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中年危机”的吉林油田向“变”而生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遭遇“中年危机”的吉林油田向“变”而生

2017年08月07日 07:26   来源:经济参考报   郭翔

  吉林油田的干部职工每天必查国际油价,这个从美国纽约和英国伦敦交易所发出的数字从未让松辽平原腹地的石油人如此“牵挂”。

  国际油价在经历七八年高位后于2014年下半年开始“断崖式下降”,让人猝不及防。年过半百的吉林油田显现出多年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管理粗放、冗员较多、包袱沉重等“国企病”。

  要生存发展就必须“将改革进行到底”,吉林油田在2014年以中石油扩大企业经营自主权改革试点为契机,全面深化体制机制改革,三年实现降本增效15.3亿元,新增石油和天然气探明储量4559万吨和151亿立方米。

  油价打击,资源危机

  国有企业、能源行业、战略资源……石油是不可再生的“乌金”,这让吉林油田不少员工相信油价“只涨不跌”。“三年前,每个月工资几千元,在松原活得很滋润。”新民采油厂职工李国威说,油价开始下跌时,大伙坚信只是波动,还会涨回来。

  第一个骨牌倾倒,最后一个骨牌跑不了。2014年下半年起,国际油价“跌跌不休”,从每桶100多美元,跌至如今不足50美元。“2014年采油厂首次出现亏损,账面亏损1.06亿元。”新民采油厂副总会计师张野说。

  开采半个多世纪的吉林油田还面临着资源危机。吉林油田经过长期开采,剩余的石油资源中约四成是出油层薄、丰度低、规模小,油气产量从高峰时的每年600多万吨,下滑到不足500万吨。吉林油田“挤”油,原油每桶完全成本达89美元。

  “好日子”里积习的管理粗放、效率偏低等矛盾显现,生产一吨油气占用资产1.5万元,高出中石油平均值近一倍,不良资产一度占总资产的近两成。想活下去就必须改革。2014年起,吉林油田以中石油扩大企业经营自主权改革试点为契机,在建立市场化运作机制基础上启动以开源节流、降本增效为核心的改革。

  职工少了,效率翻倍

  权责不清、冗员沉重、效率低下等所谓“国企病”正是吉林油田改革的“硬骨头”。

  作业队负责油井维修,是油田最脏最累的活。“过去7点半上班,9点半上井,11点半吃饭午休,3点多回基地。”新立采油厂作业一队队长王建华说,过去干多干少一样,大伙“能干多少干多少”,一天作业时间就四五个小时。

  新立采油厂搞起了作业队承包改革,修一口井一结账,作业工从139人减到100人,通勤改为驻厂,工作5天休息5天。“改革前都喊缺人,现在人少了20%多,效率却提高一倍多,返修率下降。”新立采油厂生产科副科长侯立刚说,打破“大锅饭”后职工平均年收入增加一万元。“活是多干了,但多赚钱,心里舒坦。”王建华说。

  吉林油田一方面存在冗员,一方面还“雇保姆”。新民采油厂4个食堂曾外雇12名厨师。2015年2月,该厂培训精简下来的职工,让“采油工变大厨”,转岗职工收入不减但年节约外雇人事开支50万元,而取消“小食堂”、统一饭菜标准也让餐费从每年110多万元减少到90万元。

  吉林油田改革后显现7600名富余人员,采取“挖渠放水”,向创效岗位转移,拓展外部劳务市场。如今,2500多名油田技工在长庆油田等工作,年创效1.2亿元。同时,吉林油田清退900多名外雇用工,清理长期不在岗人员近400人。

  成本减半,产量增加

  已进入“生命”末期的松原采气厂大老爷府油田是吉林油田开采难度最大、效益最差的油块,每桶油完全成本达119美元。“大老爷府油田必须动大手术,压缩成本、优化组织结构。”松原采气厂副厂长季亚辉说,原有7个工作队整合为一个项目部,人员压缩55%,关停10%左右的无效益油井,并调整其余油井注水、机采、集输系统,科学开采。目前,大老爷府油田每桶油成本降低55%,单井日产增加18%。

  从勘探开发到生产经营,油田开采多是“亿”级投入,“手”稍松就会导致大量无效投资。低落的油价倒逼吉林油田必须过“紧日子”,把每分钱都花在刀刃上。招标采购是企业降低成本的重点环节。吉林油田用“互联网+”思维,推行物资采购“网上超市”,统一定商定价,集中采购,采购效率提升的同时,二三级物资采购价格比市场价低13%。

(责任编辑:吴晓薇)

精彩图片