为5%左右,调峰能力严重不足。

  此外,市场机制也不健全。目前,我国电力供需仍以省内平衡和就地消纳为主。

  张凤宝建议构建全国统一电力市场,建立促进清洁能源在全国范围优化配置的合同机制、交易机制、补偿机制和电价机制等;同步规划、核准、建设电源和配套电网工程;进一步控制中东部地区,特别是天津、河北等空气污染情况较严重地区的煤电项目,大力压减东部煤电产能,通过输入西部、北部地区清洁能源解决新增和替代电力的需求。

  曹培玺认为,尽管现实中确实存在诸如配套电网设施不完备等种种困难和制约因素,但关键问题在于省间壁垒难以破除,“这存在各自的利益问题,大家都想自己来发电,不愿意接收外来的电,这个时候光靠市场很难发挥作用”。他建议,政府在资源调节和分配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

  本报北京3月7日电

(责任编辑:施晓娟)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